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有不死身
我有不死身 連載中

我有不死身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王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皓 陳慶文

被惡靈掐死,被五馬分屍
被靈車撞死,被艷鬼睡死
一次一次的死,一次一次的讀檔復活
對不起,我有不死系統
「求求你再殺我一次,之前那個死法一點都不疼
」郝烏抱着漂亮女鬼的大腿賤兮兮的說道
展開

《我有不死身》章節試讀:

第八章 我家這麼有錢?


  咦?
好端端的,怎麼突然來這麼一句?
  我小聲道:「當然是因為家裡窮,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父母就失業了,我爸是個廚師,有一次因為上菜慢了一會被老闆炒了魷魚,然後一直蹬三輪送貨掙錢。
我媽的工廠倒閉後,也下崗了,只能撿破爛。
我和我姐從小都是窮過來的,不對,應該是我一家四口都是窮過來的。」
  她眼睫毛眨了眨,沒有說話。
  哎呦,看樣子是要對我動惻隱之心哦。
  如果神能可憐我一下,幫我完成任務,那豈不美哉。
  我繼續道:「一想到我爸天天拚命蹬三輪供我讀大學,我媽則每天都撿破爛我就很難過。
我以前上高中的時候,好幾次看到我媽佝僂着身子在我們學校附近撿瓶子,我都不敢想那一幕,一想到我就心酸。
我要自食其力,不能跟他們多要一分生活費。
我四歲那年,我父親郝帥給我爺爺郝健康看病花完了所有積蓄,甚至賣掉了房子,最後我爺爺郝健康還是一命歸西。
打那以後,我家房子是租的,電器啊也都是租的,甚至我爸的三輪也是租的,父母這麼多年辛苦賺錢,就是為了讓我和我姐可以讀個好大學,以後出來找個好工作,不能像他們那樣又苦又累,所以我才在學校才拚命兼職,自己也攢了點錢。」
  她哼哼道:「你不是說囊中羞澀嗎?」
  我連忙道:「我卡里攢的五千多準備過年給我爸媽買禮物的,我去網吧上網都是蹭隔壁寢室富二代陳慶文的,每次都是他請我上網,我的網費都是他幫我交的。」
  她面無表情道:「真的很心酸?」
  「那是當然。」
  她伸出玉手,手中憑空出現了一部iPhoneX,就跟變魔術一樣。
  我咧嘴道:「知道我手機不行,要送我部新手機?」
  她搖頭道:「你想多了,我只是給你看部視頻,看完你就更心酸了。」
說完,她打開手機,點開了一部視頻。
  看着視頻畫面,我不由有些熟悉,咦?
這不是我家嗎?
  是我家客廳,拍的很清楚,只見我爸郝帥正靠在沙發上看電視。
  我問道:「這視頻你什麼時候拍的?」
  「不是我什麼時候拍的,我只是想讓你看一下一個月前你姐和你父母的對話,我可是神,沒有什麼是我做不到的。」
  我沒說話,低頭盯着手機屏幕。
  畫面如下:   只見我姐的房門開了,我姐郝漂亮拿着手機從房間里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爸,不好了,我弟他窮瘋了,天天發朋友圈問哪裡有兼職,這不,明天又要去酒吧當服務員,你說酒吧那種環境,什麼人都有,我弟要是被人欺負了怎麼辦?」
  正靠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我爸抬頭看了我姐一樣,皺眉道:「她去兼職不算是正常嗎?」
  我姐搖頭道:「不行,我心疼他。」
  一個月前,我的確去酒吧兼職了幾天,不過也就是端端酒水和果盤。
  不過看到視頻里我姐臉上的表情,我心裏一暖,不愧是最疼愛我的姐。
  只見我爸呵呵笑道:「讓他去吧,多點閱歷也不錯。」
  我姐抓着我爸的胳膊晃道:「爸,你就每個月給小烏多打點錢吧,每個月才幾百塊,周六周日還不讓他回家,他一個大三學生怎麼活啊,你看跟他同齡男生都有女朋友了,我弟到現在連個女朋友都談不上,這些都跟你給他的生活費有關。」
  我爸咳嗽一聲:「漂亮,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窮啊,我跟你媽都失業了,我天天蹬三輪,你媽天天撿廢品……」   我姐翻白眼道:「爸,你別太入戲行不行,我不是小烏。」
  我爸面露尷尬道:「習慣了習慣了,其實我跟你說,我和你媽騙了他二十一年,就是為了讓他茁壯成長,不能讓他太依賴父母,他是富二代的事,希望你繼續幫我們保密,對了,你也不要偷偷給他錢。
讓他自己去兼職,去想法子,這樣他心裏會有點逼數。」
  到這裡,神將視頻暫停。
  什麼?
  騙了我二十一年?
  我頓時滿臉不敢置信。
  卧槽,我是富二代?
  這?
  神用很戲謔的表情看着我:「現在知道真相了吧?」
  我喃喃道:「假的,這視頻肯定是假的。」
  她淡淡道:「你繼續往下看。」
  此時我感覺自己的內心深處遭到了重重一擊,單純的心靈遭到了很大的創傷。
  我怎麼就變成富二代了呢?
  這肯定是神搞的鬼。
  想到這,我用質疑的目光看向了她。
  她似乎猜到了我心中所想,搖了搖小腦袋,還是那麼傲嬌:「我什麼都沒做,你本來就是個富二代,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父母在騙你。
什麼你家房子是租的,你爸蹬三輪,你媽撿破爛都是假的。
真實情況是你的父親郝帥有一個上市公司,你的母親也是一家私人醫院的院長。
你家在江北有十幾套房,國外還有幾套,豪車更是好幾輛,當然,這些你姐郝漂亮之前一直都不知道。」
  我吶吶道:「當真沒騙我?」
  「以神之名發誓,沒有。」
  我捂住心臟位置,顫聲道:「不但更心酸了,還很疼。」
  她笑嘻嘻道:「視頻繼續往下看,精彩的還在後面。」
說著,又點擊了一下屏幕。
  視頻里,我的母親梅碧淑從廚房走了出來,她滿臉笑容道:「怎麼了?
大帥,你說誰心裏有我呢。」
  我爸擺手道:「沒說你,我是說小烏他心裏有逼數。」
  我姐對我媽撒嬌道:「媽,小烏他說要去酒吧兼職,他那麼老實,要是被人欺負了怎麼辦?
你就給他打點錢吧。」
  我媽微微一愣,隨即看向了我爸。
  在家裡,一般都是我爸做主。
  我爸咧嘴笑道:「他又不傻,怎麼會被人欺負,不要把這個世界想的太壞。
至於他是富二代的事,必須等他大學畢業後才能告訴他。」
  我媽捂嘴笑道:「到時候要知道我們騙了他二十多年,會不會氣暈過去?」
  我姐看樣子快發火了,滿臉不悅道:「你們這樣有意思嗎?
在此之前,也騙了我那麼久,是不是覺得很好玩?
我在大學兼職了四年,連化妝品都捨不得買,別的女孩子過的都比我好,我和郝烏是為了這個家才兼職,而你們做為這樣的父母,跟騙子有什麼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