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斬妖榜首,是妖魔之王
我,斬妖榜首,是妖魔之王 連載中

我,斬妖榜首,是妖魔之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夢中情歌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夢中情歌 遊戲動漫 紀夏

【無敵流 爽文 神話復蘇斬神 微日常】 東京之上屹立兩座巨碑,一座妖魔榜,一座斬妖榜
紀夏,立川高中二年級生,一位默默無聞的斬妖人
沒人知道他還有着另外兩個馬甲—— 除妖榜第一,太蒼
妖魔榜第一,域外天魔
. .. 五年前,妖魔榜上一頭名為域外天魔的大妖橫空出世,力壓數千妖魔,出現在榜首位置
同樣五年前,神秘斬妖人太蒼,斬殺妖魔榜榜二暗裔刀魔,躍居除妖榜榜首
所有人都在猜測,太蒼何時斬殺榜一大妖
癱在沙發上喝着冰闊落的紀夏:「啥玩楞,我斬我自己?」展開

《我,斬妖榜首,是妖魔之王》章節試讀:

第7章 年度恐怖電影《貞子》


「受害者?」

「嗯,據觀察,最開始的癥狀為深層昏迷,六小時後會轉為淺層昏迷,直至蘇醒恢復意識,

但就算徹底清醒,他們還是陷入強烈的精神萎靡,好像一夜之間沒有了世俗的**。

明明醫院的腦部CT沒有任何異常,整個人卻完全自閉,對任何事都表現得頹喪,而且沒有任何關於神久小姐的記憶留存。」

「有人推斷,這是神久小姐對那些貿然接近她的人的警告,但真相如何,暫且還無人知曉……」

紀夏忽然注意到一個漏洞:「等等,既然沒有人記得,那麼神久小姐的傳說是怎麼傳出來的?」

「哦,這個嘛……」張翔拿過他的手機,打開了一個博主的空間,點開最近一條動態。

「這是其中一位受害者失憶前發的動態,你看看。」

內容很簡單,只有一句話。

「很開心,今天遇到了可愛的JK神久小姐呢,大家有沒有推薦去玩的地方呢?歡迎在評論區留言哦。」

配圖是一張穿着潮流外套的黃毛青年對着鏡頭比耶的自拍。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伸出來的兩根手指恰好擋住了身後公園長椅上女生的大半個臉蛋。

只能隱約看見對方那溫柔的笑容,以及被微風吹起的黑色髮絲。

張翔道:「那天過後,這位黃毛仁兄現在還處於自閉狀態呢,完全不記得這回事。」

「有點意思。」

紀夏如此評價。

在這時,教室里突然走進來幾個人把他圍住。

大冢志雄一行人帶着其他班級的「朋友」走到他的面前。

雨宮尤禮也在旁邊憤惱的看着他。

沒完沒了了。

紀夏有些煩躁。

「有什麼事嗎?」

大冢志雄死死盯着他,臉龐不時抽搐一下。

紀夏下手很有技巧,他的臉看起來沒有傷腫,其實肌肉神經是一陣陣的抽痛。

「下午放學,天台見,我們要好好跟你「道個歉」!」

大冢志雄咬牙切齒的說完,轉身離去。

「喂,紀夏啊,你打算怎麼辦?」武和平太皺眉:「他們肯定是打算放學揍你一頓出氣啊。」

紀夏平靜的搖頭:「沒事,我不怕收拾。」

武和平太被這句話噎住了,搖搖頭不在多說。

紀夏則繼續淡定的玩起手機,看起了各種怪談。

張翔的解說讓他對東京的都市怪談有了幾分興趣,正好找來看看打發時間。

至於大冢志雄?

他完全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孩子不乖,放學後揍一頓就好了。

這次是對方挑起的,小泉老師也不能多說什麼吧。

時間飛速流逝,中午的放課鈴聲響起。

其他同學陸陸續續離開教室去吃午飯,紀夏也從手機收回目光,起來伸了個懶腰。

一不小心看入迷了,連續看了三節課都市怪談,有點勞累。

「翔,你帶便當了嗎?」

「沒有,我媽媽給了錢,讓我自己去小賣部解決。」,張翔掏出幾張紙幣:「你呢?」

「太棒了,我也是!」武和平太興奮道。

隨後他腦袋探向紀夏這邊:「紀夏,一起?」

張翔也開口了:「走唄,我們正好聊聊都市怪談,我注意到你看了一個上午哩。」

紀夏無所謂的點點頭,覺得這兩貨有點意思。

雖然他倆跟自己關係一般,但可以看出神經比較大條,待人挺熱情的。

要是其他人,發生這種事害怕受到牽連,肯定早就和他扯清關係了吧。

「走走走!」武和平太大手一揮:「立即出發!去晚了美味的奶油麵包就賣空了!」

除了自帶便當,他們還有兩個選擇,去食堂就餐,或者小賣部搶購麵包。

「張翔,我有個問題想請教。」

走在校道上,紀夏開口問道:「我注意到,都市怪談原本只是被杜撰出來,一群人圈地自萌的成果,極其小眾,怎麼最近突然這麼火了?」

確實有點火爆,剛剛路過十位同學裏,就有兩三位在討論都市怪談的傳說。

「我知道我知道!」武和平太搶先回答:「是五天前上映的《貞子》的原因!」

「沒錯!」張翔贊同道:「這部由都市怪談「阿貞」改編的恐怖片,質量奇高,絕對是近五年,不,十年里的最佳作品!

《貞子》在東瀛府的爆火,順帶吸引了大批人對都市怪談起了興趣,很多年輕人聚會的話題都少不了都市怪談……話說紀夏你竟然不知道?」

「貞子……」紀夏低聲呢喃,不知道想些什麼。

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了一下,打斷了他的思緒。

打開看了一眼,有人通過班級群添加他的line。

「雨宮尤禮嗎……」這樣想着,他點開信息。

不是雨宮尤禮,而是蘇溪晚。

不過想想就明白了。

他已經成了蘇溪晚的房東,對方是他的租客,互相加個line好友是正常的。

點了接受,他打開聊天界面,發了一個打招呼的表情包。

很快對面回復了。

【蘇溪晚】:「下午放學後,要幫忙嗎?」

紀夏有點意外,他和蘇溪晚雖然是同班同學,但也只是昨天在舊校區有點交集,然後非常巧合的變成了租客與房東。

僅此而已。

嚴格來看他們的關係也就比陌生人好一點,想不到對方竟然主動提出幫忙。

着實讓他有點受寵若驚。

【紀夏】:「感謝,不過不麻煩你了,我會解決的。」

【蘇溪晚】:「嗯。」

【紀夏】:「放心,不用太長時間,不會耽擱你下午搬家的。」

對方沒有再發信息,紀夏也關掉了手機。

蘇溪晚的意思他明白,她知道他是斬妖人,而就算是弱一點的斬妖人,獨自對付十幾個成年壯漢也是沒有問題的。

她口中的幫忙,應該是通過非武力的方式來解決。

但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氣,大冢志雄和雨宮尤禮有錯在先,還不停的對自己挑釁,不教訓他們一頓,紀夏感覺今晚睡覺都睡不香甜。

很快三人來到小賣部前,正要進去,紀夏突然感覺到一些視線。

扭頭望去,不遠處空地的櫻花樹下,蘇溪晚坐在長凳上面向這邊,小口咬着手裡的麵包。

微風拂過,一瓣櫻花落在她的肩頭,她美麗的紫色長發和裙擺也輕輕揚起,青春洋溢。

紀夏與她對視,微笑着點點頭,隨後便往小賣部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