你的位置:首頁懸疑›零點死亡檔案
零點死亡檔案 連載中

零點死亡檔案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擺爛櫻桃 分類:懸疑

標籤: 夏宇喬 懸疑 顧子惜

經十路有一家零點事務所
無所不能,不可言說
一切都起源於那個電話
死亡考場,不存在的兇手,能許願的紐扣…… 一切詭異的事情從那個電話開始,接踵而來……展開

《零點死亡檔案》章節試讀:

第四章 誰是兇手(下)


「投票……我們還要投票……」陳靜像無頭蒼蠅一樣眼光潰散,「王明死了……我……我們沒有給他下毒……」

王明已經死了,下毒的人就在剩下的三個人之中。

如果有人要下毒,為什麼一開始沒有把王明毒死?

毒藥買錯了?

「時間有限,我們要快點把兇手找出來,」夏宇喬煩躁的推開陳洋,「為什麼會有人想毒死王明?」

「是因為你們有人跟他有仇吧?」

從目前掌握的與死亡考場有關的線索來看,死亡考場並不是隨機選擇考生。

除了上一場的茜茜一家暫時還不清楚情況,之前給事務所打過電話的三個人,都有一段不能揭露的往事。

兇手一定在剩下的三個人當中。

「王哥……王哥他老是罵我……」陳洋吞吞吐吐的縮在夏宇喬身後,「我就念了個爛大學,王哥老是罵我廢物……」

「所以你因為王明針對你,就給他下毒?」陳靜突然把矛頭對準陳洋,「我們都知道你倆不合,你故意的吧?」

「不不……不是,」陳洋急得臉都紅了,「我知道王哥看不起我……可我總不能因為這個就……就殺人吧?」

「誰不知道王明天天罵你,」陳靜冷笑道,「要說有仇,除了你誰還跟他有仇?」

「沒……沒有,」陳洋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我真的沒下毒……要是說有仇,和王哥有仇的不應該是你嗎?」

「胡說八道!」陳靜氣急敗壞的抽了他一巴掌,「都到這種份上了,你抓緊承認,別連累我們!」

「你說靜靜和王明有仇?」何濤意味深長的看着他。

「對……對啊,」陳洋臉上的紅色褪去了一點,「我聽見王哥和靜姐吵架,吵了好幾次了……」

「你們倆什麼時候吵過架?」何濤轉頭看着陳靜。

「那幾次你沒在家,」陳靜有些心虛,囂張的氣焰滅了一點,「他……他老是來騷擾我……」

「他騷擾你?騷擾你怎麼不跟我說?」何濤冷冷的盯着她,「老子早就懷疑你了,你是不是跟王明那混蛋有一腿?」

「你胡說什麼?」陳靜尖叫一聲,「我跟王明什麼都沒有,我沒有給他下毒!」

「我他媽問你下毒的事了嗎?」何濤拽住她的頭髮,「我問你是不是跟王明有一腿?」

夏宇喬連看熱鬧的力氣都沒有了,正好陳洋在身後,乾脆就順勢靠在他身上。

兇手其實從來都不熱衷於撕逼。

特別是一個沒有把王明毒死的兇手。

就算是他們,下毒後應該去試探一下王明是不是真的被毒死了,怎麼會心安理得的醉酒?

夏宇喬想起身後的陳洋,最後一點力氣也被抽走了。

這些都是推測,他不熟悉這幾個人,也沒有證明陳洋是兇手的證據。

「那個……哥,」陳洋戳了戳他,「時間是不是快到了……我有點害怕,待會應該投誰?」

夏宇喬沒回答他,只是輕微的嘆了口氣。

陳洋不着痕迹的把懷疑引到了陳靜身上。

按理來說,何濤一定會鼓動他們投陳靜,陳洋也會順從的把票投給陳靜。

如果他們兩個人投的都是同一個人,夏宇喬的那一票投給誰意義都不大了。

如果投給陳洋,大概他也會像對陳靜那樣,再把懷疑引到自己身上。

如果最後剩下的兇手真的是陳洋,沒有人能救顧子惜出去。

但是夏宇喬沒有任何辦法肯定陳洋是兇手,他沒有證據。

何濤和陳靜在一邊大打出手,冰冷的聲音又在頭頂響起:

「倒計時一分鐘——」

「投陳靜!」何濤一把把陳靜推開,「她給我戴綠帽子被王明看見了,王明找她要錢,是她下的毒!」

「我沒下毒!」陳靜早沒了一開始柔弱的樣子,像個瘋子一樣大叫,「他拍了我的視頻,用視頻威脅我,我給夠他錢了,他早就把視頻刪了!」

「是不是你?」陳靜撲到陳洋身上,往他臉上抽了幾巴掌,「是你把我和王明的事捅出來的!你陷害我!」

「我我我……」陳洋眼鏡都被打飛了,一句話說不清楚。

夏宇喬把人拉開,陳洋一邊結巴一邊摸索着找眼鏡:「我沒有……沒有陷害你……」

「時間到——請各位考生投票——」

「我投陳靜。」何濤惡狠狠的盯着她。

「我……我也投靜姐吧……」陳洋好不容易找到眼鏡戴上,「我……我沒有誣陷她……」

「回答錯誤——」

陳靜突然尖叫一聲,猛地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拽起來,又從半空中扔下。

何濤始終冷眼旁觀,陳洋嚇得捂着眼睛不敢看。

一直到陳靜被摔得沒有氣息,陳洋才敢把手拿開。

何濤還在那裡罵罵咧咧,夏宇喬依然是靠着陳洋,他沒有力氣說話了。

「其實……其實我……我很討厭他們,」陳洋小聲說道,「他們……他們都罵我……」

「罵你什麼?」

夏宇喬轉過頭看他。

「不……不能說,」陳洋低下頭不敢和夏宇喬對視,「說……說了你也……你也罵我。」

「你又沒有做錯事我為什麼要罵你?」

夏宇喬迫切的需要知道更多這幾個人的信息,找顧子惜必須爭分奪秒。

「我……」陳洋張了張嘴,「只有你……不罵我……我不能……不能說。」

陳洋一着急就結巴,夏宇喬莫名的覺得他很可憐。

往往可憐的人,才是最容易招人恨的。

「第三輪投票開始——倒計時五分鐘——」

陳靜死了,兇手不是她。

「媽的,」何濤煩躁的抓了抓頭髮,「陳靜也不是,到底是誰下的毒?」

「是不是你?」何濤拽住陳洋的領子,「投王明是你說的,陳靜也是因為你,他媽的是不是你?」

「不不不……不是……不是……」陳洋憋的臉通紅,「沒……沒有……」

「嫌錢給少了是吧?」何濤似乎是想說什麼,看了夏宇喬一眼又把話憋了回去,「錢沒給夠你就這麼害我們?」

「我沒有……」

「要錢的時候怎麼沒見你這麼會裝?」何濤捏住他的下巴,「罵你幾句你就沒完了?你乾的那些事你自己心裏不清楚?罵你幾句你就要害死我們?」

陳洋似乎被說中了什麼,說不出話來。

「有一件事你搞錯了,」夏宇喬把他們拉開,「投王明,是因為你說他死了無所謂,投陳靜,是因為你懷疑她背叛了你。」

何濤不可思議的看着他,陳洋縮在後面喘氣。

「倒計時結束——請各位考生投票——」

陳洋顫抖的伸手指向何濤。

夏宇喬沒有證據,他知道的太少了。

「我……也投何濤。」

「回答錯誤——」

何濤在他們眼前,碎成了無數小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