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人世道
人世道 連載中

人世道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聖彼得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聖彼得 武俠修真 米開朗基羅

  你相信命運嗎?你相信存在命運這種力量嗎?你相信我們是受到命運的擺布嗎?如果真的存在命運這種可以決定我們世間一切的力量,那麼是誰在操控命運?是誰在操控我們的命運?  你相信這個世界是你所看的摸樣嗎?你相信那些古老的神話故事都是真的嗎?你相信這個世界還存在一種超越人類力量之上的存在嗎?  你有沒有想過鬼、神、魔究竟是什麼?是一種非理性的存在?還是世界另外一面我們尚未明了的理性存在?...展開

《人世道》章節試讀:

第零零一章 頑劣學生(新)


  風和日麗,楊柳垂水,一絲微風懶洋洋從鎮子中划過,帶起幾片細小塵沙打個旋又落入塵埃之中。在這人口不過十來萬小縣城的東北角上座落着鎮子唯一高中。這座高中的教學主樓是一棟三層樓的白色矩形建築物。正象中國大多數中學那樣,學年是按樓層來分佈的,正如人們所習慣那句古話人往高處走,高一學年是處於最下面,而高三學年則位於頂端。這時正是學生們上課時間。在一樓右數第五個窗戶旁正坐着一個梳了很是不雅中分頭的男學生正用手支着下巴興趣盎然看向窗外,而對於講台上口若懸河老師的講課則了無興趣。

  正在他神遊物外之時,一枚指甲大小白色粉筆頭划出一道美麗拋物線準確無誤打在他的頭上,粉筆頭從男生髮間滑落下來落到桌面上並蹦跳着翻滾到地上。

  教室里學生們有些譏笑的扭頭看向這個又一次被老師粉筆『親吻』的學生,很多人眼中充滿了期待,希望看到一場能夠讓緊張枯燥生活有所談資的好戲。

  在大家有些熱切目光注視下,當事主人公卻好像還在自己夢中神遊,根本不知現實世界中有一雙憤怒眼睛和一盒粉筆正劍拔弩張對準了他。

  講台上的老師年齡不大,三十齣頭正滿腔熱血要教育出祖國未來成才的花朵。但這個入學沒有兩個月高一新生卻總是在課堂上物游神外,給他滿腔熱血澆上一瓢涼水,好似他的課味同嚼蠟一般對他毫無吸引力。以往他都寬容對待,並勸告自己為人師表最重要的是有一顆愛心和耐心。但今天在自己激情之下他仍心游天外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讓他更為生氣的是他那準確的一粉筆頭竟然還沒能召喚回這個遊子,這實在是讓他火冒三丈。

  「蕭毅!」老師調高了八度嗓音,吼叫着那個學生的名字。

  帶些懶散無力,叫蕭毅的學生甚至連姿勢都沒有動一下回答道:「什麼事?」

  「你給我站起來!有你這麼和老師說話的嗎?」老師雖然很是火大,但心裏還是勸告自己要冷靜。這個時期學生正值青春期,很是叛逆和衝動,並且一個個都是愣頭青。眼前叫蕭毅的學生他是多少知道些背景的。

  這個蕭毅來自單親家庭,從他搬來這個城鎮後便只見過其和母親一起生活。他母親從來沒有和其他人說過他的父親,而且他母親也很神秘,沒有固定的工作,總是外出,但生活水準卻不差。由於缺少管教,這個蕭毅經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往繁密。聽說他很能打架,在所謂他們社會上很有些名氣,也因此進過幾次派出所接受詢問,但他總歸年齡小,所犯事情也不過是打打架等實在是**也懶得管理的雞毛蒜皮小事情,所以也沒有在派出所留下什麼前科。

  以他的成績本來是上不了高中的,但學校每年都要招收一些自費生來緩解學校資金壓力,因此他便也坐到了課堂上。這位老師一直對招收自費生的政策很有抵觸,認為這是金錢的銅臭將知識的殿堂也腐蝕了。只要有錢阿貓啊狗都能進來讀書,而那些真正需要知識的孩子卻因為金錢而被知識殿堂拒之門外。

  老師控制着自己情緒,略帶挖苦說道:「蕭毅,我們在上課,請你專註些。你就算對不起你自己,也要對得起能讓你坐到這裡的那些錢。」

  蕭毅還是連姿勢都沒有變回答道:「你上你的課,我做我自己的事情,我也沒有影響你,你幹麼老針對我?」

  看到蕭毅如此囂張的態度,老師只覺得肝火騰的燒滿全身,恨不得將手中一盒粉筆兜頭砸在蕭毅頭上。

  「你給我站起來說話,你這麼沒有禮貌嗎?怪不得都說你是缺少管教的野孩子。」憤怒之下,老師的話不免不經大腦。

  蕭毅騰的臉色通紅,只覺得頭髮都根根豎立起來。因為沒有父親,而母親又疏於管教,他自小便得不到其他孩子應有的家庭溫暖,並且他更是痛恨野孩子這個稱呼。

  蕭毅呼的站了起來,轉過頭雙目瞪視着老師,牙關緊咬,雙手不自覺間握緊了拳頭。

  空氣中好似一股寒流侵入進來,頓時眾人感覺到刺骨的寒意。

  老師打了個冷戰,有些惶恐看着這個學生問道:「你……你要幹什麼?」

  蕭毅眼中怒火燃燒,滿腦子想着過去將這個胡說八道的老師打倒在地,向他那張臭嘴狠狠踹上幾腳。

  在他正要舉步之時,一隻纖纖細手摁住了他的肩膀。

  一個清細的聲音喝道:「你要幹什麼?」

  蕭毅身子一震,他立刻知道這隻手和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是他家鄰居,那個鄰家女孩,那個可以說是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那個在他看來比他母親對他還好的人,那個可以說是他唯一可以信賴的朋友——劉素雪。

  「哦!沒什麼,他不是讓我站起來嗎。」只要劉素雪一說話他一般就沒有什麼脾氣了。雖然這個小姑娘其貌不揚,但畢竟是他唯一值得信賴的朋友,唯一對他好的朋友,而且,總是能在關鍵時刻給他指明方向不至於犯下難以挽回錯誤的朋友。

  劉素雪見蕭毅已經平靜下來,便和煦的說道:「那好,不要和老師頂嘴,老師也是為你好。」而後坐回自己位置。

  蕭毅抬頭看向老師,只不過目光中沒有了怒火。老師也感覺到周圍空氣中那好似寒冰的壓抑已然消失,他也壓抑住心中不安和憤怒,冷冷說道:「既然你不喜歡聽課,那嗎,你到走廊去站着吧,下課後去我的辦公室我們談談。」

  蕭毅無所謂抬步走出了教室。他才不會那麼老實呆在走廊上。反正課堂上老師都管不了,更何況脫離了老師視線呢。蕭毅隨意來到學校草坪上仰面躺下,看着藍天白雲一時竟有些痴了。

  蕭毅自己都不知自己想些什麼,或許根本什麼都沒有想,就在那裡看着藍天白雲。不知許久,臉上忽然被人輕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