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靈氣入侵:不夠再來三劍
靈氣入侵:不夠再來三劍 連載中

靈氣入侵:不夠再來三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故良貓 分類:都市

標籤: 仲槐序 余清和 都市

單女主 護犢子 聖母是個什麼玩意? 石頭:阿燁你低着頭也很可愛呢
我很欣賞……啊!錯了錯了……我錯啦! 葉哥:周哥果然是個講究人,小弟失陪,先走一步,下次請你喝酒…… 綾姐:今天你對待老闆的態度我不想再看見第二次
周老大:可惜了朱少,想來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裏咱倆都不能當本家嘍
老方:出來吧,朋友,或許你該告訴我你的目的
小柔:我們真的只是一家事務所嗎? 小柒:有沒有一種可能老貓其實真的就是一隻貓呢? 老貓:時間雖然不善言辭,但好在世事也不總是隨之變遷,即使身處這命如草芥的人間,你在我心中又何止四年
作者:單身狗進來吃席!展開

《靈氣入侵:不夠再來三劍》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仲槐序


蘇歷二十三年一月下旬,地處辰國北部的山城已經迎來了今年的第一場雪。

一隻不知名的飛鳥掠過銀裝素裹的城市,落在山城靈能大學競技場的圍牆上,不等它好好梳理自己雪白的羽毛,就只見一道銀光迎面射來。

下一秒,它身首分離的屍體便栽落在圍牆外的雪地上。

而銀光在繞了一圈後又以極快的速度折回,並落入一名身着白色風衣,戴着白色禮帽的男子手中——竟是一柄銀光閃爍的小巧飛刀。

而就在他身前不遠處,是一個即使半跪着也如鐵塔一般雄壯的漢子。

漢子單手撐地喘着粗氣,上半身被飛刀劃破的藍色訓練服在身上大塊肌肉的壓迫下幾乎支離破碎,肩部傷口不時冒出的鮮血沿着胳膊流至手腕處,並滲入手上包裹着的岩甲之中。

「承讓。」說著,白衣男子優雅轉身的同時從風衣內袋取出一條潔白的手帕,緩緩擦拭着手中飛刀。

微不可查的,他的手竟在顫抖。

下一秒,「葉離非我愛你,我要給你生猴子!啊啊啊……」看台上響起的尖叫聲宛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般瞬間摧毀了葉離非僅剩的一絲矜持。

他猛然摘下禮帽甩向觀眾台引得幾人哄搶的同時腳尖點地原地自轉獻上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飛吻配——花痴少女什麼的,最棒了!

「多謝!」瓮聲瓮氣的聲音響起,元磊抖落手上岩石,艱難起身抱拳,摸了摸自己脖頸處新添的傷口後,迅速轉身朝反方向走去。

一方面那裡有醫護人員在等着他,另一方面,葉離非這個騷包,實在是讓人沒眼看,而且他穿着那件白色風衣真的太像保鏢了,他怕一會兒自己忍不出笑出聲來又挨兩刀。

「二零級大四上學期期末考試最後一輪,楊燁對陣仲槐序,請兩位同學準備入場。」

主考官話音剛落,一道火紅色的身影便從候考室衝出並躍入場中。

黑色的長髮被簡單紮成高馬尾,緊身的作戰服勾勒出女孩曼妙的曲線,高筒戰靴包裹着修長的小腿,後心處延展至身體各個部位的銀色紋路流淌着迷人的光澤。

這份無與倫比的高貴和神秘感已經讓看台上的眾紳士一度血脈賁張,更不用提那張精緻的面孔和動人的雙眸……

擔架上的元磊僅是沒忍住回頭瞥了一眼便噴了身旁的護士一身血。

沒有理會四周此起彼伏的口哨聲,楊燁只是默默站着,同時開始調動靈能,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進入最佳臨戰狀態。

她很清楚眼下這場戰鬥的獲勝機會幾乎渺茫,可父親曾經說過:即使結局註定是失敗,但在此之前也要抓住一切可能成功的機會,畢竟放棄永遠比失敗更加可恥。

所以哪怕對手是仲槐序,是那個山城異能大學有史以來唯一一個在校期間就被戮天司和滅天司搶着要,據說兩位司座還差點為此大打出手的人,她也要拼上一拼。

「所以你是在走神嗎?」溫淳的嗓音在她身後響起。

什麼時候?來不及為自己的大意懊惱,楊燁果斷一個擰身,凝聚並甩出火球的同時抽身後翻,試圖藉此機會拉開和仲槐序的距離。

誰知對方只是側身避開了火球,卻沒有做出任何追擊的動作。

在退到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後,楊燁這才定睛看向遠處那人。

他只是隨意地站在那裡,單手拄着一把制式的合金長劍,看向自己的眼神毫無波瀾,只有身上一襲黑色大衣的衣角隨風舞動着……

不對,哪來的風!?楊燁大驚失色,要知道時間已經臨近中午,加上四周高聳的圍牆,此時的競技場內或許有風,但絕不足以吹動厚重的大衣,那麼答案只有一個了——靈能波動!

想到這裡,楊燁沒有絲毫猶豫,右手凝聚一顆爆裂火球向著地面按去。

「轟隆」一聲,藉著火球爆炸產生的衝擊波,楊燁騰空而起。而就在她剛剛站立的位置,三道劍氣已然撕裂了地面,還有一道巨大的劍氣,橫着切開了她身後的一面牆壁。

四劍!?觀眾席一片嘩然,所謂旁觀者清,他們眼中的仲槐序明明只揮出了一劍,一記橫掃而已,可為何會有四道劍氣斬出?

