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在煉獄游戲裏崩人設
我在煉獄游戲裏崩人設 連載中

我在煉獄游戲裏崩人設

來源:idejian 作者:墨斯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趙然 魏勛

時韞莫名其妙地被煉獄選中,成為遊戲玩家之一
為了完成遊戲,柔弱的她不得已拿刀捅女鬼,解剖NPC,游過全是屍體的湖……對此,時韞表示,這一切都不是大問題!只要能完成故事,獲取道具,人設不崩,NPC的頭可斷,隊友的血可流!所以,煉獄逐漸流出一句話——如果你參加的那場有一位長相精緻甜美、聲音軟糯的小姐姐,建議你立即……頭也不回地跑!展開

《我在煉獄游戲裏崩人設》章節試讀:

第6章 414航班(1)


第6章 414航班(1) 【密碼您知道的哦~成年後的那一天~】 本子上浮現出這句話來,時韞淡笑的臉慢慢變得面無表情。盯着本子看了一會兒,眸色冷漠的在手機上輸入了一串日期。 【登錄成功,玩家時韞】 屏幕里一行字的左邊,倒映出她冷峻的目光。 「妹……救……」 哥哥在車裡艱難地抬起手,滿臉鮮血的向站在拐角處的她求助。爸爸媽媽不知生死的倒在旁邊…… 一聲爆炸,熊熊烈火瞬間吞噬了整輛車!那個爆炸聲時韞到現在都清楚記得。 「咔噠!」 她轉過頭,舍友郝玫頂着一頭粉色的短髮,帶着紅色的帽子,腳邊還散落了一大袋零食,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韞,你……最近還好吧?」 時韞:「???」 「是不是最近壓力太大?還是說,導師給你布置的任務太難?」 時韞:「????」 郝玫忽視地上的零食,直徑走向時韞,語重心長地規勸道:「要是壓力太大,千萬別憋在心裏。要去找人好好聊一下!」 時韞:「…………我……?」 她剛吐出一個字就被郝玫打斷了。 「這是我的名片,我剛到這家心理診所實習,雖然不能給你做諮詢,但是我一定會為你找最好的心理專家!」 時韞:…… 若她不是室友,她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去你的。」她微笑着回復。 「嗯哼~不客氣~」郝玫眼波流轉,拋了個 wink 給時韞。 時韞臉上無奈地一笑,「你的零食!」 見郝玫去撿她在門口的零食之後,她斂去嘴角的笑容,瞥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桌面。 【煉獄注意事項:】 【一、玩家每月必須完成一次事件,若不主動進入,則會強制進入】 【二、玩家可自行選擇進入事件,在玩家主動進入的情況下,每周最多只可進行一場】 【積分規則:D 級事件積分兩分,C 級事件積分三分,B 級事件積分 5 分,A 級事件積分 7 分,S 級事件積分 10 分。(PS:每場 MVP 額外加兩分)】 【積分用途:積分可換取道具,查閱資料等。道具可在商城換取,資料確認查閱後,會保存在手冊里。另外,玩家之間可自行交易積分、道具、資料(注意,自行交易不受煉獄管束)】 躺在宿舍的床上,時韞看完了煉獄裏面的基礎規則。 她剛才完成的那一場應該是 D 級的,所以現在她賬戶里有四個積分。獲得道具一個 D 級的道具——財禾酒店店長的斷掌。 是真的斷掌!她從那女鬼扯下來的那一隻! 天知道她看到那隻斷掌出現在她床上的時候有多麼的無語! 幸好是在床上,不然讓郝玫看到一隻手掌出現在寢室,作為心理專業的她真的會拉着自己去看病的。 粗略地翻了一下商城,裏面最差的 D 級殘缺都要十積分。 就是說,她現在連最差的都買不起 (ớ ₃ờ)!!! 懷着無比鬱悶的心情,去了論壇。 論壇里五花八門的,大多數都是一些喊交易的帖子,乾貨很少。 找了半天,終於翻到一個。 【此為付費帖子,請支付一積分後觀看】 時韞:「……」 忍住摔手機的衝動,支付了一積分。不過還好,一積分也算花的物有所值。 煉獄裏面除了遊戲事件有評級之外,玩家也有評級,只要你不怕死,低級的玩家是可以主動選擇參加高級的遊戲事件。 如無例外,高級的玩家不可選擇低級事件。 還有煉獄裏面道具也有 S,A,B,C,D 四個等級。一般來說,C 級殘缺道具會比 D 級殘缺道具有用,之後的以此類推。 看完帖子,時韞若有所思的躺下。 作為茗清大學的大二醫學生,還是學生會的副會長,時韞還是很忙碌的。 每天都充實的扮演着完美學生的樣子,她很快把煉獄這件事拋在腦後。 