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在霧隱當水影
我在霧隱當水影 連載中

我在霧隱當水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宇文霖的小弟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漩渦宇 照美冥

【水影 原人設 原創劇情】 —— 作為剛剛平復了霧隱村內亂的功臣,漩渦宇
連查克拉還沒恢復完,就被霧隱一眾人寄予厚望,一齊推舉為新的水影
這其中,也包括了原本應該是這個位置的五代目水影,照美冥
看着台下眼中充滿希望的霧隱村民,他自覺責任重大,唯有發表任職感言
「濃霧瀰漫之處,水亦川流不息
請放心,我會繼承前輩們的衣缽,為這個村子做貢獻
當好這個火影的!」 霎時,全場肅靜
目光向他看齊
漩渦宇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哦,不好意思,說錯了,是霧影,對吧?」 ———— 專註於村子的發展,但對於主線也有所干涉
無系統
至於為何聯繫到了火影,是對標到忽悠人的能力上
(澄清一下,作者不是三代黑,但是,是死三代黑
作者不是鼬黑,但是,是死鼬黑
魔方你仙人在乎!ban位這麼少,讓隔壁看到,還以為我禁不起!速度給我再加上五個ban位!)展開

《我在霧隱當水影》章節試讀:

第7章 輝夜族長:我就好這口


「輝夜一族怎麼了?」

「他們啊,可不是能夠鬱郁而久居人下的存在。

對於這種不穩定分子,我決定,將他們的族地進行搬遷,嗯,就移居到地皮最值錢的霧隱村十環路吧。」

「霧隱哪來的十環?」

「最外圍,不錯吧。五A自然風景區,未來價值絕對連城。」漩渦宇站起身,活動着身體關節。

這種待遇,全忍界,也就宇智波配得上。輝夜一族該知足了。

「當然,也考慮到這群人不會安靜的本質。那就,將其投入到活躍任務之中吧。c級以下的任務都完全不讓他們沾。」

漩渦宇今天安排的重要任務,或多或少都關照了一下輝夜一族。

屍骨脈血跡,絕對不會弱,但弱點太明顯,那就是大部分秘術都是近戰。遇到遠程克制,或者aoe穿透型傷害,那就是全送了。

比如君麻呂,這傢伙就被沙子壓制住了。雖然憑藉著咒印爆發出了絕命攻擊,但,也就那樣。

骨質疏鬆是不可逆的啊。

所以,年輕人,有健康是真好。

幾天後,漩渦宇就在水影辦公室等到了來找事的輝夜族長。

「哼,水影大人!我嚴重懷疑你對我們家族的安排!憑什麼,我們就要搬到沒幾個人的偏僻地方?

而且,分配的任務是不是太多了一些?」輝夜族長一副十分暴躁的表情。和雷影有的一拼。

但雷影只是外表暴躁,還有點身為影的智商。純度不夠。

但他絕對就是一個純粹的莽夫了!

