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穿書,竟然成了溫氏三公子
穿書,竟然成了溫氏三公子 連載中

穿書,竟然成了溫氏三公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喵北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喵北 溫燁 遊戲動漫

溫燁,是一位熱愛小說的男孩子
偶然的一次機會被系統選上,穿入書中
本以為會是什麼名門正派,誰知道竟是書中的前期反派,岐山溫氏! 「老天,你不是故意整頓我的吧?」 系統冒出來,上面顯示幾行字 「宿主已經形成,後期發展將記錄
」 「宿主靈力,封頂封頂封頂」 「宿主人緣,差差差」 溫燁看着那幾行字抽動了幾下嘴巴 「這…能力高不就好了!管他人緣差還是什麼,爭取把岐山溫氏扭轉成正派吧!」展開

《穿書,竟然成了溫氏三公子》章節試讀:

第7章 斬祟(1)


由於計劃的失敗,溫若寒氣急敗壞,但還是井序有條的安排其他事情。而這件事的功勛者-溫燁,也成為了拯救蘇氏的一位英雄。

可好景不長,蘇氏宗主轉變思路,將矛頭指向溫燁,說是

「溫氏是來談和的,正因為溫燁插手惹得岐山溫氏雷霆大作,想要把蘇氏滅門。」

溫燁也是有口難辯,就沒有暴露上次行蹤和身份。他在一間客棧喝茶聽曲,忽然間聽着小販說

「岐山溫氏盛世名門,能看上蘇氏是他的福氣,竟然還想集結眾仙門圍剿不夜天。」

另一個人道

「這話說的,你覺得四大家族能夠與他小小蘇氏聯合?那豈不是給自己家族找麻煩嗎?」

小販道

「是啊,姑蘇藍氏;雲夢江氏;清河聶氏;蘭陵金氏。雖然能力強,但不及岐山溫氏十分之一,他們都要保護不了自己家族了,更別提保護下宗門」

溫燁被他們的話吸引,不禁問道

「這些天,可是發生了什麼?」

小販看了一下溫燁,道

「公子看樣子也是名門世家,姑蘇藍氏出事了,都不知道?這消息沒入您耳?」

溫燁聽到姑蘇藍氏出事,瞬間慌了,追問道

「可否告知發生了什麼?」

小販道

「哎,收納蘇氏失敗後,溫宗主又把視線放到了姑蘇藍氏,趁三公子不在竟然將姑蘇藍宗主氣的一病不起,甚至還想火燒雲深不知處」

溫燁聽到這個消息瞬間坐不住了,道了謝急忙趕了回去,正好聽到他們在議論如何將姑蘇藍氏收入手中。

氣的他上前掀了桌子,溫若寒並沒有感到驚訝和生氣,反而笑臉相迎

「燁兒脾氣還是這麼大啊,怎麼了?」

溫燁見他揣着明白裝糊塗就氣不打一處,怒道

「我說過,上五大宗主同氣連枝,您為什麼還要抓着他們不放!?」

溫若寒不當回事,而一旁的溫旭就急了,一拳將溫燁打的連連後退。

「溫燁,我念你是我三弟,不對你痛下殺手,但你若是再耽擱父親的計劃,我定會讓你後悔。」

溫燁碰了一下被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但他依舊不退縮,竟然出了奇的反擊,甚至將溫旭打倒在地。

