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風花雪月人生路
風花雪月人生路 連載中

風花雪月人生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行者的來客 分類:都市

標籤: 侯玉茹 王海 都市

又名:《王海回憶錄》【回憶錄:80年代+鄉村愛情+城鄉變遷+甜寵+微虐+種田+事業有成】 王海是帥哥更是學霸,卻不料,高考結果沒等到,等到的卻是牢獄之災
王海以「流氓罪」的罪名被批捕,勞教改造三年
三年後,王海出獄,他發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原本都是設計好的
被人誣陷,上大學被人冒名頂替
王海發誓要報仇,要讓陷害他的仇人付出沉重的代價,他要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可當真正走進社會,他發現社會要比他想像的複雜很多
城市與鄉村、愛情與事業、富豪與平民……誰才是這個偉大時代的人生贏家…… 小說再現了80年代改革開放以來,世俗社會中上百個小人物的愛恨情仇故事,是治癒心靈的一部大戲
展開

《風花雪月人生路》章節試讀:

第4章 無家可歸者


這次,誰也沒理誰,兩個人各自在河裡游泳和洗澡,依舊保持着不遠不近的距離。

最終王海還是沒有忍住,游過去,一把抓住女人的胳膊,眼睛死死地盯着她,怒吼道:「我說過我已經原諒你了,從今往後,咱倆誰也不欠誰的,你他么為什麼不回家,為什麼老跟着我?」

女人沒有吭氣,只是默默流淚。

王海真的怒了:「別再害我了行不?我剛從監獄出來,就想安安靜靜地洗個澡,將以前的晦氣洗掉,從頭開始,你他么老跟着我幹嘛?」

女人哭訴道:「你以為我不想從頭開始嗎?你以為我一個寡婦好受嗎?你不過是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你還可以複習,還可以重新考。而我呢,被人逼着嫁了一個我不愛的男人,不到兩年,卻又變成了一個寡婦。我一個人帶着孩子,容易嗎?」

女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繼續哭訴道:「你痛苦,你可以發泄,我痛苦,我對誰發泄?你是人,我他么就不是人了?為什麼,為什麼上天對我這麼不公平?嗚嗚嗚,嗚嗚嗚……」

女人半裸着身體,站在河道**,嗚嗚大哭起來。

眼淚與頭髮上滴落下來的河水一起,滑落臉頰,滴滴地落到堅挺的胸脯上。

王海沉默了。

但他並不願意和這個死了男人的寡婦有任何形式的糾纏。

王海不是一個「在那裡跌倒了,就在那裡睡一覺」的人。

他有理想,他有自己的追求。

即便女人在他面前哭訴着自己的不幸和悲傷,這並沒有打動王海。

三年的牢獄之災,讓他失去了很多,也讓他看清了許多。

王海扭頭,朝更遠的地方游去。

女人望了一眼遠處的王海,雙手捂着臉,嗚嗚嗚嗚地哭泣。

許久,轉過身,一步步朝河岸邊走去。

女人腳步堅定,臀兒一扭一扭。

穿好衣服後,又沿着以前的田埂小路,朝深不可測的遠方走去。

望着女人離去的背景,王海沒有感到絲毫的輕鬆,心情比先前顯得更加沉重。

「先回趟家!」王海沿着另外一條田埂小路朝家的方向走去。

天很快就亮了。

看到闊別三年的家時,王海的眼眶濕潤了。

和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自己家的門口竟然長着密密麻麻的蒿草。

這是三年都沒有住人的家嗎?

這時,一位腰挎竹籃的女人帶着兩個孩子剛好路過,一眼便認出了王海。

語氣急切地對自己的兩個女兒說:「走快一點兒,那個強姦犯刑滿釋放回家了。」

王海扭頭瞅了一眼母女三人,沒有說話,而是轉身來到鄰居王耀武家。

「耀武,耀武哥在家嗎?」王海敲門。

「誰呀?」王海從門縫裡看到鄰居王耀武正蹲在院子里刷牙洗臉。

這個和他大姐一樣大的男人,一年前剛娶了新媳婦。

王海看到一個漂亮女人站在王耀武面前給他遞毛巾。

「是我,王海。」王海問,「耀武哥,你知道我父母去了哪裡?」

「去你大姐家了。自從你走了後,你父母受不了村裡人的閑話,搬到你大姐家住去了。」

「謝謝你啊!」

「不客氣!」

王耀武始終沒有開門,兩人一個在門外,一個在門內。

打聽完之後,王海便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砸開了銹跡斑斑掛在門上的小鐵鎖。

花了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王海將前門後院的雜草清理乾淨,屋裡屋外的衛生徹底打掃乾淨。

收拾完這一切,王海打算下午到大姐家去一趟,將二老接回家住,以便盡些孝心。

令王海沒有想到的是,父親王壽山竟然閉門不見他。

王海敲開了大姐王雅文家的門,開門的是大姐夫趙寶平。

「姐夫,在家忙啥呢,怎麼這麼久才開門。」王海滿頭大汗問姐夫。

「爸不想見你,把屋門關了。媽在屋裡哭呢,你姐在裏面正勸着爸媽呢!」

「為什麼?」王海不解地問。

姐夫趙寶平吞吞吐吐道:「還不是因為你坐牢……還有大學沒上成的事……爸媽的身體一年不如一年。爸不想你見,你也別介意,也許過一段時間就會好的。」

「你讓我先進去,我畢竟是爸媽的親兒子,我說了實情後,他們也許會原諒我的。」

趙寶平點點頭表示同意。

王海走進院子,聽到了屋裡傳出的母親哭泣聲。

「老頭子,你那麼犟幹嘛!王海怎麼說也是你的兒子,我們把他養這麼大,容易嗎?他即便是犯了錯,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現在他回來了,就在院子里,你為什麼不見他?」

「我沒有這個沒出息的兒子,他把我的老臉都丟盡了。給老王家整個家族抹了黑。我從小教育他好好學習,好好做人。沒想到,他考上大學,剛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人就飄了。就幹了那見不得人的無恥之事,你讓我這老臉還往哪裡擱,你讓我死後怎麼去見王家先人。」

「爸,小海畢竟是你的兒子。想想當年,你和媽一起,還有你的結拜兄弟柳叔叔一家,逃到北山煤礦,不就是為了生個兒子嗎?」王海聽到大姐王雅文在向父親求情。

「你懂個屁!」王壽山大吼一聲,隨後屋裡傳來茶杯摔碎的聲音。

「當!」

「你們誰勸都沒用!我是不可能再和這個畜生相認的。」

「爸,你當年受了那麼大的委屈,生了我們兩個,不就是為了要個兒子嗎?現在兒子雖然犯了錯,但他已經刑滿釋放了。他現在重新做人了,連**都原諒他了,你怎麼還不原諒他呢。」

「不是兩個,是三個。」王壽山抹了一把眼淚道,「我和你媽沒有生兒子,這輩子都沒有,而是生了三個女兒。」

「啊!」王雅文聽了父親的話,驚訝得張大了嘴巴。

面對母親,質問道:「怎麼會是三個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咱家明明只有兩個女孩和一個男孩啊!」

「王海不是我和你媽親生的,是抱養別人家的。」

「你說什麼?」王雅文望着滿頭銀髮的雙親,驚訝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許久,才緩過神來,喃喃自語道:「這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