很快,一個月時間過去了。 時韞走在樓梯里,黑暗襲來,接着就是一陣強烈地眩暈感!再次醒來時,人已經坐在一個機場的大廳裏面了。 時韞:「……」 心念一動,煉獄手冊出現在她手裡。 【歡迎玩家來到事件——414 航班】 【本次遊戲評級為 C】 【事件背景:川綏機場出現多次飛行事故,原因不明。今夜,你們也將踏上這架飛機……】 【任務:在空難中活下來】 手腕一翻,本子就消失在空中。微眯着眼觀察周圍。 周圍和正常的機場接近一樣,沒什麼異常。 座位旁邊放着一張飛機票,目的地是祈光機場。她去旁邊的站牌瞧了一眼,預計飛行兩小時零六分。 回到等候區的時候,角落裡有四個人已經聚在一起,看上去是這場的玩家。 不過,時韞覺得,這場應該是六個人的。 她直勾勾地盯着坐在椅子上閉目的黑髮男生。 你見過哪個機場讓攜帶刀具的嗎? 還是這麼明目張胆的掛在背上?! 覺察到時韞熾熱的目光,男生皺眉,緩慢地睜開雙瞳。 對上他的瞳仁,時韞一愣。他的瞳色很罕見,是暗紅色的。 腳丫子動了動,沒忍住往他那走去。 「你好,你也是玩家嗎?」 無視他緊鎖地眉心,時韞笑盈盈地坐下。 「……」 沒有意外他的沉默。時韞淺笑嫣然,欣賞着那雙暗紅色的眼眸。 近些看,更漂亮了! 真的好想…… 好想…… 帶回去收藏起來…… 深褐色的瞳仁里閃爍着興奮,嘴角掛着淺笑。周遭開始散發陰鬱冰冷的氣息。 男生眉頭皺的更緊了。 「我叫時韞。」她用柔糯的聲音詢問。 「林秋白。」 得到男生的回復,時韞明顯愉快多了。眼角眯起,手指輕敲椅子。 男生背着武士刀,不耐煩卻依舊坐在女孩身邊。 一時間,四人有些猶豫不決要不要上前打擾他們。 這兩人是玩家嗎?拿錯劇本了? 幸好,時韞發現了那鬼鬼祟祟想靠近的四人。 「你們好吖!」 她一把轉過去,趴在椅背上,笑嘻嘻地朝那四個人揮手,打招呼。 林秋白詫異的看了她一眼。 在時韞明媚的笑容下,剩餘的四人靠過來了。 帶着眼鏡的叫喬銘,和時韞一樣是大學生。年紀大一些的男子,介紹自己叫錢鞍。 至於那個嬌滴滴地揪着錢鞍衣角,看上去極為害怕的女子叫蕭笑笑,是新人。 「我叫嚴汀哦~小帥哥~」 那個穿的極為正常的男子,一開口用極為嬌羞的語氣,衝著林秋白說。最後還扔過去一個媚眼! 時韞:「……」 「飛往祈光機場的 414 航班即將起飛,請各位乘客帶好行李,前往登機。」 六人跟着其他人前往登機口。一切都很順利,直到……輪到嚴汀時。 「先生,您的登機票呢?」站台的女乘務員盯着生硬的笑容,眼神森冷。 空蕩的口袋說明了,登機票根本不在這。嚴汀臉色大變! 他……他明明…… 「先生,您的登記票呢?」女乘務員輕飄飄的,又重複了一遍。 前面正在走的乘客突然間全部停下來,整齊地看着他。 氣氛一下子變得詭異起來。 「我……我……」嚴汀面露慌張,瘋狂地尋找着身上的所有口袋。 「先生,是想要逃票嗎?」女乘務員臉上僵硬地笑容收起,眼神越發的毛骨悚然。 「我……不是……我一定可以……找出來。」 女乘務員沒有回答他,周遭越發寂靜。 一隻手輕輕的搭上嚴汀的脖子,冰涼的觸感是他不得不停下翻找的動作。 他遲澀地朝手的主人看去,看到了人生中最後一張臉…… 那是女乘務員猙獰的笑容! 「啊啊啊……」 蕭笑笑大聲尖叫着,全身顫抖,驚恐地望着滾到她腳下的人頭! 站台前面,立着一具無頭的屍體。女乘務員滿意的在自己的衣服上,擦去手上的血跡。 很快,有 NPC 出來拉走了嚴汀屍體。潔白的瓷磚上面,留下了一條長長的,瘮人的血跡。 「下一個。」 女乘務員帶回僵硬的笑容,陰森的說。 下一個……是蕭笑笑! 顫巍巍地遞過登機票,因為強烈的恐懼,她後背沁出了不少冷汗。 見登機票沒什麼異常,女乘務員眼睛裏閃過一抹遺憾,不耐煩地把票還給她。 「漂亮姐姐,給,這是我的登機票。」 排在蕭笑笑後面,時韞一蹦一跳的過來了。 前面等着的三個人明顯一滯,齊刷刷的看向那個嬌小精緻的少女。 很明顯,嘴甜一些是有用的。女乘務員眼裡的陰森肉眼可見的減弱了一點。連檢票的速度都快一些。 站在她身後的林秋白,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時韞蹦跳間不經意露出來口袋的一角。 那是……半張一張登機票! 事件還沒開始多久,就折損一人。除了時韞和木着臉的林秋白,其他人臉色多少不太好看。 五人分別坐在客艙內的不同位置。外面夜空暗淡,伴隨着「滴滴滴」的提示音,和一陣輕微的失重感。 飛機衝上了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