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佛系冥界老祖靠玄學爆紅全世界
佛系冥界老祖靠玄學爆紅全世界 連載中

佛系冥界老祖靠玄學爆紅全世界

來源:idejian 作者:池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子煬 阮南汐

作為地府頭號釘子戶,阮南汐終極夢想就是清除業障投胎做人!地府總裁大boss轉頭給她安排了一款專用app,美曰其名:業障清零,做人指日可待
心一動,頭一熱,阮南汐迎來刺激人生地府app:親,其實我身在曹營心在漢,實際是玄術間諜呢~阮南汐:……問:被迫成為玄師怎麼辦?答:不如順便進個娛樂圈再賺一把?某蓄謀已久男:那就淺淺開個公司,只簽老婆一人
阮南汐高資源高調出道後
網友:「一定是靠金主出道的花瓶!」第二日各大家族出來為阮南汐證名
網友:什麼?!原來你還有豪門馬甲!展開

《佛系冥界老祖靠玄學爆紅全世界》章節試讀:

第7章 我非善類


第7章 我非善類 楊敏莉的蠻不講理讓阮父眉頭皺了起來,「你別這麼說。」 「來,南汐你先進屋。」 楊敏莉第一個不同意,像個瘋子似的沖阮成安喊:「你今天要是敢讓她進屋,我就和你離婚!」 經歷過兩段婚姻的阮父,對離婚兩字非常敏感。 喪偶,沒錢,阮成安覺得能娶到楊敏莉,就是老天開眼。 如果真離婚,他一個馬上五十,要長相沒長相,要身家沒身家的老男人,要上哪裡再討個願意和他過日子的人? 阮父為難看了看楊敏莉,到嘴邊的話被他下壓下去,一臉為難望向門口的阮南汐。 阮南汐面無表情看着他們。 阮父對上阮南汐那雙滿是透着陌生沒有一點傷心的眼睛,心裏咯噔一下。 「南汐……」阮成安小聲喊阮南汐。 阮南汐聽之不聞,目光轉到楊敏莉身上,最後緩慢落到坐在沙發上一直沒敢看她的簡欣琪身上。 輕啟薄唇:「我何德何能能把一個大活人嚇到進醫院?難道這一切不止因為你們看我不順眼在樓梯上故意撒油,讓我跌下樓梯,做賊心虛導致的嗎?」 剛剛還一臉得意的楊敏莉,聞言臉色猛地一變,臉色鐵青死死盯着阮南汐,恨不得衝上去撕爛她的嘴。 但是她不敢,她現在看着阮南汐,還覺得她不是個人。 楊敏莉張了張嘴,想什麼什麼,卻一點聲音沒發出來,臉色瞬間青轉慘白。 阮父滿是不可思議看向沙發上的母女,「你們……」 阮父攥起拳頭,氣憤身子發抖。 阮南汐將這一幕,看在眼中。 不過瞬。 阮南汐就見那雙緊攥着的手緩緩鬆開。 同時,阮父的肩塌了幾分。 他轉過頭看阮南汐,阮南汐卻移開視線。 臉上的神色比剛才更冷了幾分。 阮南汐接著說:「在我回家那天,醫生通知過你們我快不行的消息吧?」 「你們篤定我會死,所以見到我一個註定要死的人,毫髮無傷回到家裡怕得立馬請來道士,一口指認我是鬼。」 「可惜,道士是假的,而我也很抱歉,用人的身份站在這裡。」 「因為心虛害怕,你把自己嚇進醫院,剛好醫生檢查出你身體有問題,順便做個手術讓你能多活兩年,你不感謝劫後餘生,竟想着怎麼把這一切過錯推到我身上。」 阮南汐的聲音越來越冷,一直被壓制着無法開口的楊敏莉身子不停地發顫。 「我工作忙,回家時間會越來越少,每月我會打十萬回來。」 沒什麼事,就不要過多聯繫。 楊敏莉聽到,眼睛瞬間瞪大。 十萬! 阮南汐轉身,餘光掃過阮父,短短一時間,他彷彿老了十歲。 阮南汐目光沒有停留,她收回視線,頭也不回的轉身下樓。 阮南汐從不認為自己是善類。 千年前不是,千年後,她也不會因為在地府閑散千年變得不為小事計較。 