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開局贏了村霸老婆
開局贏了村霸老婆 連載中

開局贏了村霸老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第四架馬車 分類:都市

標籤: 周旭 柳馨萍 都市

【末世、搞怪、腹黑、爽文、輕鬆、無節操】 地球迎來了靈氣復蘇,太陽即將走到歲月的盡頭,人類開始了漫長的遷徙旅程
鄉村青年周旭覺醒情緒系統,從惡鬥村霸開始、到學霸、市霸……所有攔在路上惡霸,統統掃進了太平洋
專治不服,將村子遷徙到永恆新球,從此走上人生巔峰!展開

《開局贏了村霸老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輸不起就別玩


夕元949年12月。

大平村,晚上12點整。

整個村子萬籟俱寂,蟋蟀聲時有響起,偶爾一陣寒風吹過,樹木沙沙作響,反而襯托着這個寧靜的夜晚。

村長家中一廂房內,煙霧繚繞,喊聲,吆喝聲,此起彼伏,比農村趕集還熱鬧,片刻之後又回歸了安靜。

「這一把賭得太大了!」

「是啊,都快五萬塊了。」

「沒看到旭子都受不了暈過去了!」

「這兩人太猛了,還是胖子贏了。」

「三條9,QJ三條8,呵呵傻憨子也是夠倒霉的。」

所有人都貪婪地看着桌上堆起來的大摞鈔票,吞着口水,恨不能據為己有。

周旭躺在沙發上,緩緩睜開了雙眼,周圍圍着一圈人,沒有一個人是認識的,有些迷茫。

這是在哪裡?

他慢慢地坐了起來,打量着周圍的一切。

屋頂吊著蓮花式燈具,燈光有些刺眼,窗帘已經拉起來了,房間里十來個人,臉上都是滿臉興奮。

一張自動麻將機被移到了牆角,房子**,十來張木椅子圍着一張古式茶几,上面堆滿了鈔票。

他有些明白了,這些人聚眾賭博啊!

「傻憨子,別特么地裝死了,趕緊過來。」

一聲吼叫把周旭驚醒過來,伴隨着一股陌生人的記憶,也衝進了腦海里,讓他的腦袋有些微痛。

原主也叫周旭,今年21歲,性格老實木訥,五歲的時候父母雙雙離去,雖然還有個叔叔,但是不願意收養他。

爺爺要把周旭留在身邊,嬸嬸郭桂香趁機就把兩人趕了出來,爺爺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

平時也沒有什麼收入,靠着幫人放放牛,看看鴨做點短工,艱難的維持生活。

周旭由於生長環境的原因,導致性格孤僻,平時也不喜歡說話。

同村的年輕人看不起他,對他經常是拳打腳踢,是年輕人練習的沙包,就連打招呼的方式都不是說話,而是動手。

要麼一拳砸他腦袋上,「傻憨子,又去看張美英了?」

要麼一腳踹在他身上,「傻憨子,爬張美英窗戶去了?」

原主也不敢還手,經常從地上爬起來,拍着身上的灰塵,趕緊走開了。

周旭回憶到這裡,有些無語,這都弱到什麼地步啊!

估計村裡90歲的老太太都能給他來兩腳!

因為這事,爺爺也是經常地長吁短嘆,上門去過幾次,想要討個說法。

有的人看他年紀大,不想惹麻煩,說兩句自家的孩子就完事了。

有的就直接將祖孫兩人用掃帚打走,爺爺因此還受過幾次傷。

事情久而久之,習慣養成了,大家也就不當一回事了。

所以,村裡發生了口角,都不再用王八蛋,龜孫、蠢貨之類的,改用他的外號——傻憨子,這更能羞辱人。

兩年前,相依為命的爺爺去世了,就和外村的青年出去打工了,已經兩年沒有回過村裡。

今天剛從陽市的工地回來,因為接到了兩個電話。

一個是村支書打來的,建高速佔了自己的田地,讓他回來簽合同領補助款。

另外一個是自己暗戀的張美英,突然告訴她,家裡準備招他做上門女婿。

周旭滿心高興的往家裡趕,剛到村口就被村霸周東來一伙人截住了。

當然,沒有像以前一樣,見面就一拳砸腦袋上。

而是拉着他到了鎮里的飯店,又是喝又是吃的,弄得好像歡迎宴會一般。

周旭不明就裡,周東來什麼時候這麼客氣?

