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三生三世之南玉傳
三生三世之南玉傳 連載中

三生三世之南玉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狐玥遙 分類:玄幻

標籤: 南宮蕊玉 玄幻 石南

石南,南宮蕊玉兩位主人公在以武為尊的聖淵大陸上經歷了三生三世
經歷過生死,從相識到相愛;又有過陰陽兩隔,從曾經愛人到如今的陌生人;當他們又再次相遇時竟又成了敵人
但唯愛永恆!他們記起了這三生三世的點點滴滴
最後,在他們摯友的幫助下,不僅查清了百年前的秘聞,而且統一了聖淵大陸,結束亂世,使人族與獸族重歸和平
而他倆做完這些後便過上了屬於二人世界的隱居生活
展開

《三生三世之南玉傳》章節試讀:

第二章 來自崑崙的少年(二) 小九九


自從宇文權受傷逃走後,石南與南宮蕊玉也就分道揚鑣了。

臨走前南宮蕊玉將極品赤靈熊的獸晶取出並煉化了,她不但幫助石南突破到了黃階六品,還留給了他自己的隨身玉佩並告訴他,如果有事可到昊晝盟五院中的浩霜院各地分堂,以此作為憑證向他們求助。

說來南宮蕊玉心裏也感到慚愧,自己想着出手救人,反倒被別人救了,而且最後施展冰凍時空時,石南竟然抱住了自己,想到此處,心裏就是一陣砰砰跳。

「冷靜,要冷靜!南宮蕊玉你要冷靜,這有什麼!啊!靜不下來,還是趕快離開吧!」

臉上帶着一絲微紅的南宮蕊玉,在石南那不合時宜的關切問候下,微微帶有一絲羞怒的說了聲告辭,便匆忙離開蒼嶺山脈。留下一臉懵逼還盤坐在地上調息的石南。

就怪那個宇文權平時在盟里飛揚跋扈,而自己的師傅又管着她,不讓她去招惹那宇文權,以至於宇文權的實力境界她也不是很清楚。

此次交手竟然要以這樣的方式才能打敗他,想想南宮蕊玉的心裏就不是滋味,狠狠的在宇文權頭上記了一筆。

如果回頭「螃蟹」還敢橫行霸道。

啍!哼!

已經脫離危險的宇文權停在一棵樹下,忽然,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阿切!」

這?!

應該沒人看見吧?!

心裏想着,隨即他又裝模作樣的拿出了他的鳳儀白君扇,隨意的扇了扇。

好像以這樣的方式便能解決一下這尷尬的場面一樣。過了一會兒,他又想到了《九霄真經》和傳說中的崑崙,心中又掀起了驚濤駭浪。

真氣融合!

《九霄真經》!

崑崙!

宇文權平復心中的激動後,在返回昊晝盟的途中,心裏想着此次雖然沒有完成院門考核,那件事也算完了。但有了這個重大發現,應該能得到父親大人的寬恕吧!

「南宮蕊玉那小妮子應該還不知道《九霄真經》和真氣融合到底代表着什麼吧!」

宇文權嘴裏喃喃道。

而宇文權知道這一切也是因為他偷看過盟內禁書

————《渾天寶鑒》。

這個消息足以令整個西北域,不!是令整個聖淵大陸所震驚的吧!宇文權大笑着。

此時,林中竄出幾個黑衣人,跪倒在宇文權面前。

「少主!」

宇文權因為想着這個重大發現而沒有察覺周圍,被這突然竄出來的幾個黑衣人嚇了一跳,但是馬上也恢復了過來。

心中暗罵,該死!!!

「盯住那個叫石南的人,有重要消息隨時向我傳信。」

「是!」

「少主,那墨家堡~?」

一個黑衣人抬頭望向宇文權。

「將這個帶給他。」

隨即宇文權便從腰間拿出一個玉瓶和一封信丟給了黑衣人。

黑衣人接過後便閃身離開,幾個黑衣人跑到離宇文權有一定距離時,一個黑衣人突然開口道:

「剛才少主是被嚇着了嗎?」

「嘿,看破不說破,禍從口出,這些道理還不懂嗎?」

跑在最前面的那個黑衣人轉身拍了一下剛才說話的黑衣人的腦袋。

「懂了。」被打了的黑衣人沉聲說道。

「哈哈哈。真好笑!堂堂承影院的少主,竟被我們給嚇着了。」剛才那個打人的黑衣人竟然像變臉似的笑道。

「我去!真的是允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呀!」

先前那個黑衣人委屈巴巴的在心中暗自腹誹,旁邊的黑衣人也是默不作聲。但心中所想,應該也差不多吧!