原本,阮南汐因為借用別人的身體,想對這家人好生對待,現在看來沒必要了。 老小區住的都是沒錢買房的人,還有很大一部分是租房住在這裡。 停車管理在這兒更是形同虛設。 阮南汐從樓里出來時,看到靠邊停着的車,愣了下。 後車窗緩緩降下,男人俊美的臉轉向阮南汐,「上車。」 阮南汐心中輕輕一顫,被楊敏莉影響的陰霾心情一掃而空,她不自覺淺淺勾起嘴角。 駕駛座上的喬西,繃緊身上的皮,全身一動不動,悄悄轉動眼珠透過後視鏡探查先生的表情,心中忍不住嘖嘖稱奇。 先生什麼時候練得變臉,這速度,真快啊! 「你不是有工作?」上了車,阮南汐就問出心中疑問。 郁時澤靠住椅背,「嗯,推遲了。」 這樣啊。 阮南汐瞭然,絲毫沒有懷疑。 被迫不專心開車的喬西,聽得眼珠子差點從眼眶裡瞪出來。 先生多了口是心非的本領。 這位阮小姐也當真是個正直的好員工,連老闆話外之音都沒聽出來,而且……還沒道謝。 好剛哦,他的心理什麼時候才能練到這麼強勁啊。 半個小時路程。 車子抵達漫灣。 這是一家七A級餐廳,佔地七千平方,有美名「法式巴黎風情」之稱,整棟建築以城堡呈現。 地理位置處於城市邊緣靠海,因此漫灣三面環海,內置園林,漫步其中賞心悅目,城堡眺望可觀絕美海平線。 同時開放兒童區和成人區。 而這樣一個絕美之處,建設完成之後,從沒有人想過,它會成為一家不限時開放,人均一千五的自助餐廳! 同學聚餐定在漫灣時。 阮南汐看到前半段資料,不免佩服現在人的經濟能力。 當阮南汐看到關於漫灣資料最後標寫着一行「自助1500/每人」的時候。 阮南汐忽然覺得,聚餐選在漫灣非常合理。 阮南汐雖然了解過。 可當她親眼看到漫灣後。 還是被震撼到了。 七千平方的佔地面積絲毫不誇張,城堡似的餐廳美輪美奐,彷彿動漫中出來的一座藝術品。 進入餐廳中,法式風格讓阮南汐有種置身國外的感覺。 三層D166單間內。 「我說,再不上正餐我就要吃甜點吃飽了。」有人急不可耐在糟雜的環境中喊了一大聲。 分好幾批聊天的人紛紛停下來,朝四周看了看。 「阮南汐還沒來呢,再等等。」班長路文閑對所有人解釋了一聲。 劉昊作為團支書不耐煩了,直接道:「我覺得她不會來。」 其他人好奇看向他:「為什麼?」 劉昊忍着笑把對大家說:「我給她打電話通知的時候,她用周末上班的理由拒絕了我。」 劉昊的話讓一些人震驚。 「阮南汐找到工作了?」 同時也引起一片唏噓聲。 「通過歷史書上的記載,七十年前就已經取消七天班制度了,阮南汐難道去了什麼不正規的公司?」 「我覺得沒可能,阮南汐可是靠着各種獎學金上大學的人,以她的本事,正規公司招攬應該不少,她去黑公司沒必要啊。」 「阮南汐學習好,不代表她沒有去黑公司的可能。」劉昊在一旁,突然插了句。 議論的人再次將是想聚焦到劉昊身上。 所有人的眼裡全都透着「為什麼?說個讓我們信服的理由。」 劉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右腳踩在椅子上,「你們忘了?阮南汐很窮。」 「對啊!阮南汐一直都很缺錢吧 ?從大一就各種兼職,如果她想畢業快點找一份好工作,被黑公司坑去的可能性不是沒有啊。」有人接着分析出結果。 劉昊點頭,心中非議阮南汐。 如果不是阮南汐真的夠窮,大學四年不停兼職,就她那張臉。 劉昊還以為是被人包了塞到他們學校的不知名人士。 能上他們學校的,要的不止成績還有家境,窮人是供不起他們學校花銷的。 一年二十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