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睜開眼,回到與妻訣別那一天
睜開眼,回到與妻訣別那一天 連載中

睜開眼,回到與妻訣別那一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長安無雲 分類:都市

標籤: 林沁 都市 陳實

重生八零年代,回到與妻子訣別的那一天
想到自己堂堂商業大佬,如今竟然是個贅婿! 陳實剛打算提出這個想法,卻發現自己的女兒竟然被丈母娘虐待! 這日子過不下去了! 離!這婚必須離! 耶穌來了也擋不住我!
展開

《睜開眼,回到與妻訣別那一天》章節試讀:

第8章 你以為你是誰


這聲音很大,來得很突然。

直接讓陳實愣了一下。

緊接着就看到一個圓臉婦女氣沖沖地走進店鋪當中。

自從昨天陳實離開林家過後,她就一直在發脾氣。

哪怕到了晚上也氣得牙根痒痒。

本來今天打算讓林沁去找找。

沒想到快到中午的時候忽然得知陳實在集市上的餐館裏工作。

這就算了,餐館老闆還是林國良。

他可是林建國的祖兄。

於情於理,她不可能去找林國良的麻煩。

但如果是陳實的話那就沒問題了。

「好你個殺千刀的孬貨,家裡那麼多事情不做,偏偏要在這裡幹活。」

「你以為你是誰?別忘了,你只是個窮山溝里的泥腿子。翻了天了你。」

「沒老子允許,還敢到處跑,你膽子肥了啊。」

一邊說著,羅紅梅就直接衝到陳實面前,當著所有人的面,直接一巴掌扇向陳實。

如此潑辣跋扈的樣子,讓所有人都大皺眉頭。

卻又不敢說什麼。

外地人或許不知道羅紅梅是什麼人。

但如果是本地人的話,就太清楚羅紅梅的性格了。

這可是個天王老子都敢罵的潑婦。

附近十里八鄉誰不知道這個女人的難纏。

要是被他盯上的話,誰都沒有好果子吃。

陳實年富力強,反應迅速。

見到羅紅梅一巴掌扇過來,就立刻閃身躲開。

接着就迅速往店鋪外跑去。

他知道,在這個地方,不管是吵架還是打架,肯定會給生意帶來嚴重影響。

陳實可不想因為這事情,影響了今天的營業額。

「你還敢跑?我看你能跑到哪兒去。」

看到陳實向外跑,羅紅梅迅速跟上。

她很清楚,陳實在和平村甚至其他地方根本沒什麼親戚朋友。

沒有可去的地方,所以根本不怕陳實跑遠了。

正在炒菜的林國良聽到外面的聲音,探出頭來,正好看到兩人一前一後離開的背影。忍不住嘆了口氣。

其他人也憤憤不平,替陳實感到不值。

這時候,陳實和羅紅梅已經跑出了店子。

他停下腳步,轉過身道「這次的事情我可以不再計較。我陳實跟你們林家從今以後再無瓜葛。」

「沒有瓜葛?說得簡單。」

羅紅梅根本不管這些。

「你說說,這幾年你吃的住的用的,哪樣不是我林家給你的。想要一句話就把事情撇乾淨,我告訴你,沒門兒。」

「這事情可由不得你。」陳實看着眼前的女人,滿臉噁心「也不怕實話告訴你,我現在看着你就感到噁心。」

「認識你這種人,算是我這輩子倒霉。趁我還沒生氣,快滾。」

「噁心?」

聽到陳實的話,羅紅梅愣了。

立刻走過去,一把抓着陳實的衣服。

右手不斷向陳實招呼。

「噁心,我讓你噁心。看老子不打死你。噁心,你媽更噁心。怎麼就生出你這麼個狗東西。」

「殺千刀的狗玩意兒,這話也是你說的?看老子不打死你。你媽的,還跟老子噁心?翻了天了你。」

周圍的路人哪兒見過這麼彪悍潑辣的女人?

都驚呆了。

「那個女人也太凶了嘛!」

「就是啊,居然這樣個樣子打人。」

「恐怕比好多男的都要凶,簡直就跟老虎一樣。」

「她好像就是和平村的那個婆娘。」

「這個婆娘就是和平村的那個啊?怪不得這麼凶。」

「聽說他們家的兄弟姊妹都怕她。」

路人站在遠處指指點點。

讓羅紅梅更加來勁兒。

甚至就連陳實都沒想到,這個羅紅梅居然會這麼彪悍。

一瞬間竟然沒反應過來。

很快,他就回過神。

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

「打人?還敢打人?」

「真是給你臉了。」

「你以為是個什麼東西。」

「也敢對老子動手。」

「給臉不要臉。」

相比起羅紅梅來說,反應過來的陳實出手更重。

他知道,這次如果不把眼前這個女人打服的話,以後肯定更麻煩。

別看他長得不是很彪悍,甚至稍顯瘦弱。

但渾身上下都是腱子肉。

一挑兩三百斤的豬糞,能輕易挑起來,並且在田埂上健步如飛。

所以他這一出手,直接打得羅紅梅一陣失神。

當時就懵了。

接着陳實又是連續兩巴掌,打得羅紅梅摔倒在地上。

「啊……」

趁着這個機會,半邊臉都有點浮腫的羅紅梅直接倒在地上哀嚎起來。

「打人了,打人了,有男人打女人了。」

羅紅梅倒在地上披頭散髮,哀嚎不斷。

眼淚鼻涕橫流。

可謂是醜態百出。

周圍的人看到這種情況,也是一陣好笑。

明明是自己不識好歹,非要去找別人麻煩。

現在被打了。居然還好意思在這裡號喪。

簡直莫名其妙。

同時他的行為也讓眾人重新意識到,這個女人的難纏。

潑辣,蠻橫,不要臉。

這種女人誰遇到都會頭疼。

所以眾人再看向陳實的時候,眼中不禁多了幾分同情。

遇到這種女人,這男人還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羅紅梅這一號喪,店裡很多人都走出來,紛紛圍觀。

導致店裡的人都少了不少。

好在這個時代都是先付錢再吃飯。所以也就不擔心這些人會跑掉。

「要號喪就滾遠點。」陳實非常討厭這個女人。

看到她的樣子過後,就這樣直接開口。

羅紅梅是什麼人?

不要臉起來,就連男人都害怕。

哪會在意他說什麼。

只見她倒在地上,一邊號喪,一邊打滾。

全然不顧周圍其他人的眼光。

看到這種情況,陳實轉身走進店子當中。

起先羅紅梅號喪的時候,她沒注意到陳實已經離開,等發現的時候,陳實已經走進去了。

「殺千刀的狗玩意兒。還敢跑,你給我回來。你媽生了你,就是用來跑的嗎?」

「狗一樣的東西,打了老子還敢跑,看老子不打死你個仙人。」

羅紅梅一邊往店鋪那邊走去,一邊罵人。

彪悍潑辣的樣子看得人直皺眉。

紛紛避開這個女人,生怕被她盯上。

而這時候陳實則衝進廚房當中。

從灶台旁邊拎起一支沾滿油脂的鐵桶。

「小陳,你要做什麼?」林國良驚訝地看着陳實的動作。

「沒什麼,二叔你不要管。」

陳實咧嘴一笑,提着鐵桶就一路小跑地衝出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