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二手養育太陽的九個哥哥
二手養育太陽的九個哥哥 連載中

二手養育太陽的九個哥哥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作者5pcuw13 分類:玄幻

標籤: 九子 玄幻 王連喜

本文穿越 腦洞 搞笑 爭霸 無系統 王連喜萬萬沒想到,繁育星辰的任務會落到他身上
可是,看着九個可憐的兒子,他只能咬着牙沖沖沖了
展開

《二手養育太陽的九個哥哥》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戰事突起


在西出塞外的古道上,一支隊伍正急速前行。前面五匹候騎前出稍遠,後面是三輛豪華馬車,四周一百多的護衛,隊旗上寫着斗大一個「秦」字,這是前秦國質子的車隊。此次的質子是皇十四子秦廣。

前秦非弱國,但是在八大外番的聯手圍攻下還是敗了。敗了就要任人宰割,其中一項即是質押太子。

一個多月前,皇七子秦猛被選為太子就是走這條路去西番的。只因途中留戀家國,多看了幾眼「后羿打箭爐」就被害死了。

於是,皇十四子秦廣才又走在了這條路上。

隱忍還是反抗?昨晚已經給出了答案。他們殺死了西番的隨行使臣,今天計劃奪取「后羿打箭爐。」一是為死去的七殿下報仇,一是為衰弱的大秦國抗爭。

「后羿打箭爐」作為前秦國的重要地標已經被西番佔領一年多了,不要說能不能奪取,就算奪取了,在西番邊界重兵的包圍中,結局也難逃一死。但是,這支不要命的車隊依然走得十分堅決。

柔弱的少年斜視着左前方的雲海,修長白皙的手指在車欄上緊握成拳,華麗的衣角在寒風裡獵獵浮動。

「是那裡嗎?」少年指着雲海中的一抹亮麗問道。

身邊壯碩的老奴看了一眼直插雲漢的打箭爐,爐火正照亮着烏雲遮蔽的半個天空。

「殿下,您真的決定了嗎?」老奴擦了一把淚眼,再次問道。

少年說:「我誓死不做亡國奴。今日以此明志,豈不快哉?」

老奴又擦了一把淚眼。突然,蒼老的面容升騰起無比剛毅的神情,向前大聲喝斥道:「前方路口左轉。」聲音傳出數里。

跑在最前面的五匹侯騎勒住韁繩,十隻碗口大的馬蹄懸停在半空。

「將軍,真的要左轉嗎?」副將賈忠問道。這個問題同樣考驗着五個人的決心。真的就這樣白白送死了嗎?

「你沒有長耳朵嗎?」主將黃廉喜喝斥道。

五匹侯騎撥轉馬頭,向打箭爐疾馳而去。

今日出戰,將帥為先。主將黃廉喜一馬當前,把馬尾跑成了一條直線,身後的四匹戰馬緊緊跟隨,赴死的決心在將領的胸膛里激蕩。片刻間,五匹戰馬奔馳了二十多里。

「什麼人膽敢擅闖禁地?」打箭爐的敵軍前哨警告道。

黃廉喜摘弓搭箭,一箭三雕直取三名前哨的咽喉。二百多米的距離,三支黑羽箭應弦而至。

噗噗噗,三名前哨幾乎同時被貫穿咽喉。他們只是當值的普通士兵,在將軍的攻擊下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沖!」五匹戰馬比之前的速度又快了一倍。幾個呼吸間,便衝到了打箭爐前。

黃廉喜拿出兩支手腕粗細的大箭,在手中一抖,瞬間長了一倍,達到了恐怖的四米。他的雙臂在抖箭時也長了一倍,這是神射術的一招:長猿攀木。

巨大的寶雕弓拉滿後,嗖的一聲,大箭破空而出,第三層女牆被轟出了一個缺口,躲在後面正要扣動弩機的士兵直接被釘死在牆上。又一聲弦鳴,一支大箭直衝雲天,一千米高處的另一個弓弩手被射落。

