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武俠›蒼穹墟空
蒼穹墟空 連載中

蒼穹墟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公子凌天 分類:武俠

標籤: 何天宇 凌問天 武俠

四方上下謂之宇,古往今來謂之宙
混沌初開,分陰陽,即相生,又相剋,生生相惜,蒼穹之上,墟空之中,諸天世界
展開

《蒼穹墟空》章節試讀:

第3章 昆崙山間死亡谷,天眼神通破幻境


莽莽崑崙,氣勢磅礴,四季寒冬,群山連綿不絕,被譽為萬族之山的昆崙山上,此時大雪飄零,巍峨的高山,英姿挺拔,常年積雪,雪域冰川,頂峰長年雲霧繚繞,白雪皚皚,山間奇峰異石活靈活現,遠峰近巒,跌宕起伏,層層疊疊。

如古人所說:昆崙山上玉樓前,五色祥光混紫煙。景物不同人世界,群仙時醉卧花眠。

一向平靜的昆崙山,在一道金光閃過,打破了,天書憑空出現,同時將凌問天和秦峰兩人帶到了此處,而天書重新回到了凌問天的體內。

看着眼前的景象,兩人即震驚又疑惑。茫然的看着周圍環境,身處一片冰雪之中,面前不遠處是發著陣陣惡臭的沼澤地,處處是屍骨,有人骨也有牛羊等牲畜。

寒冷的環境,冷的兩人瑟瑟發抖,不得不調用真氣護體,保持體溫,他們雖然是修鍊者,但還不至於成仙得道,可以忽視一切環境變化。

「這是什麼地方?為何如此荒涼,而且噁心,」秦峰說道。

「看這地理位置和呈現的景象,倒像是昆崙山的『死亡谷』,」凌問天解釋道,

「死亡谷!」秦峰人驚呼一聲。

死亡谷可是出了名的死亡之地,惡名遠揚,只是聽名字就足以讓人心驚膽寒,進入此地的人,都是九死一生,非死即傷,哪怕活着出來的,也沒有一個是正常的。其它生物,進入此地,更是沒有活着出來的,

「昆崙山,死亡谷,天書竟然帶我們來到了昆崙山的死亡谷,所為何來?事出異常必有妖,」凌問天陷入了沉思,死亡谷乃是一處九死一生的地界,令人聞風喪膽,被國家例如禁區,嚴禁人員靠近。

秦峰問:「我們怎麼離開呀?」

「這個恐怕要我們自己探索了,我們面前是一片沼澤,就目測而言,應該有千百米的範圍,根本過不去,只能向著谷中深入,尋找其他的出路,」凌問天說道。

死亡谷,作為一個九死一生的地方,危險非常,就目前而言,對於如何走出死亡谷,還沒有一條明確的路線可以實現,因為還沒有人從這裡走出去過。

兩人踩踏着潔白的雪地,邁着堅韌的步伐,向死亡谷深處走去,前行了大概半個時辰,突然谷內霧氣橫生,冰雪飄零,若非身臨其境,明確感受到此處惡劣的變化,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如若不然,定被人當做是人間仙境,谷中景象既奇幻又玄妙。

眼前雲霧環繞,大雪紛飛,濃濃的迷霧,使可視範圍僅有二十米,看着這番景象,兩人誰都沒有說話,就這樣繼續前行着,穿過一層層迷霧,

「不應該呀,天哥,我怎麼感到我們在原地打轉?」秦峰疑惑的說道。

「我也感覺到了,我們似乎迷路了,」凌問天說道。

「可我們不是在一條峽谷內嗎?一條直線也能迷路?」秦峰忍不住發問。

凌問天若有所思的說道:「這也是我們疑惑的地方,死亡谷只是一條峽谷,不管有多長,應該是一個不斷前行的過程,怎麼會有原地踏步的感覺,」

四面八方皆是白雪覆蓋,雲霧混淆,雖然有迷路的可能,但也是相對複雜的地形而言,就這樣一個峽谷,於情於理都不合適。

本就處於陌生的環境中,困難重重,而且死亡谷內危機四伏,環境惡劣,兩人倍感無力。

「我先用天眼看一下,是否能看出什麼破綻,」凌問天雙眼變為金色,有淡淡的金色光芒,開始觀察周圍環境。

《天眼》,是諸葛神傳授的,是一切迷霧虛化的剋星,能看破一切虛妄和迷幻。以精神力為主導,精神力強則觀察能力強,精神力弱天眼的效果也會被打折扣,甚至會遭到反噬。

如今凌問天只是修鍊到第一重境界:微觀夜視,屬於剛跨入門欄。

在天眼下,濃濃的迷霧,無所遁形,消失不見,看破迷霧,所有的事物本來面目開始顯現,在前方不遠處,一個巨大透明的鏡子,封住了整個峽谷。

「天哥,怎麼樣?」秦峰問道。

「我想,我們應該可以出去了,」凌問天將自己看到的情況,以及自己的判斷,都告訴了秦峰。

「這麼說,打破鏡子我們就可以出去了,」秦峰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凌問天肯定的回答道:「應該不會錯,」

