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超光俠
超光俠 連載中

超光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藍魄倫 分類:都市

標籤: 凌燁磊 李若如 都市

凌燁磊原本只是一個普通青年,但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他得到了一個來路不明的手環
當他戴上手環後,他發現了他擁有非比尋常的力量
與此同時,深不可測的危險也在悄然接近凌燁磊和他身邊的人
為了保護自己在乎的人,凌燁磊只好鼓起勇氣用手環賦予他的超能力來化身超級英雄超光俠保護自己所在乎的一切
展開

《超光俠》章節試讀:

第3章 高山低谷


凌燁磊走出寫字樓的一瞬間才發現,外面華燈初上霓虹閃爍。但卻颳起了寒風,寒風吹的街邊樹上的落葉紛紛四散。

這或許就是落葉天生就要面對的無情命運。

寒風使他覺得體感冷,然而他心更加冷。他心冷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一部寫得不錯的小說作品還是被編輯退了回來。

凌燁磊是一名自由作家,日常以寫小說和撰寫稿件給出版社謀生。自由作家的經濟收入是與作品發表量成正比,最近兩個星期他都沒有作品發表,已經令到他陷入了經濟危機。

此時此刻,他有點後悔,如果當初正正經經找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會不會比現在好呢?

每天找工作的人很多,每天辭職的人也很多,這個世界每天都在不斷循環。就像錢鍾書在《圍城》里寫道: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

臨近畢業的時候凌燁磊投了很多簡歷出去,畢竟廣撒網總能收穫多。他很快就接到了一家公司的面試邀請。那是一間最近才成立的活動策劃公司,辦公地點位於赤城郊區的一棟寫字樓。儘管位置有點偏遠,但如果從學校出發的話,還是有公交直達,儘管時間比較長,要一個多小時。但凌燁磊也不想計較那麼多,畢竟他求工心切,只要待遇可以,他都能忽略其他條件。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也能使人忽略其他不利條件。只要有工作做總比天天無所事事要好,畢竟在年紀輕輕的時候就虛度光陰簡直就是一種不可饒恕的罪過,他也不像那些拆遷戶青年有資本去耗費青春。

面試的那天凌燁磊很早就來到了公司,他想提早過來看看這間公司的環境。在公司里上班的基本上都是年輕人,年齡似乎和他都差不多。凌燁磊感覺這樣挺好的,畢竟和一群有理想和充滿朝氣的年輕人一起工作,自己也會充滿幹勁,做事或許會事半功倍。

公司的老闆親自面試凌燁磊,那是一個高高瘦瘦的年輕人,穿着一身不太合身的西裝,臉上沒有一絲嫩氣,反而有着幾分成熟,眼睛裏散發出銳利的眼光,似乎顯示出他在同齡人中鶴立雞群。

雙方一聊,才發現老闆原來是凌燁磊的師兄,大家都是赤城大學畢業的,只是不同專業而已。他比凌燁磊大三屆,畢業後打了兩年工之後毅然走上了創業的道路,開辦了這間公司。他雄心勃勃,一邊興奮地向凌燁磊描繪公司未來的發展藍圖,一邊立下了要在五年內將公司上市的目標。

「或許我們暫時什麼都沒有,但只要我們有夢想,我相信,未來一定是屬於我們這些年輕人的。」老闆激動地說道。

凌燁磊在他眼裡似乎看到了一個輝煌的未來。

工資待遇雙方就面試之前就已經在郵件中基本上達成一致,所以凌燁磊也沒有問工資這方面的問題,但考慮到這是一間活動策劃公司,可能會有比較多的加班,凌俊軒就問了句,「那貴公司的加班費怎麼計算?」

老闆聽到這句話後,本來還洋溢着興奮的表情馬上一黑,變臉比女人發脾氣還快。「我這個人是最討厭的就是問我們公司有沒有加班費,我給工資你來上班了,你就得為我們公司的未來付出。談到加班費只會讓我覺得你是一個斤斤計較的人,而這些人,是成不了大器的。」

凌燁磊聽到這句話後雖然臉不改色,但內心裏已經一萬隻草泥馬在奔騰着。

——難道你給了我工資我就要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為你公司服務?