……………………………………

「石南?有趣的傢伙!來自崑崙嗎!」

最後宇文權也離開了蒼嶺山脈。

蒼嶺山脈最外圍有一群身着墨綠青衫的人在焦急等待着什麼。

一個滿臉胡腮手持板斧的大漢對着一位神色剛毅面色穩重的中年男子說道:

「大哥,那小子能行嗎?他是在耍我們嗎!跑了怎麼辦!」

中年男子轉身面向大漢

「叫他宇公子。」

「是,是!是!!宇公子,宇公子。」大漢滿臉不情願的說著

「二弟,以後要記住,禍從口出的道理。」

「是!大哥。」

「以後,你也要好好管理自己的手下。」

「是!」大漢連連點頭應答

說話的兩人正是墨家堡的堡主墨啟和他的二弟墨蒼。

而他們要等的人,便是宇文權。

當初宇文權登門墨家堡,便被這黑臉漢子墨蒼的手下攔在門外,並用粗鄙惡劣挑釁宇文權。

只是還沒等那手下說完,宇文權便一腳踹飛了出去,那人當場身亡。而他更是獨闖墨家堡,從外門打內門,竟沒有一合之敵。

要不是堡里的人趕忙叫回身在外面處理事務的墨啟,墨家堡可能就被掀個底朝天。

等他趕回時,堡內已是一片狼藉,看着那帶着金色面具的少年站在內門外,沒有踏進內院的意思而鬆了口氣。

心想這小子難道知道點什麼,不過還先摸摸底細再說。

可墨蒼卻按耐不住他的暴脾氣,看到如此慘象直接舉起了他的羅剎斧向宇文權劈去。

宇文權轉身一腳踢在墨蒼胸口,隨即大漢便倒飛了出去,還好有墨啟接住並化去了黑蒼胸口中的真氣。

「黃階三品,六品,這個就是墨家堡的頂級戰力嗎?失望啊!」

「你!」

「住口!」

大漢擦着嘴角鮮血,低下頭去。

「不知公子怎麼稱呼?來我墨家堡有何貴幹?」墨啟一時間還不能看出來人底細。但他知道一件事!

此人武功品階在他之上!

「昊晝盟,~~叫我宇公子吧!」

「昊晝盟?!是,宇公子。」墨啟露出驚恐之色,隨即便被他很快掩藏起來,雙手拱禮道:

「公子此次來墨家堡是為了~~」

「無影弩的製作圖紙。」

「這~」墨啟露出難色

「放心,是做交易。」

「哦~公子請講。」此時墨啟臉色才稍稍好看點,不過心中還是有點忐忑和擔心。

「我此次來這裡歷練時,聽說你們這裡最近有一群黑衣高手擾亂堡內安寧,試圖得到《墨家機關術》,我可以出手幫你們解決,並且我會助你突破到黃階七品。」宇文權淡淡說道。

「嗯,好!我答應!」

說實話,墨啟我並不擔心黑衣人,因為《墨家機關術》藏在內院中,而內院設有重重機關,非玄階高手必死無疑。

而他最在意的是武功品級的提升!

……………………………

幾天下來,他們發現這群黑衣人想要得到赤靈熊的獸晶,於是便他們設計將這些黑衣人引入蒼嶺山脈想一網打盡。

順便來個漁翁得利,得到了獸晶對於突破武功品階可以說是水到渠成。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黑衣人便是宇文權的手下,之前宇文權派他們去盜秘籍,可發現內院有重重機關非玄階高手不可入。

於是宇文權便設下這個局,而且獸晶也是他此次歷練的考核之一。

可那個為首黑衣人是他父親宇文台派來監視他的,他早已知曉。

既然他已知道自己想要背着宇文台暗中與墨家堡勾結,便只有殺了他。

一舉三得!

………………………………

一個黑衣人從林間穿出,來到墨家堡眾人面前。

「我家少主給你的。」交過玉瓶和信,便在一旁等待着。

墨啟接過玉瓶,閱覽着書信……

「石南?哼!壞我好事!」 ,墨啟露出憤怒之色,轉頭笑着對黑衣人說:

「請轉告公子,他信中吩咐我的事一定完成。這是墨家的【無影弩製作圖紙】請交給公子。」

黑衣人得到答覆後,便轉身離去。

「大哥,信中說什麼?」墨蒼急切的問道。

「不過是那姓宇的搪塞之語罷了,石南?我們倒是可以暗中結交一下。」墨啟認真的說著。

「剛才大哥不是說他壞了我們的好事嗎?幹嘛還結交他呀?」,墨蒼疑惑的撓着腦袋。

「他是壞了好事,但不是我們的。總之,結交他准沒錯,以後你就知道。」

墨啟看着身旁疑惑的二弟,搖了搖頭。

「走吧!再過幾天我們的三弟就回來了,好好準備準備吧!」墨啟笑着拍拍墨蒼的臂膀。

「哦!對!三弟!哈哈,瞧我這腦子,這幾天忙着那幾個鱉孫的事,三弟回來的日子都快忘了!」墨蒼訕笑着回道。

………………

【昊晝盟十里外的客棧內】

「如何?」

一男子側坐在榻上,端詳着手中的茶杯,悠悠開口。

「很氣憤」,黑衣男子低聲答到

「下去吧。」

「是!」

男子起身端坐,拿起榻邊的摺扇,微微扇動。

此人便是宇文權!

