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無限逃生:大佬她超凶噠
無限逃生:大佬她超凶噠 連載中

無限逃生:大佬她超凶噠

來源:idejian 作者:葉雪音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山 懸疑驚悚 白七七

【好奇心重瘋批大佬女主×靈魂切片主神男主】白七七意外來到被稱之為『逃生獵殺』的無限輪迴遊戲,並被定時投放到不同的遊戲主題副本中完成任務
神秘的薔薇莊園,荒廢的聖誕樂園,靜謐的幽靈學校,日不落的童話小鎮……開始,所有人都以為白七七是個軟萌無害的蘿莉
後來,玩家們:「這特么就是個瘋批!救命啊啊!!」鬼怪們:「快跑啊!這個瘋批又來了!!」白七七抓住送上門來的鬼怪,笑得一臉無害:「別怕,我研究一下就放了你們
」落入魔爪的鬼怪們:「嚶嚶嚶!大佬求放過!」男女主相處日常之一:「水怪,喜愛食血,具有毒素,吸附力很強,小心別被碰到
」池郁話音剛落,水怪就被切成了片兒
白七七熱情的舉着水怪片:「明天請你吃水怪大餐
」池·反派boss·郁:「……」求問,媳婦比我還兇殘怎麼辦?展開

《無限逃生:大佬她超凶噠》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畫家的盛邀


第1章 畫家的盛邀 【生命重置中……】 【部分記憶讀取失敗。】 【現已進入無限輪迴世界,當前正往《畫家的盛邀》副本進行投遞。】 【遊戲副本任務通關成功,玩家將獲得豐厚獎勵,並重返現實世界。通關失敗,將在輪迴世界中直接死亡。】 【當前遊戲副本投遞成功,將為玩家生成信息面板。】 【玩家信息】 【姓名:白七七】 【生命值:100(當生命歸零時,你將迎接死亡。)】 【精神度數:純凈(精神狀態『高危』的玩家最終宿命是成為這個世界的怪物。)】 【等級:F】 【技能:無所畏懼,觀察入微,力大無窮,天賦異稟(只要你想學習,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難倒你。)】 【身份:偽裝者(猜猜我是誰~)】 【成就:無】 【道具:一柄玲瓏精緻的小刀】 冰冷機械化的聲音灌入白七七的大腦中。 白七七有些遲緩的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坐在一輛車廂內。 車內是中歐式風格的豪華裝潢。 除了她以外,同時還坐着另外八個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什麼無限輪迴世界?這裡又是哪裡?」 車廂內,身穿學生裝的小姑娘滿臉驚慌,聲音帶着顫抖的哭腔。 同行的其他幾人,面色也充滿着不安。 他們都是莫名其妙被拉入這個地方的。 「無限輪迴世界,你們可以把它理解成是一個『逃生獵殺』的遊戲世界。」 坐在白七七斜對面角落,看着有一副好相貌的美少年低聲開口。 他穿着白色真絲襯衫,神色松倦的側着頭靠在車窗邊。 衣領解開了一顆扣子,露出線條過分纖細修長的脖頸。 長得唇紅齒白,鼻樑挺直,還生了一雙過分好看的桃花眼。 優雅,俊美,無害。 這是白七七在看到這個少年時,瞬間閃現過的幾個詞。 與此同時,所有人的腦海里同一時間再次響起那個冰冷機械的聲音。 【副本名:《畫家的盛邀》】 【副本品級:D級】 【故事背景:神秘的莊園,瑰麗妖冶的紅色薔薇,一個年輕有為,熱情好客的天才畫家,每當月圓夜會盛情邀請來自各地的貴客欣賞他的最新畫作。