開始還保持着警惕,架不住人多,被強行灌了不少的酒,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周東來就提議開賭局,玩**。

已經頭昏眼花的周旭,稀里糊塗的就被推到了賭桌上。

等他酒醒的時候,周東來,麻子,猴子,一伙人是連蒙帶騙,把他身上的所有的錢都贏走了。

最後一局更是扔進去了一萬多塊,讓人腎上腺激素飆升,最後還是輸了。

兩年辛苦攢的三萬塊錢都沒有了,張美英也娶不成了。

原主心臟承受不住,一命嗚呼了!

周旭梳理了一下原主的記憶,這明顯是個局啊!

不過原主似乎是被強行拉進這個套。

「憨傻子,沒有死吧,沒死就繼續。」

周東來三角眼盯着周旭,今晚的目的可是傻憨子的補償款,向邊上的麻子、和猴子幾個人使了一個眼色。

幾人會意,半拉半拽把周旭按坐在椅子上,這是要把原主玩死的節奏啊!

不過老實巴交的原主,已經被玩死了!

這還是一群人嗎?這是一群人渣啊!

竟然強行拉着人賭博的!

人家兩年攢下的三萬塊錢,他們半個小時就給扒拉走了,那都是工地搬磚,扛水泥,洗盤子辛辛苦苦掙來的。

周旭已經出離了憤怒,這群該死的畜生,現在還要拉着人繼續賭下去,顯然就是奔着補助款來的。

「特么地,你們兩個狗腿子,按着勞資幹什麼?」

周旭一把甩開麻子和猴子,起身活動了下身體,剛剛適應過來,力氣也回來了點。

「你特么 ,找死啊!」

「勞資,**丫的。」

周旭就沒有慣着別人的毛病,立馬就給了麻子一巴掌,還以為是以前的周旭呢!

「啪」

再想抽猴子的時候,他已經跳開了,這孫子躲得倒是挺快,怪不得外號叫『』猴子『』。

也就剩一張嘴,還要乾死別人?

周旭指着被打的麻子,直接懟了回去。

「嘴巴吃大便了,這麼臭。」

所有人都是吃驚的看着周旭,這個還是以前那個傻憨子嗎?

都敢動手打人了?

也沒聽說他有什麼變化啊?

都已經同他一起打工的人了解過,還是老樣子啊!

麻子指着周旭,一臉的扭曲,五官已經變形了。

「你……咱們走着瞧。」

「靠,特么的,你還敢動手。」

「干他丫的,這孫子出去兩年,還拽起來了!」

……

這個時候和尚有些看不下去了,站了出來,周旭的記憶里,這人是唯一不用拳頭和腳跟自己打招呼的。

「胖子,要不今晚就算了吧。」

周東來怎麼能罷手,揮手打斷了和尚繼續說下去。

「憨傻子,你要動手,最好先掂量掂量這是在哪裡?是不是輸不起啊?」

「對啊,是不是輸不起啊,輸不起就別玩啊!」

「憨傻子,你不想活了嗎?」

周東來倆兄弟看到小弟受辱了,還是在自己家裡,心裏有些不爽。

雖然贏了不少錢,小弟的情緒也要照顧,不然以後誰跟着你混呢?

其他的小弟也是再次出聲,吆喝着要抽周旭一頓,打架他們最不怕了。

周旭沒有理會幾個狗腿子,看着周東來兩兄弟,現在先離開再說,這裡是他們的地盤,報仇的事,來日方長。

「胖子,幾萬塊錢勞資還輸得起……」

周旭還沒懟完周東來,腦海傳來一聲脆響。

讓他有些驚喜和意外,系統來了嗎?

難道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讓自己來收拾這群禽獸的!

「叮,

檢測到宿主情緒波動比較大,系統正在啟動。

系統已經完成啟動,請宿主前往屬性面板自行查看,並接收新手禮包。」

周旭向門口走去,他急於查看系統的情況,沒有管屋子裡的各種聲音。

「憨傻子,你還真輸不起啊!這就不玩了?」

周東錢着急起來,今晚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呢?周旭的高速補助款不贏過來,那就可能壞了自己的事情。