「你猜對了,他終究還是靠不住的。」宇文權淡說道。

「公子,不必擔憂,我們不是還有一張底牌嗎?」

說話間,一位身姿婀娜的女子緩緩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身穿一身霞彩千色梅花嬌羅裳,美麗淡雅,讓人生出一股愛憐的感覺。

女子名叫南宮紫姻,南宮蕊玉的師姐,也同是南宮家的人,蕊玉堂姐。

「好吧,也是時候啟動他了,我都怕他快忘記我這個主人了。」

「他敢嗎!」

南宮紫姻伏身貼近宇文權臉旁,莞爾一笑。

「哈哈哈,走,一起回盟吧!紫姻。」

宇文權和南宮紫姻他倆被指腹為婚,但宇文權卻總是看不起南宮一家,恃才傲物,目空一切,所以也從沒有主動找過南宮紫煙也沒有與她交往過。

可在三年前,他出去歷練受到凶獸群的襲擊,身受重傷,而同樣也是出來歷練的南宮紫姻突然出現救了他,從此他們的關係便慢慢好了起來。

一年前,南宮紫姻突然退出浩霜院,並在宇文權的幫助下加入了承影院,當時引起了整個昊晝盟的轟動,很多人都以為南宮紫姻是因為愛情沖昏了頭。

但他們誰都沒想到,此紫煙非彼紫煙,而是天魔宗的南宮紫姻。

宇文權和南宮紫姻並肩而行,走出了客棧,在登上馬車時,宇文權用手牽着南宮紫姻。而就在兩人肌膚觸碰的瞬間,南宮紫姻皺了一下眉,但又隨即掩飾過去,露出淡雅的微笑隨宇文權登上了馬車。

………………………………

【郊外,一輛馬車內】

一位神情俊朗的少年看着手中書信,時而皺眉,時而舒展,最後嘴角微微上揚………

馬車中的少年探頭環視了下馬車外的環境,最後目光移向了遠處的人群。

「這麼快就來了嗎。」少年看着前面的人影喃喃道。

………………………

馬車停在了一群身着墨綠青衫的人面前。

「三公子,堡主有事抽不開身,特命我們在此迎候。」為首的人拱手對車裡的人說道。

見馬車內沒有動靜,為首的人悄悄的拔出自己腰間的長劍,緩緩靠近馬車。

忽然,陣陣笛音從馬車內傳出,周圍的人聽後個個狂魔亂舞,有的口吐白沫,有的七竅流血,亂作一團。

為首的人更是五臟六腑俱碎,死的不能再死。

而受傷較輕的人,想轉身駕馬逃走,但就在上馬瞬間,忽然身後出現的箭直接洞穿了他們的胸口。

隨即,陣陣馬蹄聲,也從遠到近,從細若蚊蟲之音到雷霆乍驚之響。

遠處而來的人影越來越清晰,那赫然是墨啟和墨蒼率着墨家堡一眾人及時趕到。

此時,車內的少年才緩緩走出,身着青碧色綾紗斜襟衫,手持一把墨綠色的笛子

—————往生笛

「大哥!二哥!三弟回來了!」墨無流看着馬上的墨啟,墨蒼兩人,激動的喊到。

墨啟,墨蒼兩人隨即下馬,而墨無流也用腳一點,飛向了兩人。

三人站立着,互相看着對方,又都默契的緊緊環抱在一起。

笑啊!

哭啊!

他們三兄弟終於又聚在了一起!他們相信,只要他們兄弟三人在一起,就算是天塌下來了。

也不怕!

墨家兄弟三人,說著,笑着,策馬狂奔,身後跟着一群身着墨綠青衫的手下,駕馬進入了墨家堡內。

【蒼嶺山脈外圍】

身着一件破破爛爛,沾滿塵土的白衣少年,狼狽的從密林中跑出,而他身後跟着一群百地狼。

「倒霉,倒霉,倒霉,倒霉……!捅到狼窩了!」

這個喊着倒霉孩子便是石南!原來,自從他和南宮蕊玉分開後,才想起自己本來就是在這蒼嶺山脈中迷了路才遇見宇文權的。

自己又和認識路的南宮蕊玉分開了,自然是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碰壁,在這蒼嶺山脈中轉了好幾天也沒能出去。

而就在今天,竟不小心捅到了狼窩。

而森林狼可比草原狼更難應付,尤其是身後這群黃階極品百地狼,可怕的是領頭的那隻已達到玄階一品的百地狼王。

論與這些狼單打獨鬥石南自然是毫不畏懼,但一群狼的戰力可是成倍增長。

其實最重要的是他餓的實在是沒有多少戰鬥力了。

「百地狼群,這次收穫頗豐呀!」一個粗獷的聲音從石南旁邊的密林中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