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紅線:我和她的綁定姻緣
紅線:我和她的綁定姻緣 連載中

紅線:我和她的綁定姻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章方楠 分類:都市

標籤: 劉宇和 徐若菡 都市

我的姻緣改了?我怎麼和生物老師手腕上綁着一紅線!?這紅線還扯不斷?!我,劉宇和,二十歲大二學生本來混吃摸魚的生活因為一根綁定的紅線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變,被迫和二十四歲的研究生兼講師的生物系老師形影不離?!隨後發生的一切更讓我目瞪口呆,這是讓我去拯救世界嗎?展開

《紅線:我和她的綁定姻緣》章節試讀:

第7章 你這麼怕冷嗎?


你覺得我會保密嗎?

我現在真想給他一個逼斗對他造成心靈傷害呀,我劉某人,目前在學校沒什麼熟人,認識我的人對我印象應該大都也不好,高中保安市一中,畢業了就一個同學跟我來到了X大,今年十二月份他就該去波蘭上課了,我也沒什麼心理負擔。

本來一句人話,當傳到第四個人耳朵里的時候就成了狗叫。我劉某人無牽無掛無所謂,可是徐老師不行啊,徐若菡應該是那種到哪裡都比較受歡迎的人吧......

今天上午她和我出教室的時候已經有些出格的舉動,流言應該產生了,但只是拉個手腕,而且那麼多人看着,根本沒有出格的舉動,以後絕不能再這樣。但是批范樺如果爆出我和徐老師在一輛車上,這他丫性質就不一樣了......

一個私密的空間,兩個性別不同的人,去往一個未知的地方。錢鍾書先生說過:十八九歲的男孩子,他心裏裝的女人大概比皇帝的三宮六院還要多,而且對女人的想法比廁所還要骯髒。但是與此同時,他又在嚮往最純潔、最美好的愛情。因為自己得不到,有人會自嘲一樣,默默說一句是我不配了;有人會祝福,天長地久。但是總有人,無力改變自己的現狀,卻又不願意承認自己的事實所以會產生一種「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的心理。而在網絡這個虛擬的世界裏面......

想到這裡,我偷偷看了一眼徐若菡,她正在開車,此時她又戴上了那副細框眼鏡。

徐若菡這麼美好的一個人,丫的是個人也不願意看到她被傳成XX、XX、XX吧,而且就我混跡各大視頻網站多年,越是美好的東西,只要被泄露出一點不好的東西,就會被無限放大,從而越傳越離譜。就像一塊絲綢,只要有一個人指出一個破洞,正在欣賞的人會停止欣賞,直接看向破洞;剛想參觀的人,會直接忽略掉它所有的美感,直接看向破洞。然後流言盛行,藝術品從此變得人人厭惡,一文不值。此時已經沒有人在乎那個洞是否是原本就存在的,萬一它是被蟲蛀,或者有心者故而燒灼而形成的呢?即便最後事實已經澄清,但是所有的流言已經風靡,美好已經遭到了唾棄,最可怕的是:無人懺悔,無人懺悔!

我他丫的越想越可怕,徐若菡卻發覺到我的注視,然後側過頭帶着溫柔的笑意看了我一眼:「怎麼了?」

「沒,沒事......」

我心中無名火起,怒目圓睜,手指觸動屏幕都有了聲響:

「+」—紅包—50—么么—塞錢進紅包......

您的紅包已被領取。

「兄弟,你應該比我更懂流言這種東西,所以......」

「我是那種腦癱人嗎兄弟,鬧著玩兒呢,過夜愉快呦親」

這批范樺......

當我收起是先燒批范樺手辦還是先燒枕頭的時候,徐老師已經停好車了。

「下來吧,我家在四樓......」

「OK老師,我看人不少呀,咱們走樓梯吧」,沒等她說完,我就開始說。

「嗯。」她又露出了笑容,眼神里都是滿滿的柔和。我感覺她似乎是猜到了我想的什麼。

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到她家門口的時候,她從鞋櫃裏面拿出一雙未開封的新拖鞋,我看見一層的舊鞋裏面有一雙類似的。

「老師,我穿那雙舊的吧」,我對老師說:「萬一獃著獃著,這紅線就自己消失了呢?」

「不用,一層這些都是要丟掉的,我經常忘......」

進了房間,迎面而來的是還是那股熟悉的清香的味道,很舒服的味道。然後就是白色為主調的客廳,和普通的沒什麼區別,但是看着挺實用的,陽台上還是和辦公室裏面一樣,一堆的花花草草。

