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鄉村›記者探秘:小鎮做題家
記者探秘:小鎮做題家 連載中

記者探秘:小鎮做題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壵垚 分類:鄉村

標籤: 鄉村 壵垚 白雪春

我叫白雪春,是一個戰地記者,我呢有一個和我一樣喜歡吃香蕉和蘆柑的朋友,他說他在看泰坦尼克號的時候……展開

《記者探秘:小鎮做題家》章節試讀:

第2章 醫院談判


張合森給我倒了一杯水,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誒,我說,我想吃香蕉。"

他愣了下神,慌張的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趕緊的站起來去拿香蕉,嘴裏還嘟囔着什麼,好像說什麼這麼大人了還是不會照顧人,具體是啥聽不清楚。

我想笑,但是我知道,我不能笑。我是覺着他這麼大一個人,還這麼可愛,不敢笑是怕他誤會,聯想出別的什麼想法。

為了緩解少許的尷尬,我開玩笑的說:「還是你會買香蕉,有生有熟,能吃能放。」

他很得意:「那是,都是過來人。」

我徹底崩了,帶着一絲責備和疑惑的問道:「這跟過來人啥關係,這啥邏輯?」

他也樂了,不慌不忙的解釋:「我自己以前也經常住院,自己買的香蕉,放在那,天熱壞的快,吃不了的都扔了,旁邊的病友說吃香蕉過敏,不然他一個人都能把所有庫存消化了,怪可惜的!」

我低下了頭,忍住不笑這個憨貨,但心裏也在嘀咕,自己住院,自己買香蕉!總覺着些許悲涼。

他彷彿讀懂了我的情緒,又接著說:「習慣了,自己買挺好,知道想吃啥就買啥。這麼說來,你看看你小子多幸福,我還記得你喜歡吃香蕉這事。」

「還習慣了!」我帶着懵圈的驚嘆。

他憨笑着沒說話

「咳咳,我想對你做一個小採訪,」我嚴肅而不失誠懇的說。

他還是弔兒郎當的:「啥呀,你家剛倒的白開水是冰鎮的?一杯水還沒喝完,你職業病又犯了。」

……

大概沉默了七秒鐘。

「你認真的?」他先打破了沉默。

我很認真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是的」

「就是一個普通人有啥好採訪的.你怕不是無聊拿我開涮!」說著這話同時,他望向我,帶着試探。

「我認真的,你知道我是什麼人,我覺得你是我認識的人里還算有意思的,我一直都想寫本小說,順帶賺點稿費,就是缺少一個原型,你又不是不曉得。」我這次表情和語氣管理的都很到位,我想就算是個瞎子,都能看出我的真心來。

「好吧!」他說

又過了四五秒鐘的樣子,他接著說:「我也沒被採訪過,不會啊!」

我白了他一眼,「要不要把記者證拿給你檢查檢查,同志!我問啥你就回答啥,我是專業的好吧!奧巴馬請我給他寫,我都沒接,你還喘上了!」

「咦,你咋不接,奧巴馬可是總統啊!總統還不會說點中文?你再用幾句洋文,加比劃比劃,能整明白咋回事!沒那麼難!」他輕鬆的說道。

我無語了

「聽說奧巴馬是第一個黑人總統,這麼厲害的人都請你寫傳記,說明你業務還是可以的。我能認識你,我很榮幸啊!」

我接着無語

「奧巴馬退休了嗎?他看我不說話了,開始知道氣氛不對了。他要是退休了,找你寫書很正常,退休幹部都閑不住的!很多都是操心命!」

「你對奧巴馬感情這麼深啊?一說還沒完了!」我故意提高嗓門,想終結關於奧巴馬的話題。

「我不認識他,所以好奇呀!你不好奇?到底是記者,見多識廣,我還是見識少啊,見笑了,哈哈。」

「我見是見過,電視上前一段時間還見了!一台!」

「哦,是吧,我現在電視看的少。錯過了,怪可惜的!哎!」

張合森這個人啊!他就是啥不正經的事都能給你聊正經了,這一點我是打心裏服他的。

「平時也沒見你跟人多能扯,怎麼一到我這就話多呢?我可是取向很正常的,別對我有想法,我可是心裏有人的。」

「乖乖,我就是對隔壁老王有想法,也不可能對你有想法,倆大男人,零件也不配套啊!」

我呆了:「看來你是真的想過!」

我倆都笑了,互相罵對方傻缺,整個樓層都能聽到,也不見有人來管,大概是病房裡太久沒有這麼清脆的笑聲了,所以,病友們也沒人罵娘,以示不滿。

前幾天,樓道里罵娘的橋斷,我現在還記得,因為這一層隔音不太好,還有迴音,吵架的聲音像被裝了擴音器一樣,特別刺耳。病人的耳朵又都挑剔,所以更容易受感染。

想來我還是後怕的,畢竟是個文化人,要是被人指着鼻子罵,我寧願死。

「講真的,我還是喜歡待在醫院的。你知道嗎?在醫院這段時間是我最愜意的一段時光,沒有稿子要趕,不用每天想着早上吃什麼,不用聽見手機就發慌,不用趕地鐵的最早一班車,你說我是不是很可憐?」我感嘆道。