老闆似乎察覺到凌俊軒內心裏有點不滿,他安撫道,「年輕人,不要太過注重物質,要用理想來衡量自己的未來。」

凌燁磊聽完後內心裏的草泥馬有增無減,他清楚地知道這個吝嗇的老闆已經不會給加班費了,只能祈求以後少點加班,最好就不用加班。他不再執着於加班費的問題,而是問到了五險一金。畢竟五險一金是對勞動者的一個基本保障,他可不想辛辛苦苦幹活了到頭來自己卻沒有一絲保障。

老闆聽到凌燁磊的問題後臉上好像吃了大便那樣,更加黑。他用一副似乎凌燁磊欠他幾百萬的語氣說道,「我是非常討厭問五險一金的,如果你說你進入職場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在退休後拿退休金去生活,那這樣的人,可以說是沒什麼追求的,簡直和廢人沒什麼區別。我喜歡那些不計較工資,不計較保障,不計較加班的年輕人,因為他們是偉大的,他們是神聖的,他們用理想去支撐他們工作。我很幸運,現在我的公司里的員工都是這種人,我對他們致以最偉大的敬意。年輕人,你要知道,你幹得好,老闆會看見,他會自己給你的,你根本不用問。」

凌燁磊聽完之後恨不得打這個師兄老闆一拳,這個老闆跟員工說不要計較理想,不要計較五險一金,不要計較加班,而要理想去工作,其不靠譜程度就好像一個學生跟老師說,我沒有預習,沒有學習,更沒有複習,但我有一顆不掛科的心;以及一個男人跟女人說,我沒有房子,也沒有車,更沒有錢,但我有一顆愛你的心。凌燁磊雖然是文學系畢業,但是也熟悉法律,他知道《勞動合同法》第七十二條明文規定: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這個師兄老闆身為一個讀過大學的人居然明目張胆地違法,簡直就是可恥!

凌燁磊已經下定了決心,他不會入職這間公司,在他看來,一個連《勞動合同法》都不遵守或者不落實的公司,連未來最基本的保障都沒有給員工,它還會在乎員工未來的發展如何嗎?這樣的老闆無非就是想用最少的代價,在員工身上榨取最大的價值。這可真是該死的資本家。真應該把這些人送上去絞刑架!

「對不起,如果貴公司不能為我購買五險一金的話,我不會入職貴公司。工資方面可以商量,但對於五險一金這個問題,我是不會商量的,這是對我的一個基本保障。理想對年輕人很重要,但麵包也同樣重要,沒有麵包的話,在遠大的理想面前,我是會餓死的。」凌燁磊堅定地說道。

面對這種剝削性的老闆,他絕不退讓。這是一個原則性問題,一旦退讓,就是縱容這個老闆的違法行為,只會讓這種可惡的老闆更加得寸進尺。

師兄老闆無奈地說道,「既然你不接受貴公司的條件的話那我們也只好分道揚鑣。師弟,希望你清楚地認識到,現在找工作是十分難找的,每年都有那麼多大學生畢業,而工作崗位卻這麼少,如果你錯過這個機會,你可能就會損失很多了。」

——如果我接受了這份工作,我損失的只會更加多!

離開的時候,他連再見也沒有跟師兄老闆說,彷彿連說一句再見都是給這種可惡的老闆的一種饋贈。他頭也不回地堅決地離開了這間公司,以示他和這種可惡的老闆的一種決裂。

自從這件事後,凌燁磊思來想去,覺得給老闆打工的話真的無疑於當被人家剝削的奴隸,而且自己的性格是如此熱愛自由和放蕩不羈,不如就當個自由職業者吧,憑自己的內心去寫文字,反正自己是文學系出生,會寫幾個文字,只要不遊手好閒,總不會給餓死的。

可是現在,他覺得會寫幾個文字,如果沒人接納的話,真的還是有可能餓死的。

現實真的是比理想要殘酷得多。

看着街邊被寒風吹得四散的落葉,凌燁磊無奈地嘆息道:難道無情的命運要像寒風那樣將我從赤城吹走?

要是再沒有收入,他就沒有錢交房租了,要是沒交房租,他就要被房東趕出去,流離失所...凌燁磊越想越覺得可怕,趕緊打消自己可怕方面的想法,可是越制止自己去想,就越會去想...

難道命運真的要迫使自己回星岩村?當年他的父母為了農村的教育事業賣掉赤城的房子拖家帶口毅然離開赤城到星岩村的星岩小學教書,為鄉村教育事業奉獻了大半生。與他的父母相比,他喜歡城市比農村多十二萬分。雖然凌燁磊出生在星岩村,但他從小就喜歡赤城,小時候最喜歡父母帶着來赤城逛街。看着高樓林立的大廈,寬敞的道路,琳琅滿目的商品,他就想將來一定要在赤城生活,工作。長大後他好不容易才通過自己的努力考上赤城大學來到赤城學習,畢業後也通過自己的努力留在了赤城工作。他喜歡這個城市,他喜歡這座城市的一切,他清楚地知道這座城市能給予他所想要的一切,而星岩村並不能給他。

究竟未來是一個什麼樣子?沒有來到的未來似乎看不到它的樣子?