「快坐......嗯,這是客廳,然後那裡是書房,餐廳......」

大概就是:以客廳為中心,左轉三道門,直走是衛生間,然後左邊是一個客卧,右邊是廚房。

再回到客廳,右轉也是兩道門,直走是主卧,然後主卧裏面單獨配有一個衛生間。左轉是書房。

「我主要都在卧室和書房。」

「嗯,嗯?廚房不去嗎?」

「我,我不會做飯......」,老師又笑了起來。

「這種笑容也是第一次見......」,我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點外賣吧,你要是餓了。」

我笑了,我劉某人在村裡不吹不黑,姑姑上班,都是我在家做飯看孩子,目前織毛衣還不會,打算大學練一練。但是沒買菜,只好點外賣了。

「我不急,老師餓了再說吧。」

「OK。」說完老師就去了書房,我卻待在原地手機搜索着WiFi信號。

「咣當」,沒錯,我又被拽倒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在老師還沒從五米之外趕到的時候,我就已經爬了起來,然後向他搖了搖手。

「老師能不能給我個WiFi密碼。」

「好,你把手機給我一下。」

說罷她就在我的手機上輸入了一串數字。

「好了,你手機背景真好看。」

「哦,《three world》老師看過嗎?」

「我現在書房裏面就有一套,而且有作者簽名的呦。」老師的笑容裏面透露出了一絲狡黠。

「謝謝老師。」我直接走在老師前面推開了書房的門。

一個茶几,一盆萬年青,一張紅木書桌,一盞復古式的檯燈.....左右兩個書架,每個五六層吧,左邊放的是小說等等文藝性的東西,右面就是那些印着英文的專營性書籍了,別問我怎麼知道的,封面上一個DNA雙鏈的圖......

老師就在桌子打開電腦開始搜索着什麼,我偷偷看去一眼,應該還是今天中午寫的那些東西。我就坐在地上,看着大劉親筆簽名的書......

叮叮......

我一看,又是批范樺,我看了一眼老師,此時老師也在看着我。

我直接接通:「幹嘛?」他那麼好像亂糟糟的。

「你媽的幹嘛,查寢了!!!!」

「我焯!不是不定時的嗎?!」

「所以他今天查了啊!」

「你別慌,我想想,我想想......」

看着我一籌莫展的樣子,此時這麼安靜,范樺聲音又喊得賊大,徐若菡應該是聽清了。

「我可以讓我爸給主任打個電話,應該沒事的。」

「沒事,讓他查!一會兒有他好果汁吃。」

「你清高,你了不起!」范樺倒是沒多問什麼。

「哇,老師,十點多了」,我看着老師:「老師一般幾點休息啊。」

此時老師應該是剛給他父親發完消息。

「十點半吧,怎麼了,你很晚休息嗎?」

「我也差不多。」我說著。可心裏想的是:「十點睡?搞笑,十二點之前我都不好意思睡覺。」

「你餓嗎?」,老師突然問。

「我,我不餓......」,剛說完,肚子又開始叫,我真服了!

「哈哈哈......」,我和老師一起笑了起來。

她說現在只有即食麵,我就自告奮勇地前去煮麵,老師一臉懷疑跟在我後面。

只見我打開手機秒錶,按照某電影講的一樣:讀秒煮麵!

老師一臉不可思議,等我煮完,她吃了一口,然後連連對我豎起大拇指。

我趕緊把我滿滿的一碗分成兩個小碗。

吃完她先去洗漱換衣服,我一臉尷尬地在門外站着,「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我心裏有開始念「聖經」。然後就是她坐在旁邊看着我洗碗。

當我把最後一個碗放進櫥子裏面,轉身看向她背對着我。

得,繩子又傳那種情緒了。

害,正常,劉某人這麼臉皮厚還有點不好意思呢,更別提人家了。

「要不,要不我睡地上吧」,老師不好意思看着我。雙頰緋紅欲滴,一雙眼睛在黃暈的燈光之下,清澈如水。

我焯,我他丫的心臟狂跳不止。

「別,老師,我睡地上,我老家的地比這裡硬和潮濕多了,我都能睡着......」

「那我去給你鋪幾層。」只見她轉身把陽台上晾着的兩層被子都拿了下來,然後給我鋪了一層。又扔給了我一層毛毯。

今晚不太熱,所以沒有開空調。

「剩下一個我蓋着。」

?????

「你這麼怕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