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蛇紋
蛇紋 連載中

蛇紋

來源:idejian 作者:根正苗紅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仙姑 劉瘸子 懸疑驚悚

我六歲那年,生了一場怪病
渾身長出暗紅色的蛇紋,不但看着恐怖噁心,一到陰雨天還痛癢難忍
所有人都說這是我爹吃蛇打蛇的報應,活該他生了個蛇女當閨女
我們一家人對嚼舌根的話不以為然,卻不料夜晚,一條白蛇突然出現,讓我血債血償……展開

《蛇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怪病


第1章 怪病 我六歲那年,家門口來了個算命的。 他指着我說,這丫頭天生童女命,活不過十八歲,以後還要嫁給一條蛇當媳婦。 我奶奶聽完直接拿着棍子把人打了出去。 結果那算命的剛離開,我就發了高燒,整個人燒的直說胡話。 當時家裡人抱着我又去醫院又用各種土法子退燒都沒有用,後來找了個跳大神的仙姑折騰了半天,我燒退了,但與此同時也得了一種怪病。 我脖子以下的皮膚上長出一道道暗紅色的紋路,像一條條小蛇鑽進了皮膚里,將肌膚撐的爆裂了一樣。 然後每逢下雨天,這些暗紅色紋路就像活過來一樣,在我皮膚上肆意亂竄,瘋漲到我全身,痛癢難忍。 久而久之村裡人就開始傳我是被我爹連累了。 要不是他打蛇吃蛇,他也不會遭到報應,生了個蛇女當閨女。 我爹之前一直靠進山打蛇謀生,活的抓走拿去賣錢,死的剖出蛇膽入葯。 直到我發了這種怪病,他才不再進山。 可惜事情並沒有隨着我爹金盆洗手而平靜,又在一個下雨天,我疼的在炕上翻滾哭喊。 我爹糾結一陣後,還是把那套打蛇的傢伙事拿了出來。 我娘說有人出大價要一條頭頂白包的大蛇,只要我爹抓到那條蛇,就有錢帶我去城裡最好的醫院看病了。 我記得那天,雨水是黃色的,還帶了一股子腥臭味。 我爹憑藉多年打蛇的經驗,當晚就帶回來一條血跡斑斑的大白蛇。 他高興的說明天給僱主送去換錢,卻沒想到這一遭成了我們全家的災難。 早晨天剛亮,我娘感覺到身邊的人不斷的在被子里蠕動,結果掀開被子,撲鼻而來一股濃重的蛇腥味以及一具血淋淋的屍體! 屍體的皮就像蛇蛻皮一樣被整張脫了下去,空蕩蕩的腹部又鑽出來數條小蛇,裏面內臟早就被咬碎分食了。 我爹慘死的時候,我才八歲,啥也不懂,只看到好像有一條大白蛇纏在了我爹的身上,可是大家好像都沒看見。 我害怕地躲在我奶身後沒敢說,之後幾天我便一直食欲不振,什麼東西也吃不進去。 直到我爹頭七那天。 我看着遺像前的貢品直吞口水,貢品都是生的,可對我來說有種說不上來的香。 尤其是那碗雞血和拔了毛的生雞。 我趁着我娘和奶奶不注意,咬下一塊生雞肉,喝了雞血,心滿意足地躲在桌子底下睡著了。 夢裡我夢到了那條纏住我爹的綠眼睛大白蛇。 它直勾勾盯着我,然後向我游過來,鑽進了我衣領里。 我嚇的哭喊尖叫,想要把大白蛇扯出來,它卻滑溜溜的讓我怎麼抓也抓不住,直到我娘的罵聲把我叫醒。 我娘看了看我臉上殘留的雞血,大聲罵著:「你這死丫頭怎麼把桌子上供的東西都給吃了!雞是生的也治不住你這張饞嘴!」 我娘罵到一半時候突然停下來了。 她伸手撕開我的衣領,在看到我脖子和胸前的東西後,一下跌坐在地上。 我低頭看了看,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我身上的暗紅色紋路上,竟然長滿了濕冷的白色鱗片,像極了我爹那晚帶回來的大白蛇。 我直勾勾的盯着我娘,想說話卻發不出什麼聲音,就連身子也軟的厲害,根本無法站起來走路。 身前一片接着一片的蛇鱗,猶如雨後春筍一樣冒出,我又癢又痛在地上扭曲攀爬着,想靠近我娘,讓她救救我。 可是在我娘抱住我的同時,我又控制不住的用雙手死死勒住她,我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行為,像極了像一條蛇一樣,並且還想要將我娘活活勒死! 就在我娘兩眼翻白的時候,門被踹開了,緊接着一個穿着花馬褂的中年婦女闖進了我家裡。 她揪着我的後脖頸,用力一提,將我從我娘身上扯下來:「冤有頭債有主!誰惹到你,你去找誰,磨一個孩子幹什麼!」 隨着脖頸的疼痛,我的身體一下子恢復了支配權,我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劉仙姑,你怎麼過來了?」我娘捂着脖子認出來進屋的女人是誰。 「我再不過來,你們一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劉仙姑冷哼了一聲,把我放下。 她是我們十里八村最出名的出馬弟子,也是當年救過我的那個仙姑,人稱劉半仙兒,能夠讓她心急火燎跑過來解決的事情,想必很棘手。 我娘也是想到了這一點,頓時變了臉色。 「劉仙姑,這到底是怎麼了!」 「怎麼了?前段日子,你男人抓回來的那條大白蛇,是烏骨山的山神,修行了一千多年的蛇仙,只要這次歷劫成功就可以位列正神了,結果渡劫時候被你男人把肉身毀了!」 「蛇這種動物最記仇,才不會管你們這一家誰無不無辜,他只想把你們一家折騰的家破人亡。」 我娘大驚失色的求救,劉仙姑神情詭異的看了我娘一眼,「不過想要救你閨女,也不是沒辦法,就看你敢不敢來……」 緊接着我娘就和劉仙姑走出了屋子。 再然後,我娘消失了一整晚,在我又一次發病在地上扭曲掙扎時,我娘帶着一身泥濘出現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