周旭回頭看了眼周東錢,勞資系統在手還能怕你,等下把你兄弟倆的底褲都贏過來。

不,不,一個大男人的底褲贏過來幹啥。

「上廁所不行啊!」

【來自周東來的怒怨值+100】

【來自周東錢的怒怨值+100】

【來自周國棟的怒怨值+100】

【來自林永輝的怒怨值+50】

……

周旭恍然明白,系統原來是這麼用的。

和尚和周旭的交集也不多,剛才是看着他可憐,說了那麼一嘴,看到他走了,還以為他要回去,心中也釋然。

可沒想到竟然是上完廁所,還要賭下去,不禁搖了搖頭。

「阿旭,別賭了,回去吧!」

周旭看了一眼和尚,等下還需要他助力,向他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走出了大門。

知道院子里的廁所位置,徑直走了進去,用意念進去了系統裏面。

原來是負面情緒收集系統,只能收集負面情緒,偶爾系統會有任務發佈,並獲得獎勵。

周旭打開了自己的屬性面板:

宿主:周旭

性別:男

年齡:21

體能:40

技能:0

怒怨值:550

屬性面板角落有個新手大禮包。

關閉屬性面板,就是一個幸運大轉盤,1000點怒怨值抽一次,下面是購物按鈕,點開之後就是各種分類的購物欄。

先用意念打開了新手禮包:

一張10*10*10的空間符(可升級)

一枚洗髓丹

一本詠春拳譜

一把太陽神劍(可升級)

一張千術技能卡(永久)

一次十連抽抽獎券

青陽經(第一部)

周旭有些發懵,新手禮包實在豐厚,而且是想什麼就來什麼!

千術技能卡,應該是系統檢測到自己所處環境,特別加上去的吧。

再次查看了物品,心裏挺滿意的,都點擊了學習和應用。

身體現在輕盈又充滿力量,連常年重活落下的隱疾都治好了。

詠春拳的拳意,各種千術在周旭的腦子裡立馬進行了融會貫通,讓他信心滿滿。

青陽經總共有三部,練體,練氣,煉神。

主要以吸收天地靈氣,提高自身修為的功法,來源這些都有詳細的介紹,有時間再研究。

周旭已經拿到了青陽經的介紹和第一部的內容。

青陽經第一部主講鍛體,橫向淬鍊肉體,分九段,由外到內。

但不是一蹴而就,只是功法的介紹而已,得靠自己修鍊,這讓周旭遺憾不已。

不過也讓周旭明白了,這個世界果然不一樣!

後面兩部,系統並沒有把內容給他,等有時間再問問系統吧。

回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資產,也是心懷大尉。

原主,你安心去吧,你的仇、你的屈辱,我都給你報了!

打開衛生間的大門,就走了出來,就看見二樓窗戶透出燈光,一個女人的身影印在了窗帘上,這應該是周東來的老婆吧!

想不到周東來這個死胖子,還能娶到身材這麼好的老婆。

有錢人,始終掌握着社會更多的資源,還是優質資源!

周旭大步踏進了原來的房間,這難聞的味道,讓他好一會兒才適應過來。

「上一次廁所這麼久,你是不是女人啊!」

周東錢心中不爽,剛才幾人憑運氣玩了幾把,全是他輸了,都怪這該死的傻憨子,早點回來,勞資也不用輸錢啊!

周旭瞟了一眼周東錢,這孫子怕是不知道,因為這句話有人被砍死過吧。

「誰讓你家廁所那麼臭,都不能進人。」

周東來打斷還要繼續BB的弟弟,贏錢要緊。

「傻憨子,別理他了,趕緊上桌。」

周東錢剛才被懟心裏不舒服,撇着嘴,一臉的諷刺。

「你還有錢?要不要哥借錢你翻本啊?」

周旭知道,這是開始下套了,就是讓自己不停的借錢,直到補償款借沒了,他們這些人才會停手。

也不以為然,等下就有得你哭的時候,還想着贏勞資的補償款。

現在自己也就還有2000塊在一張卡里,這張卡是爺爺留給他娶媳婦用的。

沒有辦法了,只能借老人家的錢一用了,這也是為他孫子報仇,想來他也能理解,改天再給他存進去吧!

前面已經刷過多次卡了,這人都是有備而來,再次把卡一刷,拿到2000塊。

和尚站了起來,他不想參與這事,有些太欺負人了。

時間眨眼半個小時過去,周旭2000塊,已經變成了2萬塊,讓周東來幾人都是一陣壓力山大。

怎麼讓這孫子給搬回去這麼多了?

這樣不行啊!

「狗子,去給大夥續水啊,坐半天了。」

周旭接過狗子遞過來的水,正要喝又故意停了下來,把幾個人都看得緊張兮兮。

這演技太拙劣了,想下藥也不能太明顯了吧!

特么地,那杯口都有不明的粉末,還沒有融化。

現在基本肯定,原主的酒里肯定有問題了。

「太熱了,我去倒點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