「可是,我們走了這麼久,都沒有觸碰到那面鏡子,要怎麼打破,」秦峰說道。

「也許,我們都被騙了,這些迷霧應該是特殊的,有混淆視聽的作用,而不是自然生起的,目的就為了讓陷入其中的我們無法確定方向,掩蓋鏡子的存在,走到哪裡我們卻不知道,」

「我們驅散迷霧,或許就能直面鏡子,再將其摧毀。」凌問天分析道。

「好,那我們一起出手,」

兩人同時運轉真氣,磅礴的力量在體內用的,在兩人運轉的差不多時,兩人同時釋放凝聚的龐大力量,如同龍捲風一般,所向披靡。所到之處,如風捲殘雲,迷霧被一鬨而散。

當迷霧散盡,紛飛的大雪也停止了,在兩人面前豎立着一個巨大的鏡子,高不可攀,光滑無比,透明卻又倒映着人影,奇特無比。

兩人來到巨大的鏡子面前,對視一眼,默契的點了點頭,真氣涌動,凝聚在拳頭之上,同時砸向了鏡子。

可鏡子的堅韌,超乎了兩人的預期,強大的攻擊落在鏡子上,鏡子完好無損,兩人的手臂卻是被震的發麻,一陣劇痛。

「在來,」凌問天溫怒一聲。

兩人再次對鏡子展開了攻擊,一拳接着一拳,一次強於一次。終於鏡子經不住這樣的狂轟亂炸,出現了一道道裂痕,而當凌問天最後一拳落上去時,鏡子破碎了,化作碎渣,掉落在地。

「終於結束了,」兩人癱坐在地,剛才的攻擊對兩人的消耗明顯不小,手臂早已麻木不仁,陣痛感十足。

在兩人休息的同時,破碎在地的鏡子,如同冰雪般開始融化,化作一縷縷光芒飄向空中,看着奇異的一幕,似乎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鏡子消失,化作縷縷光芒,在空中匯聚,形成兩個巨大的光球。

秦峰一臉懵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但凌問天又何嘗不是,說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轟~,」兩個光球突然炸裂,強光閃過,兩個分別與凌問天和秦峰一模一樣人出現在面前,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兄弟齊心把鏡破,化作金屢生兩人。

一般模樣屬難辨,一觸即發驚天戰。

兩人吃驚的看着,不可思議已然寫在臉上。

「還有完沒完呀?」秦峰無奈的說道。這一幕,着實讓兩人匪夷所思。

「天哥,你感受到了嗎?」秦峰激動的問道。

「他們不但和我們長得一模一樣,而且擁有的武力,境界都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他們如今的真氣卻比我們要雄厚一些,」凌問天說道。

「不得不說,這冒牌貨的質量是相當高的,根本分不清,與他們的區別。」凌問天苦笑道。

「不知道,其他方面,是不是也擁有,」凌問天玩笑道。

而秦峰卻略顯緊張了,說道:「天哥,大敵當前,就先不要開玩笑了,還是先想想怎麼對付吧,我們剛才消耗過大,現在恐怕不是對手。」

「先不要動手,看看……,」凌問天話未說話,冒牌貨已經持拳向他攻來,

「轟~~,」凌問天毫不猶豫的出拳迎擊,兩人拳拳相碰,轟鳴四起。一次的較量,兩人均倒退兩步,平分秋色,不遑多讓。

另一邊,秦峰與冒牌貨同樣交戰在一起,拳來拳往,手腳並用,四人激烈的戰鬥使的周圍山體都在顫抖,時不時有巨大的雪塊落下。

冒牌貨面無表情,與兩人使用同樣的招式,同樣的身法,打的不可開交,你來我往,招招致命。

拳對拳,掌對掌,交戰數十招,當四人再度分開時,不管是凌問天還是秦峰都是汗流浹背,身體再次虛弱幾分。

反觀兩個冒牌貨,卻是大氣不喘,沒有任何虛弱的表現,

「我怎麼發現,這冒牌貨似乎有源源不斷的力量?」秦峰氣喘吁吁的說道。

「不是似乎,而就是有,有什麼東西在為他們補充力量一般,每一次交手,他們都是最初的那個狀態,」凌問天說道。肯定秦峰的疑問。

「要想個辦法才行,這樣下去,我們遲早被他們耗死,」秦峰說道。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他們雖與我們一樣,但卻無法與我們一樣思考,我們配合,我的速度快,先合力擊潰你的冒牌貨,然後在合力擊潰我的冒牌貨,」凌問天制定好戰術。

短暫的分離,四人再次交戰,而這一次凌問天沒有和冒牌貨正面對抗,而是在碰撞的最後一刻,使出《八步趕蟬》身法迅速轉變,出現在其身後。

秦峰也是配合默契,兩人同時出手,一前一後,磅礴的真氣同時打在冒牌貨秦峰的身體上,一擊奏效,冒牌秦峰承受不了強大的攻擊,身體倒地,緩緩消失。

兩人馬不停蹄的迎戰凌問天的冒牌貨,面對兩人的同時攻擊,冒牌貨應接不暇,落入下風,兩人看時機成熟,故伎重施,冒牌凌問天同樣被合力的一擊,將其消滅。

這一次兩人癱坐在地,背靠背的坐着,同時喘着粗氣。

「如果現在還有,我寧願束手就擒,也不想動了。」秦峰有氣無力的說道。

可事有湊巧,就在秦峰話音剛落,原本晴朗的天空,剎那間烏雲密布,其中充滿着雷電,電閃雷鳴,不一會形成一個巨大的旋渦,彷彿要吞噬一切。

看着的天空的變化,秦峰叫苦連天:「不會吧,我就是隨口一說,別當真啊,」

凌問天看着天空中的變化,輕輕的說道:「看來事情遠沒有結束,」

就在兩人注視巨大的雷電漩渦時,一道雷電劈下,兩人眼前強光閃過,頓時頭暈眼花,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雷電之力,並未傷害兩人,而是將昏迷的兩人緩緩托起,消失在漩渦中,在兩人消失的同時,天空恢復平靜,死亡谷恢復往日的寧靜。

時空變換,時代變遷,一切紛爭才剛剛開始。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