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重生之權臣心尖寵
重生之權臣心尖寵 連載中

重生之權臣心尖寵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蘇珩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蘇珩 顧北檸

顧北檸前世愛錯了人,導致家破人亡,下場凄涼
重生後,她立志抱穩蘇珩這根金大腿,哪知大佬他不缺腿部掛件,就缺個心尖寵,命中嬌
那就勉為其難當一當吧!...展開

《重生之權臣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6章 出局


  地上驀然之間出現了一堆花色各異的小蛇,甚至還有老鼠在眾人的裳下亂竄。

  膽子不大的世家女看到後小聲驚呼,會場內這小片的地方登時亂做了一團。

  「怎、怎麼都爬到我身上了!」宋瀾依臉都要皺成了一團。

  身體也如遭雷劈一樣愣在了原地,半響才知蹦躂一二,試圖將身上這些晦氣的東西都給抖下去。

  可惜她不知道,她身上吸引這些蟲蛇的,都是她今日自己帶來的藥粉。

  宋瀾依只想着讓顧北檸當眾出醜,她自己身上當然不會帶驅蟲藥粉,可沒想到中招的人竟是自己。

  眼看動靜越鬧越大,就連皇帝那邊的視線也都掃了過來,顧北檸垂眸,用手撫了撫自己的胸口,一副做好心理準備的表情,然後竄到宋瀾依面前,拽住她一左一右的兩道衣襟。

  「你,你幹什麼?」宋瀾依不知道顧北檸準備做什麼,難得結巴了一聲。

  顧北檸莞爾一笑,安慰道,「瀾依妹妹,別怕,我這就幫你把身上的蛇鼠都給弄掉。」

  說罷,左右用力,不太結實的衣料竟然被當眾撕開了一個大口子,緊接着那衣服就被扒了下來,連同蛇蟲鼠蟻一團遠遠扔開。

  危機雖解,可宋瀾依卻笑不出來。

  她一個女子,大庭廣眾之下被剝外裳,雖然還有層疊內衫在身,但與顧北檸當初大庭廣眾之下落水也沒區別!

  哦,最大的區別是,她沒有蘇珩迅速下場用外袍裹住她。

  「有礙觀瞻,有礙觀瞻!」

  「非禮勿視…」

  圍觀者如此說著,臊地宋瀾依滿臉通紅。

  「顧北檸!」她實在是裝不出友好的樣子了,現在只咬牙切齒地瞪她。

  顧北檸當然是裝看不懂,她很好心地掏出手帕來:「依依,我沒帶第二件外袍,你先拿手帕遮一下臉,我送你出去。」

  「大家都看到是我了,現在遮臉還有什麼用!」宋瀾依紅着眼圈怒斥。

  「這……」顧北檸適時地露出了尷尬表情,有點委屈道,「我只是想幫忙,依依你別凶我,剛剛我也被那些東西嚇壞了。」

  宋瀾依聞言眼前一黑,幹什麼?撕了她衣服竟然還要裝無辜搏同情,太無恥啦!

  這邊鬧成這樣,遠處高台上的天子便問:「底下何事喧嘩?」

  被打點過的太監畢恭畢敬地躬身回答:「似是,兩個小姐打了起來…」

  「哦?」

  面聖時故意喧鬧,不敬聖上乃是大罪,哪怕是被當眾抓起來砍了都不為過。

  趙時樾見那喧鬧的中心似乎有顧北檸在,便瞥了身邊的太監一眼。

  這太監也機靈,忙到皇帝面前跪下,「奴才剛也瞧見了,似是宋家小姐招惹了蛇鼠,顧候家的小姐幫忙整理時,不小心將宋小姐的衣裳給撕破了。」

  可惜,真相究竟如何,皇帝並不怎麼感興趣,這小太監的挽尊並沒能挽回什麼。

  皇后見皇帝不悅,忙提議道,「既如此,便讓她們去整理一二罷,莫要誤了大事。」

  皇子選妃,才是這個女兒節最大的事!

  皇帝直接道:「姑娘家不知端莊,如此放肆,攆出去便是,回頭讓兩位大人好好學學怎麼教養女兒!」

  兩個都趕出去?趙時樾可不願見這等場面:「父皇……」

  「嗯?」皇帝皺眉,警告地看了他一眼。

  趙時樾頓時低眉垂眼,只開口奉承:「父皇英明。」

  台上有了定性,台下的戲卻沒完。

  顧北檸讓春月找了件披風給宋瀾依蓋上,面上依然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

  「飛蟲和蛇鼠不會無緣無故地飛到你身上,定是什麼人嫉妒你人品好,相貌好,家世好,所以才在這樣的場合陷害你!瀾依,你放心,這事兒我一定替你主持公道!」

  宋瀾依怨恨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撕我衣服害我丟臉的人,難道不是你顧北檸嗎!

  顧北檸彷彿看不懂她臉色,繼續溫柔地看着她,還為她憤憤不已。氣得宋瀾依都快吐血了。

  可宋瀾依還沒來得及與她爭論,有兩個官兵樣的人就走了過來,瞧他們身上軟甲的顏色,應該是殿前護衛,傳陛下指令的。

  「二位姑娘,聖上口諭,讓您二位回去整理儀容。」

  說得好聽,意思無非就是將顧北檸與宋瀾依給踢出選妃的資格賽。

  正好合了顧北檸的意,她點點頭,拉住宋瀾依的手,假裝遺憾地說道,「也只能如此了,瀾依,走吧。」

  宋瀾依總不能繼續在這兒丟人現眼,甩開顧北檸的手,氣沖沖地一路向前。

  二人不歡而散後,顧北檸遞給春月一根玉釵,「做得不錯。」

  「都是小姐機敏。」春月今日對顧北檸多了幾分佩服。

  往日她只聽說顧小姐是個傻白甜,輕易就會聽人唆使,今日才知傳言不可信,若不是小姐先發現了身上粘着的藥粉,提前讓掌柜拿了件一模一樣的,今日出醜的就是顧北檸了。

  春月也不過是聽顧北檸吩咐,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小姐,回府嗎?」

  「不着急,今日到底比往日熱鬧,逛會兒再回吧。」今日最主要的大事已了,顧北檸一身輕鬆,也有了閒情逸緻。

  「是。」

  ——

  女兒節上,雖有小姐離場,但畢竟還有更多嬌小姐等着,所以並未有什麼影響。

  大家已經開始熱熱鬧鬧地獻藝。

  然而之前還興緻勃勃的趙時樾卻興趣缺缺。

  皇后接連為他介紹了三個,他都以各種理由推脫,最後弄得皇后覺得他不識抬舉,就不願搭理他了。

  若是平時,趙時樾當然不想開罪皇后,可如他這樣無權無勢的皇子,選妃就是選前程,他當然不能輕易妥協。

  兩害相較取其輕,他也只好任由皇后不悅他了。

  沒多久,他就起身和皇帝告罪,說要先離場。

  皇帝本也不怎麼在意這個兒子,他要走就走,也不攔他。

  趙時樾一離開會場,便直接打聽了顧北檸動向,然後急急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