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消失的終章
消失的終章 連載中

消失的終章

來源:idejian 作者:眼睛瞪得像銅鈴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偉 羅小剪

爆款懸疑小說「俱隕」完結在即,作者卻遭人謀害,小說的結局也隨之消失
然而,隨着案件的調查,小說里的罪案一件又一件照進了現實,是有人模仿作案,還是巧合?嫌疑最重的羅小剪,除了是死者的責編,她和死者還有什麼隱秘關係?十五年前的家暴致死案,又和現在發生的案子存在什麼聯繫?擺在卜垚面前的,是一個又一個謎題,但在揭曉真相後,他發現,有些秘密不說穿,反而皆大歡喜
關鍵詞:懸疑小說照進現實、貓系責編VS犬系刑警、神反轉、家暴、灰姑娘慘死王子之手(現實版血腥童話)展開

《消失的終章》章節試讀:

第三章:遺作成熱賣


第三章:遺作成熱賣 「太可惜了…天妒英才啊!」 主編得知菠蘿遇害的事情後,忍不住搖頭惋惜,隨即吩咐美工將懸疑分頻設為黑白色,並將菠蘿的訃告發在首頁。 很快,整個網文界都知曉了此事,讀者也紛紛前來默哀,而《俱隕》的訂閱量隨之飆升,成為當下最火的小說。 《俱隕》下面的默哀貼很快從高樓變成了長城,除了表達悲痛和惋惜外,淑芬們又開始猜測終章的內容。 甚至,還有人對《俱隕》里講述的那幾起案子進行了詳細分析,以此來推測藏在終章里的答案。 「第一起案子的受害者是個尿毒症患者、第二起則是一個年輕闊太、第三起又是一個嗜酒家暴男,這三人看起來毫無關係,死法也各不相同,興許只是菠蘿在故弄玄虛,說不定就是三起獨立的案件。」 「不能單從受害者的死法和社會關係來分析,得看他們死後,誰能獲利,然後逆向倒推其死因,就能找出關聯了。」 「沒錯!而且你們別忘了,這本書叫什麼?叫《俱隕》啊!從書名就能看出,這三人的死亡一定指向同一件事情。」 「第一起案子的死者魏秀萍,是個單親媽媽,在她死後,她的女兒就獲得了一筆高額保險賠償,還是唯一受益者。第二起案子的死者沈蘭…誒!不對呀,沈蘭死了,好像對誰都沒有好處啊?她這一死,兒子不僅沒了媽,爸也失蹤了。還有她公婆,一個兒子死了,另一個兒子生死未知。最關鍵的是,有可能是小兒子姦殺了自己的嫂子,而大兒子為了給自己的老婆報仇,又殺了小兒子…這一家子都是倒霉蛋。」 「但沈蘭和魏秀萍是認識的,這是魏秀萍的女兒魏鈿鈿親口向警方承認的,所以沈蘭的死和魏秀萍的死或多或少有些聯繫。」 「難不成,是沈蘭殺死了魏秀萍,好讓魏鈿鈿拿到保險賠償?然後,她又被自己的小叔子姦殺了?」 「你們是不是忽略了第三位死者?」 一名讀者的留言打斷了前幾人的熱議,也讓屏幕前的羅小剪跟隨他的問題思考起來。 第三名死者叫朱建興,是一名被家人嫌棄的中年男人,因為他嗜酒還家暴,在兒子結婚搬出去後,老婆也躲回了娘家,讓他成了孤家寡人。 他的死因是中毒,喝下了參在酒里的耗子葯,當場斃命,而目前書里出現的證據全都指向他的兒子,動機則是除掉這個妨礙全家幸福的多餘之人。 沒錯,朱建興的存在,只會讓這個家庭繼續不幸。 根據《俱隕》大綱里的人物小傳,羅小剪清楚記得,朱建興的老婆一直想和他離婚,並想爭得房子的產權,好讓兒子、兒媳不用搬去外面租房住。 然而,朱建興是個犟脾氣,尤其是喝酒就發狂,動起手來連民警都勸不住。 不得已,朱建興的老婆選擇上訴離婚,而這場離婚官司打到朱建興毒發身亡時,還是沒打出個結果。 所以,朱建興的死,對他的家人來說可謂皆大歡喜。 那麼,兇手真的是他兒子嗎? 他和前兩名死者有沒有隱藏關係? 根據原本的大綱走向,羅小剪知道,這起案子就是朱建興用自殺來栽贓兒子的,只因兒子和媳婦選擇丁克,觸犯了他的底線,而他和前兩名死者也有隱藏聯繫。 第一名死者魏秀萍與他都在同一家醫院進行治療,第二名死者沈蘭則是他初戀的女兒,而他也通過沈蘭的關係結識了魏秀萍。 但現在沒有終章,就不能確定菠蘿有沒有改動之前的設定。 