這時,溫若寒竟然笑了起來,拍掌叫好。

「本座的燁兒,終於開始反擊了。」

溫燁道

「父親,請停手」

溫若寒雙手背後,眼神堅定的看着他。

「燁兒,你應該知道為父的心意。強者為尊,這是不變的江湖規矩,天下是一手打下來的,你若不打,那定會有人將你剷除。」

溫燁沉默了,溫若寒繼續道

「並不是所有人,你善待他,他就會善待你。就像前幾日,一位神秘人偷襲了溫晁,他又輪到了什麼下場?被蘇氏命為愛管閑事的人?還是,挑起仙門爭鬥的人?」

空氣寧靜的可怕,溫旭這時起來,再想打過去卻被溫若寒攔着,凌厲的眼神像要殺了他一般。

「阿旭,你還覺得丟臉不夠嗎?」

溫若寒又看向他。

「這些日子我不會對各宗門下手,你也少擔心了。散了吧」

姑蘇藍氏這邊,藍啟仁看着躺在床榻上虛弱的清蘅君,心裏非常不是滋味。藍忘機與藍曦臣在離床沿不遠處站着,面部變化非常大,兩人幾乎同樣的狀態。

「岐山溫氏又有動作了」

藍忘機道

「集結各宗親眷子弟,尋找千古凶獸,為溫三公子做成人禮」

藍啟仁手指撫摸鬍鬚,嘆息道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藍曦臣,拱手道

「忘機在前幾天對抗溫晁受了傷,這次就由曦臣去吧。」

藍啟仁道

「也別無辦法了,曦臣,此去一定要小心。」

藍曦臣點頭離開,旅途中遇到了一樣趕往岐山的雲夢雙傑,幾人碰面卻無話可談。一路上的沉默,直到到達目的地,魏無羨開口

「溫若寒還真是想一法是一法。」

江澄附和一聲,藍曦臣也無能為力

「溫若寒神功已成,你我合力都無法傷他分毫。」

眾人一籌莫展,溫燁從階梯下來。看着站成一排的幾人,還有一些不認識的子弟,心裏非常愧疚。

「父親,我想和他們一起。」

溫燁指了指認識的幾人,溫若寒若有所思,可他對溫燁得疼愛又有目共睹,只好答應下來。

所有人整頓出發,路上有說有笑,溫氏弟子的話都當了耳旁風,畢竟隊伍里有一個他們的頭,不敢造次。

魏無羨移到溫燁旁邊,道

「你成人禮,你爹在那時候沒給你準備?還推到了這個時間」

溫燁也不知道溫若寒在想什麼,只能搖頭表明不知道。

「父親說是為了彌補我的成人禮,其實另有預謀,可他生性多疑,我再問也問不出什麼。」

江澄道

「還能什麼,不就是想給我們一個下馬威。」

魏無羨推了一下江澄,幾人再次拌嘴,溫燁只能無奈淺笑。藍曦臣開口

「溫公子,此去怕九死一生,上古凶獸殘暴無比。」

溫燁也想到了這一點,笑道

「放心吧,曦臣兄。我會保護你們不受到傷害」

很快到達一個洞口,一名溫氏弟子跨了一步,抓來一名子弟踹了下去,溫燁這可看不下去,下馬也將那位弟子踹了下去。

「這些人都是本公子的朋友,你們不仁就別怪我不義。小心點」

眾人陸陸續續順着繩子下去,洞中別有洞天,大的能裝下一座房子。不遠處有一片水域,水域中屹立一座小山包。

幾人搜尋並沒有找到什麼上古凶獸,甚至連一個邪祟影子都見不着。而溫燁明白,此時的凶獸就在眼前,水中那小山包就是凶獸的殼

突然,不知誰喊了一聲。沉睡在水中的凶獸被驚醒,整具身子出現,驚到了所有人。

「屠戮,玄武」

聽到「屠戮玄武」四個字,所有人慌了,有人還想順着繩子爬上去,可那屠戮玄武完全不給機會。

抵擋許久,雖然沒有沒有人死亡,但受傷的人卻很多,就連靈力雄厚的藍曦臣都被震退數米,口吐鮮血。

溫燁也第一次有種接近死亡的危機感,雖然書靈有復活的能力,但也只能夠三次。

「難不成,要交代在這裡了嗎?」

書靈聲音傳來,溫燁頓時也明白了。他看向藍曦臣,問道

「曦臣兄,可會弦殺術?」

藍曦臣一怔

「溫公子,怎麼知……」

溫燁不聽廢話,又重複了一遍,藍曦臣也點頭表示會。

「好,魏兄,江兄。我們牽制住這傢伙,曦臣兄,接下來交給你了。」

魏無羨與江澄面面相覷,應聲拔劍,與溫燁一起幫忙拖延時間,藍曦臣則是布陣。

溫燁內心

「很好,雖然與文中不同,但能親眼目睹弦殺術,這輩子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