當午夜十二點風鈴聲響起的時候,莊園的別墅內將會發生一些不可預測的事情…】 【遊戲規則:請玩家在未來五天內成功探索出隱藏在莊園中的秘密,並順利存活下來。】 聽完這一段介紹,白七七嘴角突然流露出一絲笑意。 似乎,有那麼一點意思呢。 而原本就害怕不安的幾個人,在聽完遊戲規則的介紹後,神色更加綳不住了。 「嗤,D級危險程度的遊戲副本而已,大家別那麼緊張害怕。我是這個世界的老玩家了,有不懂的可以來問我。」 「當然,沒有自保能力的人,也可以尋求強者的庇護。」 說話的是個看着十分強壯,穿着緊身短袖搭配軍裝褲的大塊頭男人。 他的眼睛透着不懷好意的精光在幾位女性玩家身上打轉,意味深長的說道。 濃妝艷抹的女人,清純的女學生,還有一個…… 咦,居然是一個極品! 十七、八歲的小姑娘,白白凈凈,五官精緻,眼角有顆小痣,看着十足的乖巧軟萌。 大塊頭男人來了心思,眼中暗藏不懷好意的微光,湊到目標跟前:「你好,我叫劉山……」 搭訕的話沒說完,一柄利刃就划過他的臉。 劉山匆忙閃躲,一個屁股蹲摔在地上。 一股寒氣冒上心頭。 剛剛,差一點…… 就差一點,他的眼睛就沒了。 他額頭冒出冷汗緩緩抬頭,就看到小姑娘把玩着手中剛剛差點傷人的利器,笑得一臉天真無害,開口: 「我不喜歡你的眼神,這是警告。再有下次,就把你的眼珠子挖下來哦。」 聲音清脆好聽,但說出來的話卻十足兇殘。 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這幕。 什麼情況,難道這什麼鬼遊戲還要他們自相殘殺的嗎? 反倒是那位白衣少年,眼神略過沒什麼看點的劉山,落到將利器收入口袋的白七七身上。 一直緩慢行駛的馬車在這時停了下來。 「歡迎各位貴客來到畫家的莊園。」車門外傳來一個聲音。 車門被打開,一陣濃郁的花香飄了進來。 最靠近車門的白衣美少年終於懶洋洋的直起了身體,先行下車。 白七七及其他幾人也跟着一同下車。 入眼是被一大片薔薇花海圍繞起來的莊園。 精緻典雅,刻有繁雜花紋的鏤空鐵門。 豪華氣派的大別墅。 巨大的噴泉水池。 佔地面積極大的花田裡種着整齊劃一、繁茂旺盛的紅色薔薇花。 紅的妖冶詭譎,莫名讓人心裏有點不適。 一個身穿燕尾服,身高約莫一米九,梳着莫西干髮型的中年男人一臉微笑的看着他們,並上前進行介紹:「尊敬的貴賓們,我是這處莊園的管家。」 「未來大家在莊園內參觀的幾天里,將由我負責大家的飲食起居。」 說話的時候,他的一雙眼眸一一掃過眾人的臉。 突然,他的目光微定,語氣驚訝:「奇怪,主人只邀請了六位貴客來參觀本次的畫作,怎麼參觀團中多出了兩個人?」 玩家們:「!」 什麼意思? 他們之中多出了兩個人? 瞬間,眾人心中泛起了警惕,望着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感覺個個都可疑。 之間的距離,都不自覺的拉開了一些。 管家笑道:「既然主人只邀請了六位貴客,那就請貴客們出示下邀請函吧,只有攜帶邀請函的貴客才能入內。」 邀請函? 那是什麼? 戴着小眼鏡的人遲疑的遞出一支黑色烏鴉羽毛筆:「是這個嗎?」 管家面目和善:「是的,請這位有邀請函的貴客站到這裡來。」 他做出邀請的動作。 見狀,其他人也開始檢查自己身上有沒有多出來的東西,還真找到了一支黑色烏鴉羽毛筆。 當白七七的手伸進衣服的口袋,纖長的羽睫微微一顫。 這羽毛筆,她好像沒有。 唔,這下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