四位偏將同樣箭不虛發,二十多個敵軍弓箭手片刻間全部喪命。敵軍的遠程防禦徹底癱瘓。

守將諾雲克萬萬沒有想到三層弓弩手竟然片刻間全部被洞穿,為了修築這個防禦工事他可花費了不少時間。盛怒下,他帶着人馬直衝上去,輪起開山大斧奮力劈出。

鏘,開山斧被賈忠的鋼叉直接撥飛。鋼叉反手直刺,把諾雲克挑落馬下。

守將已死,一百多守兵變成了沒有頭的蒼蠅,被五名悍將窮追猛打,一會功夫全部殺戮。

只剩下一個報信兵快馬加鞭向孤山鎮飛馳而去。

「已經走得太久了。」黃廉喜一腳把馬蹄踏出的新泥踢向天空,繼續說道,「迎接殿下。」

載着少年的馬車剛剛飛馳而至,在御者的強力拉扯下,五步內穩穩地停在了五名將軍的面前。

「乾的漂亮,起來吧。」殿下說完,在壯碩老奴的牽引下,走下馬車。

巍峨的打箭爐就像矗立在山腳的孤峰,拔地而起高達千米。頂部燃燒着千年不滅的地火。

少年拾階而上,在「后羿打箭爐」五個大字的牌匾旁邊,眺望東方的祖國,他熱血為國的願望終於實現了。在他身後一百多將士同樣眺望着祖國,場面無比悲壯。

「什麼,一支百人的車隊奇襲了打箭爐?」孤山守軍主將諾雲滿不可思議地問道。

報信者重複道:「絕對是一支車隊,類似商幫,由於距離太遠細節看不清楚。」

「他們難道是瘋了嗎?本帥倒要看看是一夥怎樣的悍匪竟敢如此猖獗,點三千人馬出發。」諾雲滿怒吼道。

大約一盞茶的時間,三千人馬便黑雲一樣撲向了打箭爐。

在距離一公里的地方,諾雲滿已經看到了皇太子秦廣,再看看停在打箭爐前的三輛馬車,事情的來龍去脈他便十分清楚了。幾天前,他接到了保護前秦太子的命令,但是,殺兄之仇焉能不報?

他再仔細看看這一百多視死如歸的人,心裏不停地冷笑,你們既然想死,難道我還怕埋嗎?

「射死他們!」他怒吼一聲。

萬箭齊發。

「殿下,撤。」老奴伸手攙扶秦廣。

秦廣撥開他的手,望着漫天箭雨哈哈大笑。但求一死的決心此刻化成了開心。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既然註定是死,就死個痛快吧!

噗,一枚短羽正中秦廣的胸口。

老奴一把扶住倒下的殿下,然後抱起他向打箭爐裏面撤退。他踢開一道鐵門,看到裏面是一間寬敞的作坊,火爐旁邊設有一架結實的鐵砧。他讓殿下半躺着靠在鐵砧上,然後去關上作坊的門,搬來一塊巨石堵在門口。

血從秦廣的胸口汩汩流出,他應該就要死了。但是,他突然睜開了眼,雙手亂摸,右手摸到了一把鐵鎚。

滿屋頓時一片金光。

王連喜看到一條血流沿着鐵鎚不斷地流入身體。洞穿他心臟的短羽箭被一股神力砰然彈出,破損的心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輸血+心臟修補,現代醫學沒有出現的奇蹟在眼前發生了。緊接着,他就活蹦亂跳地站了起來。他摸摸自己的頭,知道穿越成功了。

王連喜是孤兒,他父親因為見義勇為犧牲了。

臨終前父親說:「九世大善人只留下你一個孤兒。」那年他只有六歲。

大學畢業後,當他看到一輛汽車沖向一群正走出校門的孩子時,就奮不顧身地沖了上去,把三個孩子從車輪下救出,他本人就出現在這裡了。

作為孤兒,在那個世界沒有什麼可留戀的。可是,這裡似乎很不太平。

「殿下,你醒了!」一個壯碩的老奴突然跪在王連喜面前,涕泗橫流地邊說邊哭。哭聲夾着話語,含混不清。

王連喜反問道:「外面怎麼回事,咚咚咚的響?」

老奴哽咽地說道:「他們在撞大門,就要衝進來了,我們還是難逃一死呀。」

王連喜抄起地上的鐵鎚,大喊道:「走,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