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逍遙小捕快
逍遙小捕快 連載中

逍遙小捕快

來源:掌讀520 作者:許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許青 趙捕頭

簡介:考研上岸的許青,終於端上了夢寐以求的鐵飯碗
只是,這個飯碗跟他想像的有點不一樣,他穿越到一個剛剛亡故的捕快身上
更是被一個身材高挑,黛眉星瞳的俊俏女捕頭看中,被對方挑過去當手下
許青原本是拒絕的
直到他看見女捕頭隨隨便便掰斷了一根石頭做的燈柱…… 女捕頭:「我不喜歡勉強別人,你若不願意跟着我便說出來
」 許青:「卑職願意,這乃是卑職遵從內心的決定!無有半點勉強之意!」展開

《逍遙小捕快》章節試讀:

第六章:凶殺案


一天的休沐時光過得很快。

休沐休沐,休息完了沐個浴。

這些事情幹完了,休沐的實踐差不多也就過去了。

之後的差不多半個月,許青又得跟着女捕頭巡街。

這讓得許青苦不堪言,女捕頭武藝高強,哪怕是每天跑了跑去也不覺得了累。

而且,縣衙就像是她家開的一般,巡街巡個不停,許青想找個休息的間隙都很難。

不給自己一點摸魚的機會。

蘇淺能這麼折騰,但是許青不行啊!

他不過是一個平常人,既沒有習過武,老許青又不注意鍛煉身體。

這就導致了新許青在跟着女捕頭巡街的時候都會累的跟狗一樣。

蘇淺這運動頻率若是就這一兩天的話,許青還可以接受。

但是她一直這麼搞?這讓許青的身體怎麼受得了?

完全吃不消啊!

注意到身後喘着粗氣的許青,蘇淺回過頭皺眉道:「不過是平常巡街,如何累成了這個樣子?莫不是想要偷懶?」

許青喘着氣道:「頭兒,屬下是真的有些累壞了,我們不如還是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再行巡視吧。」

蘇淺看着許青不解道:「你做捕快怎麼說也有幾年了吧?為何以前沒事,如今不過才跟了我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為何會累成這樣?」

許青搖了搖頭道:「頭兒,巡街沒有你這麼巡的,以往幾個捕快巡街也不過是上午轉兩圈,下午轉兩圈,其餘的時間便是找個地方休息便好。自從跟了頭兒,一上午便是走了往常接近一旬的路程,如何能不累啊……」

蘇淺看着許青皺眉道:「如此行事,與尸位素餐有何區別?」

許青搖頭道:「頭兒你不要亂說,這如何能算得上是尸位素餐?捕快也是人啊!捕快也會累的啊,而且,西街這麼巴掌點的地方,一天哪裡會有那麼多的案子讓我們來處理?就這麼半個月的時間,我們不是也才抓了一個人嗎?」

蘇淺剛想反駁,頓感小腹有些疼痛,便是點頭道:「就依你,那便找個地方休息一番。」

許青這時候開心的點頭道:「頭兒,你跟我來。屬下的家就在附近,稍作休息再合適不過了。」

許青很欣慰女捕頭願意學習摸魚,只要別讓許青每天那麼累,別說教女捕頭摸魚,就是教女捕頭摸自己都沒問題。

一天天的,六九九的上班方式,上輩子都沒有這麼累過。

要是再任由女捕頭在這麼折騰下去,下輩子的許青說不得都要在床上度過了。

到了家旁邊,許青推開門走進去之後,打量了一下這個雖然有些簡單,但是卻很是整潔的宅院,不由得道:「倒是整潔非常。」

許青笑了笑沒有說話,古人說話就是奇怪,這讓許青好奇好久了。

身體健康非要說成身體康健,非常整潔非要說成整潔非常。

倒裝句玩的那叫一個溜。

古人這麼說話,肯定有他們的大病……

許青就不會這麼說。

招呼蘇淺坐下來,許青隨口問道:「頭兒喝點什麼?」

蘇淺隨意道:「武陽茶吧。」

許青微微一愣,有些尷尬道:「沒有……」

蘇淺有開口道:「鐵觀音也行。」

許青又是一愣:「這……也沒有……」

蘇淺臉上有些不自然,隨後又道:「隨便什麼茶都行。」

許青道:「家裡沒茶葉……」

蘇淺轉過頭看着他道:「那有什麼?」

許青霎時間有些尷尬道:「貌似……只有白開水……」

蘇淺疑惑道「只有白開水你剛剛為什麼要問?」

許青咳嗽了一生,不好意思道:「額……習慣了,習慣了……」

蘇淺:「……」

家裡沒茶葉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許青本身不愛喝茶,另一個原因就是許青比較摳了……

如今家裡的閑錢不多,自然是能省則省。

給女捕頭斷了一杯水,順便給自己也到了一杯,許青便是在女捕頭方便坐下來。

在這個醫療尚且還不發達的時代,許青可不敢喝涼水,萬一一個什麼細菌要了他弱小而又無助的生命,他連二次穿越的機會都沒有。

別人家中常備的是健胃消食片,而許青不同,家中常備的是開水和放涼了的開水。

就在女捕頭剛剛拿起來水杯喝了一口水的時候,忽然皺了皺眉頭:「刀刃穿破皮肉的聲音。」

聽到女捕頭說的話,許青微微一愣:「什麼?」

隨後許青便是見到,女捕頭突然放下水杯,站起身來,腳尖一點便飛過了院牆。

許青連忙站起來,踩着石頭爬過去,一邊爬一邊道:「頭兒,你快回來,擅闖民宅是犯法的!」

許青費力的反過來之後塗感覺氣氛有些凝重,只見一個手裡拿着匕首,還在用布擦着上面血跡的男子從裏面出來。

那男子看着站在院子里的許青和蘇淺微微一愣,隨後便是露出了驚恐的表情:「你們,你們此時不是應該在西街盡頭嗎?!」

由不得他不慌,為了今日,他幾次踩點,這條街上的兩個捕快什麼時辰在什麼位置他都是確定過的。

此時此刻按照正常的巡街路線他們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這不科學!

然而他是怎麼也想不到,許青教給了蘇淺上班摸魚的方法,這才讓得蘇淺能到許青家裡休息一會兒。

只是,許青怎麼也想不到,他剛剛明明就沒聽到什麼聲音,女捕頭是怎麼聽得到兵刃穿破皮肉的聲音的?

蘇淺果斷道:「許青,快進去救人!」

人命關天,許青來不及猶豫便是想要往屋子裡走,那持刀男子看到許青便是要來阻攔,由於許青手裡沒有拿兵刃過來,那男子的刀子就要劃傷許青,這時,許青,面前忽然出現了一個劍鞘。為許青襠下了那道匕首。

正是蘇淺的劍鞘!

為許青當家攻擊後,蘇淺開口道:「快去看看屋子裡的人如何了!」

許青點了點頭,往屋子裡走去。

結果不出許青所料,他那未曾謀面的可憐鄰居已經是魂歸九天,地上流了一攤子的血。

直接被劃破了頸動脈,顯然是死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