就連抱臂站在甬道處耍帥的葉離非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這是新的異能技么?自己怎麼沒見過。

空中的楊燁趁機又是一顆爆裂火球擲出,這次的目標赫然正是仲槐序,而她迅速落地之後雙臂一振,兩團橙色的火焰便憑空出現並沿着她身上的銀色紋路燃燒起來。

仲槐序只是輕輕提劍上撩,火球便在不遠處被切開,在劍氣的壓制下它甚至都還沒有來得及爆炸,便化作了一團無主的靈能,不待逸散開來便被一道橙色的身影衝散。

此時的楊燁在橙色火焰的加持下提升了數倍的移動速度,所過之處儘是灼熱氣息。一瞬間便沖至仲槐序跟前的她右眼流光一閃而逝,視野中那人便蒙上了一層緋色微光。

她隨即一拳遞出,周身的橙色的火焰彷彿有靈性一般聚集起來,並迅速變得凝實。

興許是眼花了,有那麼一剎那,楊燁竟覺得眼前這人似是成了虛幻。

心神搖曳間,她的拳頭就結結實實地砸在了那柄包裹着無色劍氣的合金長劍上,橙色火焰四處迸濺。

訝然抬頭,近在咫尺的,正是右手反手握劍並用左肘頂住劍身的仲槐序,透過鏡片,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仔細看去,其中似有深淵。

「鎖定技用的還不熟練。」這樣的話語從這個人嘴裏說出來只讓人覺得信服。

環繞着二人的是在劍與拳的碰撞下逸散開來,又很快折返的數道牽引着橙色火焰的劍氣。閉目感受了一下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融合之後產生的強大氣息。

下一秒,楊燁鬆開拳頭,低下頭。

「我輸了。」

不同於葉離非的受人追捧,仲槐序獲勝時場中一片寂靜,看着還呆站在原地的楊燁,眾人都忍不住揉起了眼睛:就這麼輸了?

他們有想過楊燁會輸,但沒想到會輸的這麼……輕易?學院綜合實力排名第二和第一的差距真的有這麼大么?!

楊燁努力平復了心情,一抬頭卻發現那人還沒走。

「調整好了?」仲槐序開口問道。

「呃呃……姑且算是調整好了。」楊燁看着眼前這人,不禁有點迷糊:這位素來以沉默寡言著稱的大神居然在……等她?

不等她開口詢問,只見大神從插袋中取出一個信封,居然還是粉色的,什麼鬼啊喂?!

「伸手。」語氣平淡卻帶着一絲不容置疑的意味。

楊燁獃獃伸出手,明顯還沒回神。

「元磊的,他很好。」聲音不大,但在競技場內卻很是清晰。

把信送到並成功完成室友「請務必幫我說幾句好話」的委託後,仲槐序轉身走出了競技場,全然不顧他今日這番舉動到底在校內引起了多大轟動。

第二天,一篇名為「高冷劍神考場傳情只為當月老」的帖子引爆了學校論壇。

昨日期末考試,校榜第一仲槐序竟兩劍碾壓榜二楊燁女神,並替舍友元磊遞上情書一封,當真是一人牽得紅繩去,兩劍仙子下凡來啊!

一時間,回帖紛紛揚揚:

「辰國好室友!我但凡有一個這樣的室友,早都老婆孩子熱炕頭了!」

「樓上別灰心,給你看個小丑.JPG。」

「元磊是誰的部將?竟敢與洒家搶楊妹妹,吃俺一棒!」

「什麼四大名著?」

「三樓別急,事情反轉了.JPG。」

「咱就是說,有沒有一種可能,這封情書同時傷了兩個人的心呢?」

「樓上什麼耽美三角戀?」

「呔,六樓豎子,安敢壞我道心?」

「哇,男神不愧是男神,就連面對燁女神都那麼高冷,真是讓俺熱血沸騰啊!」

「YUE~九樓是個什麼品種的花痴?」

「樓主這打油詩……玩尬的是吧?」

「我的評價是:就特么離了個大譜!」

……

「楊校,交易完成了,您的女兒目前精神力純粹,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有失控的可能,所以我的實習證明?」

瑤光樓校長辦公室內,仲槐序看着眼前陷在按摩椅里神色慵懶的男人問道。

男人一頭黑色寸發,只是鬢角有些發白,裹着一件灰色棉服,手裡捧着茶杯,正是山城靈能大學的校長——楊牧。

「唔~年輕人不要着急,證明已經簽好了,只是這個元磊和燁兒的事……你是不是該給我個合理的解釋呢?」楊牧看着眼前的男孩,半是欣慰半是惱火。

這小子不喜歡自己的燁兒也就算了,還幫別人去追,怎麼著,真就己所不欲便「施」於人唄,真是一點沒把自己放在眼裡啊!

「這件事,希望您能讓他們自己來處理。」仲槐序這一本正經的發言倒是把楊牧給氣樂了。

他正欲發作,只聽得這小子又說道:「作為交換,我會徹底治好您的女兒。」

此話一出,楊牧一下子又沉默了,他看向仲槐序的眼睛並成功從中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好,有你小子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拿好,這是你要的實習證明,半年後記得回來參加畢業典禮。」

「行吧,趕車,回見。」仲槐序轉身出門。

楊牧:「……」

……

「啊!粽子你大……」校醫處的病床上,剛剛刷完論壇的元磊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

可還沒等發泄完心中的憤懣,他的聲音便戛然而止。

「大塊頭,鬼叫什麼呢?」走進來的居然是身穿白袍,手提醫藥箱的楊燁!

而此時的仲槐序,已經踏上了回家的列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