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粉妝奪謀
粉妝奪謀 連載中

粉妝奪謀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葉裳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裳 蘇澈

  縱馬輕歌,年少風流,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這一輩子,這個少年走不出她的心了
  她是將軍府小姐,敵國入侵,父親臨危受命,奔赴戰場,她暗中隨父出戰,父兄皆受傷後,她設下連環計,於鳳凰山大敗敵軍
  敵軍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龍顏大悅,重賞將軍府
  她回京途中,便聽說皇上和太后要從京城各府公子中擇一男子,給將軍府小姐賜婚
  她上有三個兄長,奈何姊妹只她一人
  傳言京中有...展開

《粉妝奪謀》章節試讀:

第二章世子請客


  六月里的京都,正是酷暑難耐的時節。

  南齊京都,因建朝以來,歷代帝王崇尚以文治國,喜好吟詩作對筆墨風雅之事,所以,京都內外都種滿了花,一年四季,各種鮮花盛開,帝京城處處花味飄香,素來有花都之稱。

  今年雖然北周入侵,踐踏邊關,但也絲毫不影響南齊京都的繁花似錦。

  蘇風暖還沒進城,老遠便聞到京都城內散出的花香味,她吸了吸鼻子,牽着馬溜溜達達地入了城。

  她的身後,除了來往的百姓,不見她三哥蘇青的身影。

  因蘇大將軍大敗北周兵馬入侵,京城一改壓抑的氣氛,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她牽着馬進了一處茶樓,要了一壺上好的清茶,也不急於回府,便坐下來悠哉悠哉地聽起了說書先生說書。

  京城的茶樓酒肆,歷來都是各種大事兒發生後人多聚集的最熱鬧地方。

  今日,說書先生說的正是最近發生的一樁大事兒。

  蘇大將軍大敗北周軍,皇帝龍顏大悅,金口玉言放出了重賞,言:待蘇大將軍處理好了邊境後續事宜,回京之後,便封賜為武侯,蘇府改封為武侯府。

  除了此事外,皇上和太后還放出風聲,要為蘇府小姐賜婚。

  擇婚人選,目前有二人被提議的次數最多。

  一個是容安王府世子葉裳;一個是國丈府小國舅許雲初。

  一個是王族門第,一個是朱門世家,二人身世皆顯赫。

  蘇府是大將軍府,即將分封武侯府,也是極其顯貴,蘇小姐與這二人身份上自然匹配。

  據說,太后提議自己的孫侄許雲初,皇上提議容安王府的子侄葉裳。

  朝中文武大臣也各有戰隊,此事比大將軍大敗北周來說還要熱鬧。

  兒女婚事兒向來與柔軟的風情沾邊,也被閑人墨客所津津樂道。

  尤其是這麼一場太后和皇上齊齊看重的賜婚之事,又是如今聲威赫赫的蘇大將軍小女兒的婚事兒,着實讓京城百姓炸開了鍋。

  蘇風暖喝了三盞茶,也將這一樁事兒的因因果果聽了個大概,剛要掏銀子付賬走人,便聽樓上一個清越的聲音大為遺憾地說,「沒想到我睡了三個月,竟然錯過了這麼多好戲。」

  她抬眼看向樓上,只見聲音是從一間雅間里傳出,雅間的門雖然開着,但簾幕遮擋,依稀看到幾個人影,圍着桌案坐着,輪廓模糊,看不清說話之人的樣貌。

  這時,有人接過話,大笑,「世子,你睡這三個月,可不止錯過了好戲,若不是你沉醉不醒,險些就隨蘇大將軍去了戰場呢。」

  早先大為遺憾之人聞言話音頓時一轉,歡悅地說,「這樣說來,幸好我喝了三月醉,否則戰場上刀劍無眼,聽說蘇大將軍都受了重傷,如今還在邊關養傷呢,我若是去,十有八九跟我爹娘一樣,回不來了。哪裡還能坐在這裡喝茶?」

