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凶宅導購員
凶宅導購員 連載中

凶宅導購員

來源:掌中雲 作者:秦浩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秦浩 郝謙

父母雙亡,恩師亡故,秦浩背負百鬼怨氣,被迫走上了推銷凶宅的這條路
血光凶宅,別墅詭影,吃人影院,一個個離奇故事纏繞在他身上
師姐:師弟,你要相信我!搭檔:老秦,我不是想害你!在摯愛離隙與舊友分別之間他該如何抉擇?在怨氣壓迫與神鬼覬覦的威脅下他該如何逃生?且看秦浩手持天師佩劍,身背血色紅蓮,以符術鑄就道法傳奇!展開

《凶宅導購員》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別墅區


「典雅豪華,明潔安靜!這是別墅區里採光較好的一幢了,完全符合您的要求。」
遠郊別墅區,郝謙滿臉堆笑,一把將窗帘掀開,讓冬日和煦的陽光照耀在了三個人的身上。
在他的身後,一副土大款氣質的劉鎮點了點頭,示意郝謙繼續把話說下去。
郝謙職業化地微笑着,正要繼續為客戶介紹,卻忽然感覺到衣角被輕輕扯了一下。他的笑容僵在了臉上,轉頭瞪了一眼一旁做小動作的秦浩:「我會說。」
秦浩無奈地聳了聳了肩,郝謙則是斟酌着用詞,繼續為一臉茫然的劉鎮解疑答惑:「您也知道,別墅的價格一直高居不下,這一幢之所以這麼便宜,肯定是有一些原因的。」
「那是?」劉鎮吞咽了一口唾沫,他已經猜到了幾分。
「不瞞您說,就是這一幢別墅前的那座噴泉池——對,就是您看到的這一座,」郝謙順着劉鎮的目光看過去,臉色泰然,「原主人五歲的小孩在這裡不小心溺水了,他傷心過度,這才委託我們幫他把房子賣出去。」
「這是一幢凶宅啊!」劉鎮臉色稍變。
雖然他不是一個封建迷信的人,但是一幢實打實的凶宅擺在了他的面前,饒是他的膽子比常人稍大,也不由得產生了一種狐疑的感覺。
劉鎮今年已逾四十歲,在外打拚多年,若非是聽聞這一幢別墅的價格極低,他也不會狠下心來到這裡看一看。凶宅和別墅在他心頭兩邊權衡着,劉鎮的臉色陰晴不定。
「您放心!」郝謙察覺到氣氛有些變冷,經驗豐富的他立刻擺出了一副保證的堅定神色,「房子本身是沒有什麼大問題的,我們哥倆在銷售房產這一塊做了這麼些年,說出的話都是有保證的。」
秦浩一直默默地跟在郝謙的身邊,聽到他的話後不由皺了皺眉。他想要開口,卻被郝謙用眼神硬生生制止。
作為一名從事房產行業的銷售員,秦浩與郝謙搭檔已久,早就養成了一種必要的默契。該說的說,不該說的統統住嘴,秦浩自是知曉這個道理。
可是,每每到達關頭,秦浩卻都忍不住想開口提醒前來看房的客戶。只因為他比誰都清楚,自己和郝謙銷售的房子……全部都是凶宅,無一例外!
郝謙的人脈廣大,有關凶宅拋售的第一手消息總能落在他的手裡。
兩年前的一個夏天,剛滿二十歲的秦浩跟隨郝謙入行,販售凶宅賺取傭金,後者在見到他之後的第一句話便顯得有些駭人聽聞:「跟着我賣房子,有錢賺,但是——你也得有命拿!」
秦浩則是滿不在乎地笑了笑,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皺巴巴的黃色紙符。
於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兩個人便一拍即合,搭檔至今,在業界也慢慢闖出了一些名頭。
秦浩趁着郝謙與劉鎮商議細節的時候,在這一幢別墅里稍微轉了轉。
黑色大理石鋪就的地板,明亮如鏡的瓷磚,華麗的垂鑽水晶吊燈。毫無疑問,這是一幢極為豪華的別墅。
然而,就是在這片刻之間,四處漫遊着秦浩卻始終覺得有哪裡不對,彷彿自己一直被一雙暗處的眼睛冥冥監視着。
「歷來小鬼最為難纏,白天什麼都看不出。」秦浩搖了搖頭,將心中泛起的異樣感強壓了下去,「如果那小孩不是意外身亡,怨氣凝聚,住在這裡的人怎麼會好過。」
儘管秦浩已經下了這個結論,但是,他也知道這一單生意不會因為自己的疑問而被妥協。郝謙注重聲譽,但更注重傭金!
窗外的陽光漸漸黯淡。鵝卵石鋪就的小路盡頭,還在嘩嘩響着的噴水池顯得有些孤寂。秦浩默默地看了幾眼,便返回到了郝謙和客戶劉鎮的身邊。
劉鎮已經和郝謙簽下了合同,他滿臉笑意,為自己以低價收購了一間別墅而興奮不已。
郝謙的眼神也閃爍着異樣的光彩。
秦浩暗暗無奈,也不知道郝謙用了什麼樣的話術,竟然能讓劉鎮完全忽略掉這是一間凶宅的事實。
「劉先生,」秦浩突然的插話同吸引了兩個人的注意,「我有些話要對您說。」
「什麼話?」
「秦浩!」
劉鎮的回問和郝謙略帶責罵的聲音同時響起。
郝謙的眼神裡帶着幾分閃爍的怒意,他知道秦浩要說什麼。
「小郝啊,他有什麼就讓他說嘛,」劉鎮有些尷尬,郝謙也意識到自己的不妥,連連道歉。
「劉先生,首先恭喜您購入了這一幢別墅,」秦浩有些無奈,但是語氣卻極為認真,「但是,我和郝謙提前找風水先生看過了,他的建議是,在入住之前要開窗通風三天,入住當夜要擺香燭供奉逝去的亡靈。」
「知道了知道了,」劉鎮的一張胖臉露出了微微不喜之色,他本就忌諱凶宅,便擺擺手表示他都知道了。
不管劉鎮到底有沒有把話聽進去,郝謙匆促地和客戶劉鎮告別,旋即便帶着秦浩驅車離開了這裡。
在返回公司的路上,郝謙的臉色顯得有些不好看:「都說了多少次,叫你不要那麼多話!」
「這次的客戶是什麼來頭?」秦浩置若罔聞。
郝謙微微一愣,他轉動着方向盤:「不知道,但是你明白,我做這一行根本沒管過那麼多,定金已經打到咱們卡上了。」
「不知道什麼來頭,就單純是委託賣房子?」
「對,」郝謙沉默片刻,又突然意識到了自己本來的目的,「不對,我在跟你說什麼呢!下次真的少說點話,要不是看你有點本事,你這性子不知道都讓你死多少回了……」
秦浩將目光放在了窗外,耳邊傳來郝謙絮絮叨叨的聲音。他懂得一點道術,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屢次和郝謙從虎口脫險。這個世界未知的東西太多了,能夠窺知一二已經是一種幸運。
也是在那許久之後,秦浩才知道郝謙初見自己時候說的那一句話並非玩笑。在自己之前,郝謙有過數個搭檔,而他們都已經命喪黃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