一連串的疑問在他心底里油然而生,彷彿成了他內心深處的一串串枷鎖。

迷惘,彷徨,是此刻凌燁磊此刻內心裏最真實的寫照。

他嘗試過去努力,他嘗試過去奮鬥,他嘗試過去拼搏,他嘗試過去探索,他嘗試過去掙扎,可是如今眼前的他依然在一片迷霧當中,他知道眼前有很多路他可以走,可是他根本看不清哪條路是他應該走的,那些路是他不應該走的。他之所以畏手畏腳是因為他害怕一旦走錯了路,會掉下懸崖,死得粉身碎骨。可是他又不得不走,如同滾滾歷史潮流一樣,總要向前翻。

既然不得不走,那就勇敢地走吧,帶着疑惑,帶着煩惱。凌燁磊心裏是這樣想的。

小時候,凌燁磊曾經天真地以為,當人長大了的時候,會沒有煩惱的,因為大人不用上學,不用做作業,不用考試,所以不用待在像坐牢般的學校,也不用擔心寫不完作業而被老師批評,更不用擔心因為考試成績差被父母責備。

現在,長大了,他才發現,原來大人的煩惱,比起小時候,是有增無減。小孩的煩惱,無非就是學習成績。大人的煩惱,卻有各種各樣,愛情,親情,友情,工作,金錢,社會地位等等。他以前曾經無比渴望長大後成為大人後擺脫一切煩惱,現在他又如此無比渴望時光能夠逆轉回到小時候,讓他重新成為一名小孩,只需煩惱一件事情。

或許人類從誕生就註定了是一個矛盾綜合體。

此時此刻的凌燁磊,終於醒悟到每個人在不同的階段,總有不同的煩惱。小學的時候,總會煩惱如何快點做完作業出去玩。初中的時候,總會煩惱如何考到一間重點高中。高中的時候,總會煩惱如何考到一間優秀的大學。大學的時候,總會煩惱如何畢業後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工作的時候,總會煩惱如何賺夠錢供車供樓和追到自己喜歡的女生。戀愛的時候,總會煩惱如何和對象長相廝守。結婚的時候,總會煩惱如何過日後柴米油鹽的生活和生孩子。生育的時候,總會煩惱如何教育孩子。中年的時候,總會煩惱父母的健康,以及孩子的成績。年老的時候,總會煩惱如何能更長壽。煩惱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它源自每個人內心對未來的不安和害怕,更源自於每個人內心都有所在乎的東西。若然一個人完全沒有煩惱,要麼這個人已經看破紅塵,要麼這個人已經沒有呼吸。

凌燁磊隨便在寫字樓附近的快餐店吃了一個快餐,只要十塊錢。那是他在市中心發現的一個性價比不錯的快餐店,味道可以,分量可以,價錢更可以。日漸的貧窮使得他過日子必須精打細算。

吃完晚飯後,他打算去找歐陽星澤,他的好基友。今晚他約了歐陽星澤一起玩新買的無人機。

與凌燁磊相比,歐陽星澤的家境比較好。所以他擁有一台比較昂貴的無人機。他父母常年在外國做生意,把自己的兒子留在國內。由於缺少父母的照顧,歐陽星澤童年是在保姆的照顧下長大的。為了彌補父母關愛的缺失,他們在歐陽星澤小時候就買了幾間市中心的房子和商鋪給他收租,而且設立了一個教育基金,每個月歐陽星澤會收到一筆資金給他支出。所以即使歐陽星澤不去上班,他也能靠每個月不動產的租金和那筆資金滋潤地過着小日子。幸運的是,歐陽星澤並沒有像那些富二代廢青憑藉著雄厚的家底終日無所事事。他認為年輕的時候就應該好好做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終日無所事事弔兒郎當得過且過地混日子是對美好年華的一種辜負。他現在在一間初創科技公司上班,和同事組建了一個團隊研發著一種具有革命性的軟件。從小就信奉着活着就是為了改變世界的他希望有朝一日能通過科技改變世界。

有時候站在歐陽星澤旁邊,凌燁磊會感到有點自卑,畢竟家境沒人家好,又沒有人家那麼優秀。但古語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優秀的人在一起,自己也會變得更加優秀。

說到無人機,凌燁磊頓時覺得頭痛,畢竟這台無人機他是用信用卡分期付款買的,最近收入減少,令到他擔憂究竟下個月有沒有閑錢去還信用卡的賬單。人家常說人到中年會遭遇中年危機,可是凌燁磊覺得,他人到青年就首先遭遇了青年危機。自己孤身一人在城市裡打拚,沒車沒樓沒女朋友,最近收入又減少,信用卡賬單又要還。生活艱難得像是一個巨大的海浪,要把他給拍死。但是在把他拍死之前,他還可以跑起來躲避這個海浪。

至少,內心裏要去相信,明天會更好吧,儘管有時候實際情況是明天過得比今天還要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