  「正是,正是。」有人接話。

  「世子吉人自有天相。」有人附和。

  蘇風暖收回視線,掏出銀子放在桌子上,起身。

  這時,那人又歡然地笑着說,「我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啊,既然如此,今日這茶樓里所有人的茶水錢本世子都給請了。」

  他話音剛落,頓時一片叫好歡呼聲。

  蘇風暖腳步頓住,又向樓上看去,只見那一間雅間內笑聲歡騰,大約坐了七八個人。

  樓下有人問,「世子這話可當真?」

  「本世子說出去的話自然當真,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過?」樓上之人笑吟吟地說,「掌柜的,聽好了,今日茶樓里所有來客的茶水錢,都算到我的賬上。」

  「好嘍!」掌柜的立馬笑逐顏開地接話。

  蘇風暖收回視線,又折返回了座位上,招手叫來小夥計,對他耳語了一番。

  那小夥計聽完她的話,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蘇風暖戴着斗笠,穿着一身半新不舊的素白裙子,腰間挎着一柄寶劍,一副江湖人的打扮。

  小夥計看了她半晌,也沒看清楚她的樣貌,只能結結巴巴地說,「這……這位姑娘,這……不太好吧?」

  「有何不好?他不是說得清楚嗎?今日茶樓里所有來客的茶水,他都請嗎?」蘇風暖透過紗巾,一雙眸子清澈無辜地看着小夥計,「難道堂堂容安王府葉世子說話不算數?」

  小夥計躊躇,小聲說,「可是……葉世子是說在這裡喝,沒說……沒說帶走的也算……」

  蘇風暖伸手敲了兩下桌子,笑着說,「你這家茶樓是不是有錢不想賺?你去問問你家掌柜的,看他應不應。」

  小夥計聞言向樓上看了一眼,見樓上笑語歡聲,他立即跑去找掌柜的。

  掌柜的聽了小夥計所言,抬眼向蘇風暖看來,愣了愣,片刻後,對小夥計點了點頭。

  小夥計得了掌柜的首肯,便跑去後面,給蘇風暖捧出了十盒上好的新茶。

  蘇風暖將身後的包裹解下來,打開,將十盒上好的新茶包了,腳步輕鬆地出了茶樓。

  小夥計眼看蘇風暖出了茶樓,牽了馬離開,又轉身跑回掌柜的身邊,小聲說,「掌柜的,十盒上好的頂級新茶,一盒千金,這十盒就萬金啊。您竟然也同意,葉世子今日可虧大發了啊。」

  掌柜的噼里啪啦地敲着算盤,搖頭嘆氣,沒說話。

  小夥計又說,「掌柜的,要不然去告訴葉世子一聲?」

  掌柜的搖頭。

  小夥計見掌柜的都不說什麼,自然就不言聲了,心裏卻直為葉裳心疼,萬金啊,可不是個小數目,葉世子的祖業這些年快被他敗光了吧?以後他可拿什麼混日子。

  葉世子在茶樓請茶水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一傳十,十傳百,不少百姓聽聞後,都齊齊湧向一品香茶樓。

  小夥計來來回回端茶,腿都跑麻了,也顧不得心疼葉裳的銀子,心疼起自己的腿來。

  葉裳倒是沒在茶樓久待,與一群人喝了兩壺茶後,便出了茶樓,找地方玩樂去了。

  他睡了三個月,整個人沒睡酥軟,反而睡的精神抖擻,大熱天,拉着一群人去了獵場。

  蘇風暖牽着馬回了蘇府。

  蘇夫人聽說她回京了,歡喜地迎了出來,對着她左看右看,見她沒受傷,才鬆了一口氣。

  蘇風暖解下包裹,遞給蘇夫人,笑着說,「這裡有十盒上好的天香錦,女兒打劫的,娘愛喝茶,就笑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