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
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 連載中

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旺仔小章魚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君麟奕 武俠修真 鶴時月

穿成國公府女扮男裝的小公爺怎麼辦?! 那當然是繼續演下去
且看她如何虐惡人,爭家產,走上人生巔峰! 只是這攝政王怎麼看她的眼神越來越奇怪?!...展開

《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章節試讀:

第7章 把人拖下去


  「鶴時月你要瘋別拉上本公子!誰跟你同罪了!別血口噴人!」鶴寶玉剛還在得意,沒想到這麼快自己就被鶴時月拉下水,當即慘白着臉叫了起來。

  鶴時月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向鶴寶玉:「這麼說來,堂兄這是要不認賬了?」

  「什麼不認賬!鶴時月,你別以為你是小公爺你就能仗勢欺人啊!本公子好端端的良家公子,就算你什麼也沒做,我被你衣衫不整的捆在屋裡一整夜,這傳出去名聲也毀了!」

  『噗嗤』一聲,鶴寶玉剛說完,鶴時月就十分不厚道的笑了起來,「清白?」

  「遠的不說,就說近的。」

  「一個月前你屋裡的貼身婢女懷了身子,鬧着要名分,這事兒傳的沸沸揚揚,臉都丟盡了!」

  「半個月前,你與醉紅樓的香蓮姑娘難捨難分,結果人轉頭就被八十歲的郡王爺買回去做妾!」

  「即便是昨天,你還跟你府上的姨娘……」

  「夠了!」眼看着鶴時月越說越來勁兒,鶴寶玉急忙叫住他,一張臉又紅又臊,沒好氣道:「你胡說八道!」

  「鶴時月,你若是不給我個公道,我就只能上報公堂了!」

  「好啊!」

  鶴時月立馬鼓掌叫好,「正好,我也想查查,國公府與鶴府分府而住,為何半夜三更你卻能未經通報出現在國公府!」

  南氏攥着帕子的手猛地一抖,下意識的抬頭去看了眼鶴時月。

  難道這小畜生知道什麼?

  可鶴時月臉上除了冷漠,便再無其他。

  「那是因為你傳信物給我,我才特意過來……」

  「鶴寶玉,」鶴時月笑的像是只狡黠的狐狸,「這麼說來,是你主動過來的?既是主動,又何來毀你清白一說?」

  「你……我……」鶴寶玉總算是反應過來,不知不覺間,他居然被鶴時月給繞進去了!

  事已至此,鶴知行身為當家人,歷經多少風雨,自然一目了然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猛地一拍桌子,咬牙切齒道:「孽障!孽障!」

  「國公府你都敢隨意攀咬誣陷!誰給你的膽子!」

  鶴寶玉被這麼一吼,頓時嚇得兩條腿兒都軟了。

  他連忙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大伯父,誤會,都是誤會……」

  「你剛才還口口聲聲說是月兒壞了你的名聲,說到底,竟還是你主動來的!」

  「大伯父,我真的沒有攀咬國公府……」

  「鶴寶玉,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鶴知行突然這一句話,倒是讓鶴時月愣了一下。

  這渣爹什麼意思?他還會替自己考慮?

  這念頭剛冒出來,就聽鶴知行吩咐道:「來人,把鶴寶玉給我重打二十大板,捆起來送回鶴府!」

  「大伯父,大伯父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鶴寶玉嚇懵了,急忙上前去抓鶴知行的袖子。

  鶴知行冷冷的甩開他的手,繃著臉怒道:「還不把人拖下去!」

  「大伯父!大伯父你聽我解釋啊!」

  「南姨娘,南姨娘救我!」

  慘叫聲遠去。鶴時月原本就覺得這事兒跟南氏脫不了干係,此時一看南氏那張惴惴不安的臉,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鶴知行處置完鶴寶玉,似乎就想讓此事到此為止。

  他起身朝着君麟奕行了一禮,就要送客,「蕭公子,瑣事處理完了,要不您移步?」

  「移步就不必了,臟腳。」

  鶴時月不可置信的看着君麟奕,這小子是瘋了嗎?就算他是攝政王的心尖寵,說話也不能這麼囂張吧!

  然而,君麟奕接下來的一句話,便讓鶴時月感覺到了極度的舒適、

  「況且,國公都不問問,是誰裡應外合,險些毀了你國公府的名聲么?」

  他說話間,冰冷的視線投向角落裡的南氏。

  「妾身只是後宅女子,這外頭的事兒,我怎麼會知曉?」南氏心裏一慌,手心裏出了一層冷汗。

  鶴時月也不急,視線在南氏身後掃了一圈,隨後故作漫不經心道,「呀,姨娘的貼身丫鬟呢?今日怎麼沒瞧見?」

  這話一出,南氏心裏咯噔一沉。

  今早芙蓉辦好差事後,她就沒見過人了。

  難不成……

  南氏故作鎮定,笑道,「那丫頭說自己身體不適,我就讓她歇着去了。」

  「是么?」鶴時月笑的諷刺。

  隨後她抬起手,「帶上來。」

  門外,銀鈴按着一個頭髮披散的丫鬟進來,凌亂的頭髮遮住了她的容貌,可那身形……

  南氏臉上瞬間血色全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