「都不容易,生活饒過了誰?!就當是找找創作靈感,不也挺好的,我是不喜歡醫院,消毒水的味道讓我覺着我是病毒,哈哈…」

又是該死的沉默…

「張合森!」

「恩?」

「你名字不會是你爸看三國演義的時候取的吧?!」

「不是!我哥叫開森,我就叫合森了,我記得原來是叫開心,他小學老師喜歡給人改名字,就給改成開森了,還有,他小學老師也是我小學老師……!」

「對了,你有個哥哥,我把這檔子忘了,我是個病號,現在記性不好。」

「沒事,你腦子本來就不好,沒準這一撞,能好點,哈哈哈。」

「大爺的,啥時候都不忘調侃我。」

「話說這醫院這水怎麼樣,沒消毒水味吧?」

「還行,比我當時住的醫院強多了,還有水喝。」

「要不要這麼悲涼,再差的醫院也有水喝吧?!過分了呀!」

「哈哈,開玩笑。」

「這水也喝了,能說說了吧?我也是閑的,沒事給自己找事做,就是賤,閑不住的命。」

「你為啥不給自己寫呢,自己多了解自己啊,啥事都清清楚楚的,非寫我,我就是一個一事無成的人,像條臭蟲一樣,圖啥?誰會看呢?閑的!」

「我不願意寫我自己,我現在已經不是我自己了,很多事影響了我,我已經扭曲了,而你不一樣,你還是老樣子,是我認識的人里唯一沒有變的人。」

「哈哈,你是說我固執唄?!」

「不全是,你其實知道我在說什麼,咱們倆就沒必要說這些場面話了,累不累。」

又是該死的沉默…

奇怪的是我跟他之間的沉默從來不夾雜着尷尬,這大概就是特別好的朋友才有的默契吧!

「這蘆柑沒以前的甜了,打破沉默的是一個叫橘子的傢伙」他說道,我點點頭心裏卻想着:山竹這個時候更應景,裝蒜。

值班的護士走了進來,我以為會抱怨我們說話太吵,壓低了聲音回了句,「是的。」

她走向了我,我頓時想死,要被指鼻子了!她操着一口不標準的普通話說,「大記者不是說這地方沒有親人嗎?騙子啊!就是想讓我們給你打飯,老油條啊!」

我慌忙解釋道,「這是朋友,沒的血緣關係。我可是不敢開你們玩笑,下半輩子在你們手裡呢!」

「慫包,天使會弄死你嗎?腦子不好!」張合森插話說。

「還是你朋友實在!」護士接了過去。

「沒有,辛苦你們了,我朋友肯定沒少麻煩你們,等他出院能動彈了,我請你們吃飯。」

「哈哈,不用,不愧是你朋友,說話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護士把頭轉向我,淡淡的回了句

我尷尬的笑了笑,補充道,「他跟我不一樣,他說的是真心話,我嘛,看情況,有時候話趕話,記不得了很正常,不算爽約!」

」乖乖,你理正的很啊,我就是來看看你有沒事,在外面老遠就能聽到你鬼叫!」

我慌了,該來的躲不掉,要被指鼻子了!

「沒事就行,我走了,有事按鈴,不過你不需要,嗓門大!」

張合森沒憋住,放了一個響屁。

「趕緊走,我放屁臭。」我把這屁接了過來,轉頭對着張合森壞笑。

「哎呀,白雪春你真噁心...」護士不慌不忙的走出了門。

我白了一眼張合森,「吃啥了,這麼臭。」

「最近兩天睡的不好,擔心你被閻王收了,慌張的很,心亂就容易放屁。」

「你才被收呢!老子命硬的很。你欠我一個人情,屁這麼大的事老子都幫你扛了,仗義,懂不懂!」

「你是個好人啊,連醫院的護士都這麼關心你,你跟這裡的護士都很熟啊!」他眼裡突然有了光。

「等我出院了,你不知道又跑哪去了!我們好像見面也不多,是吧?」我岔開話題,我知道,兩男人一聊起女人,肯定沒完。

「恩啊,不會了,我養了一隻貓,不會再亂跑了。」張合森認真的回答,像極了小時候回答老師提問的樣子。

我沉默了一會,望向窗外,不知道是不是起風了,我看見樹動了一下。

「挺好!從沒見你停下腳步,突然說不跑了,我竟然不知道該怎麼接了,想來我是已經習慣了你到處折騰的日子。」我有點慌張的對張合森解釋道。

「正常,跑累了,也該歇歇了,我現在怕死了,以前,是怎麼也死不了,現在反而怕死了,你說奇怪不奇怪?」

張合森一邊說一邊喝着水,還不小心撒了幾滴在褲腿上,他也不在意這些,繼續喝水。

我這朋友很怪,他很愛喝白開水。

他曾經說過,好的感情就像白開水,看着寡淡,實則濃烈,喝白開水更容易醉。這話,我一直是不同意的,張合森知道我有質疑,但也從來不跟我爭論。現在想想可能是當時自己閱歷不夠,還理解不了,自己這些年下來,慢慢的開始理解他了。

「既然你不跑了,等我出院了,到家裡,我們好好聊聊,怎麼樣?在醫院還是不方便,我是認真的,想為自己人寫本書,賺錢稿費平分,賠錢算我的,我到底還是個生意人,哈哈哈」

「我不能離開家太久,我家貓離不開人,得空來我家吧。」

對面的這個男人,我突然不認識了,除了原來的親近感和信任感沒變,其他的好像都變了。

白雪春特別聲明:"以上都是本次採訪落地的詳情,接着就是張合森先生採訪的整理,由於每個人口味不同,我盡量不刪減,保持食材本身的味道,這話從我嘴裏說出來我都不信,最後這句肯定是真的,哈哈哈!"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