不同於其他小說,懸疑小說的結局可能出現反轉再反轉的情況,這正是懸疑小說的魅力所在,也是菠蘿時常帶給她的驚喜。 即便二人在對大綱做了不少討論,也確定了劇情走向,但菠蘿還是會在結尾時來個出其不意,寫出一個讓羅小剪意外,但又驚艷的結局。 「按照菠蘿以往的寫作風格,這三起案子肯定有關聯,而這三名死者的隱藏關係也不會在終章里被推翻。但目前看來,殺害他們的兇手似乎不像一人所為,尤其是沈蘭,比起預謀,更像是意外,而沈蘭的小叔子也絕不可能是殺害魏秀萍的兇手…終章里到底寫了什麼啊?還有上一章最後提到的『新線索』又是什麼?」 羅小剪想得有些抓狂了,忍不住猛扯自己的頭髮,頓感在懸疑推理的世界裏,自己永遠是菠蘿的「弟弟」。 「為什麼菠蘿偏偏在交稿當天被殺害?」 她再次想到了這個問題。 「他這一死,終章就沒法發佈出來,讀者也就看不到書里的結局…難不成,兇手是為了隱藏終章的內容?」 「怎麼可能?」 想到這裡,她自己都覺得好笑。 「況且,即便因為他的死讓終章沒法準時發佈,但**遲早會在他的電腦里找到終章的原稿。」 「除非…兇手把原稿刪了…哎喲!」 猛然在走廊拐角撞上一人,羅小剪直接被彈飛,旋即又被一隻有力的胳膊給拽了回來。 「羅編輯,怎麼走路不看路啊!」 羅小剪定睛一看,就對上了卜垚那張充滿戲謔的笑臉。 「卜…卜警官?」怎麼又來了? 是找出嫌疑人了?還是來向我打聽新的線索?或者…已經在菠蘿的電腦里找到了終章的原稿? 「撞疼了?」 見她捂着額頭獃獃地望着自己,卜垚笑容一斂,面露關切。 這副小身板兒確實不經撞啊! 二人離得很近,也讓彼此間的身高差一目了然。 卜垚目測了一下,羅小剪只到他的胸口,加之她又長了一張娃娃臉,就更顯嬌小,完全看不出她即將奔三。 「沒…沒有。」 羅小剪定了定心神,隨即帶着他來到旁邊的會客廳,並為他倒來茶水。 「那位劉警官呢?」她隨口問道。 給卜垚倒水之際,羅小剪敏感地察覺到,對方在審視自己,比頭回見面時更加仔細,且更加謹慎。 「我派他去調查其他線索了。」 卜垚回答得言簡意賅,卻透露出了另外的訊息。 劉敏波去查別的線索,而他,來查自己。 查我什麼? 「你和王偉是不是還存在着編輯和作者以外的關係?」 卜垚接過她遞來的水杯,眸光犀利地凝視着她。 羅小剪坐到他對面,風輕雲淡地說:「上回不是告訴過你嗎,我和他私底下還是朋友關係。」 「我指的是更深層的關係。」卜垚進一步說道。 「呵!」 聽到這話,羅小剪露出了哂笑。 「看來,卜警官也聽信了外面的流言蜚語。」 「但無風不起浪,別人謠傳你們是地下情侶,應該不單單是因為『Miss簡』和『Mr菠蘿』兩個疑似情侶名的筆名吧?」 卜垚直視她的目光愈發明銳,卻惹來她啞然失笑。 「卜警官,如果你知道這兩個筆名各自代表的意思,就不會認為它們是情侶名了。」 「唔?」 卜垚頷首示意她說下去。 羅小剪對他說:「『Miss簡』是我來這家公司以後才取的花名,因為我喜歡阿加莎克里斯蒂筆下的一位女偵探簡·馬普爾,而王偉的筆名看起來就像是阿婆筆下的另一位偵探Poirot,但實際上,是因為他喜歡吃菠蘿,所以才取名為『Mr菠蘿』。」 「而且他沒怎麼看過阿婆的書,更不是他的粉絲,所以不可能效仿我,從阿婆創作的角色名里選一個出來當筆名。」 「原來是喜歡吃菠蘿……」 這個答案讓卜垚有些很意外。 看來,情侶名應該是個誤會,但除此外,二人會否是地下情侶,仍舊存疑。 思考間,他的食指無意在杯身劃撥,弄得水面搖曳,漣漪不斷。 聽着細微的刮擦聲,羅小剪下意識抖了抖,而後變得惶惶焦躁,口吻也隨之不耐。 「卜警官還有什麼要問的嗎?如果沒有,那我就回去工作了。」 下逐客令了…… 察覺到羅小剪略微躲閃的眼神,以及驟變不安的情緒,卜垚沒再繼續探問,而是在臨別前,說了一番充滿言外之意的話。 「王偉的死,讓《俱隕》這本只在懸疑分類火的小說突然變成了全網火文,連帶着把你們公司的股價都抬高了,而身為他的編輯,你也算是失之桑榆收之東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