屍骨脈是否影響智商,這個漩渦宇不好評價,畢竟人腦如何分配身體營養的供應 他不得而知。

但這位輝夜一族的族長,輝夜智恆。精英上忍實力,近戰體術可能接近影級。絕對是影響了屍骨脈的上限。

對付什麼人,就用什麼法。

「不知,輝夜族長是否知道,能者多勞這個詞語。」

「什麼亂糟糟的?我沒聽過!」他的表情仍然囂張。

「嗯,也就是,越強大的人,就有能力承接越多的職位。我覺得,以輝夜一族,霧隱最強家族的實力,嗯,應該給這些任務,來證明實力。

當然,如果輝夜族長不喜歡,我也可以——」

「這話還算說的很對。我們確實很強。」輝夜志恆冷哼一聲。

漩渦宇也立刻說出了下一句:「木葉最近,將宇智波一族遷移到了村子外圍。嗯,他們此舉,實在是用心險惡啊。」

這話成功的調動起輝夜志恆的好奇心。

「有話快說,為什麼這種事是……」

「對,用心險惡。

將木葉最強的一族放在邊界,為的是能夠保護整個村子。這樣,入侵者直接就要面對最強的一族。木葉鼠輩,狡詐之心可見一斑。

不過,這種方案,我們也可稍加仿效,讓我們最強的一族也如此安排。嗯,以我不成熟的見解,霧隱最強一族,毫無疑問啊。」

輝夜志恆眯着眼,沒再說話。不表示出欣喜,也沒表現出厭惡。

嗯,就這麼轉頭走了。

不過在漩渦宇看來,這事暫時應付過去了。

至於輝夜一族為什麼來找茬?雖然有他主動開團的客觀原因。但,肯定也是那群老派的勢力在搞事教唆。

但沒有關係,隨便你搞。

我大霧隱村,四面臨海。水遁專場。完全不懼外敵入侵。

因為,入侵者需要付出的,永遠會比他們能夠得到的要多。

回顧霧隱歷史,一向是他們侵略,卻很少被侵略。就是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

哪個忍村,能頂着巨量消耗,扛着水遁忍術,打到水之國?最後能收穫什麼?漁業捕撈技術嗎?

水之國這邊的主要糧食產出,也就是依賴漁業和水稻種植業了。

當然,這不關漩渦宇的事情。他現在只想一件事。

如何在不影響國際關係的情況下,進行一定的外交貿易。

沒辦法,當上水影,可不是他一時興起啊。如果他穿越在木葉,那哪怕按照劇情發展,都能核平的挺到博人傳。

但在霧隱,還是在面具男控制矢倉的時間段,這個位置還是比較敏感的。

他需要解決的不只是自己村子的事情,還有那無窮無盡的叛忍。

現在,他手裡就有一份叛忍檔案。

「桃地再不斬。你呀,總是能給我整出點新花樣。呵呵。」

請不要單純的以為。桃地再不斬最早叛逃的時間段是在霧隱部分血跡家族滅亡的時候。也就是輝夜一族叛亂,大蛇丸來撿漏的時間段。

他早就叛逃了。而之後霧隱發生輝夜一族的這個重大叛亂,才會吸引他回來,順便收了一個跟班,並得到了枇杷十藏死後被霧隱重新收起來的斬首大刀。

再不斬,這個人,漩渦宇還是很熟的。因為他曾經和他算是同戰線的戰友。而且很聊的來。

畢竟,排的上名號的s級叛忍,桃地再不斬的牌面還是有的。在戰爭中的功勛也不算低。

可惜,漩渦宇那時候完全想不清楚,為毛這貨叛逃的時候,如此果斷,毫無顧慮。

不然他如果知道一些情況,肯定是要去攔住的。畢竟,血霧只是一個階段,連變革前夕的黑暗都忍受不了,怎麼成大事?

當然,可能也是因為,他那時根本就看不到希望吧。

所以,漩渦宇對於這個叛忍的心情還是比較複雜的。

「嗯,雖然無血跡,但也是個強勢忍者,爭取給他找回來吧。當然,你要是去波之國給小混混打工混日子開擺,那我也無話可說。」

畢竟,影是一個村子的影。不是每一個上忍都值得他付出巨大精力的。

當然,六尾那個混子,必須給找回來。

尾獸維持忍界平衡?這點聽起來很可笑。但如果真當笑話,那就是他可笑了。

一枚洲際導彈,哪怕不使用,也不能丟了,甚至流通到了敵對勢力手裡。

漩渦宇不能保證確切的指認出羽高的位置。畢竟他叛逃的時間才一年了。未必會按照他的命運一般,去到一個和平的村子。

但,土蜘蛛一族的村子,他還是得派人去看看。

「鬼鮫,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嗯,話說,我不經過暗部部長,直接抽調你執行任務,西瓜太郎知道了,不會生氣吧?」

漩渦宇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鬼鮫還能怎麼說,他只是個幹活的老實人。反正,上級的上級,也是我的上級。

西瓜山河豚鬼,霧隱當前的暗部部長,和漩渦宇交情不深,而且,他這個水影純屬空降,讓人意外。所以,這位年輕的暗部部長還沒做好全心效忠五代目的準備。

漩渦宇毫無顧慮的敲打着他。反正,他是水影,霧隱老大,有資格有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