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寒門大俗人
寒門大俗人 連載中

寒門大俗人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李五丫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七郎 李五丫 武俠修真

  對於生於末世的雙系強者時柳來說,沒什麼比好好活下去更重要了,所以,當被雷劈到古代邊關,成了寒門軍戶之女李五丫時,她適應良好,很快就入鄉隨俗當起了古代人
  活着嘛,就得有點追求
  衣:綾羅綢緞、珠寶首飾都要有,不過分吧
  食:每天來點燕窩魚翅、海參鮑魚,不過分吧
  住:亭台樓閣、軒榭廊舫,竹林幽幽、鳥語花香,自家就是風景區,不過分吧
  行:香車寶馬不可少,不過分吧
...展開

《寒門大俗人》章節試讀:

第3章,黃雀在後


  在邊關,百姓最怕出現在他人廝殺的地界上了,只要遇到這樣的事,十之八九都會成為雙方交戰的炮灰。

  看着那兩撥人直奔驛站,李五丫心下一沉,拉着李七郎就飛快的跑進了後院,徑直跑向廚房。

  驛站地底下修有暗道,她娘第一天來驛站當差時,她就用精神力將整個驛站仔細探查了一遍,一下就發現了暗道的存在。

  暗道有兩個口,一個在驛丞房間,一個在廚房閑置的灶台後。

  就目前這個情況來看,躲到暗道里是最安全的。

  ......

  就在李五丫拉着李七郎跑向廚房時,十來個頭裹面巾的大漢騎着馬直接衝進了驛站。

  「關門!」

  那些人一進驛站,就立馬關上了大門。

  「你們是什麼人?」

  有個驛卒上前詢問,直接被一個壯漢一刀砍死。

  來人氣勢洶洶,出手狠辣,直接震住了驛站里的其他人。

  看着地上猩紅的血液,眾人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轉瞬間,驛站就亂成了一片。

  「不許他們逃走,快,將所有人都趕到大堂里去。」

  為首的壯漢一下令,其他大漢紛紛翻身下馬,開始驅趕驛站里的人,但凡有反抗不配合的,直接舉刀砍殺。

  另一邊,李五丫已帶着李七郎跑進了廚房。

  現在不是吃飯時間,廚房裡並沒有人,李五丫跑到閑置灶台前,將堆放在灶台後的柴火推開,然後蹲下身子將手伸進了灶眼裡,當摸到一個凸起時,立馬按了下去。

  伴隨着一道輕微響聲,灶台後出現了一個黝黑的暗道口。

  「七郎,快,驛站里來壞人了,我們快躲到暗道里去。」

  看到暗道口,李七郎也不驚訝,乖乖的躲了進去,動作麻利又迅速。

  是的,在這之前,李五丫趁別人不在的時候,就已帶李七郎進過暗道了,是以,李七郎對暗道並不陌生。

  李七郎一下去,李五丫立馬跟上。

  躲進暗道,李五丫才稍微鬆了口氣,摟緊李七郎蹲坐在地上,外放出精神力仔細『看着』外頭的情況。

  驛站只有前後兩進院,並不大,將精神力外放出去,剛好能夠『看到』整個驛站的情況。

  『看着』驛丞等人被那群大漢脅迫聚集在大堂里,李五丫的心不由沉了下去。

  驛站被劫持了。

  更糟糕的是,後頭追擊這夥人的騎兵還將驛站給包圍了起來。

  ......

  驛站內,十來個壯漢手持長刀挾持眾人。

  驛站外,幾十個身着大楚兵袍的騎兵手握長弓,箭圍驛站,蓄勢待發。

  『看着』這一幕,暗道里的李五丫直呼倒霉。

  他們被殃及池魚了!

  這兩撥人要打起來,驛站里的其他人怕是都難逃一死。

  李五丫又在心裏暗暗慶幸,幸好今天娘和哥姐都沒在驛站裡頭,避開了這次的禍事。

  至於她和七郎......

  有她在,總能護他平安的。

  暗道里有好些岔口,藏身還是很容易的,就算有其他人進來了,在精神力的幫助下,躲避開不是難事。

  這麼一想,李五丫頓時就放鬆了下來。

  與此同時,驛站內外的兩撥人卻越發的劍拔弩張了。

  驛站外的騎兵開始靠近驛站,不過才剛動,大堂里的一個大漢就猛地高喊道:「庄玉堂,讓你的手下退後,我要是看到有人靠近,我就殺驛站里的人。」

  說完,一個壯漢就走到大堂角落,一手拽起一個人就往門口拖。

  「不要殺我,求求你們,不要殺我!」

  「我還有妻兒老母,我還不能死。」

  被拖走的兩個人,似乎知道自己即將要面臨的命運,奮力的掙扎着、哀求着。

  可惜,他們的力量根本沒法和壯漢抗衡,直接被丟出了大堂。

  兩人趴在門口剛想起身逃跑,然而還沒來得及行動,冒着寒光的大刀就從他背後砍了下來。

  「砰!」

  人首分離,鮮血灑了一地。

  「啊~」

  血腥的一幕,嚇壞了驛站里的人。

  驛站外,疊嶺關參將庄玉堂眉頭擰成了疙瘩,沉默了一會兒,抬手示意手下不要再靠近驛站。

  副將徐成坤面露不贊成:「將軍,我們還得趕回疊嶺關,不能一直和他們僵持下去,不如,我們直接衝進去?」

  庄玉堂銳利的目光射了過去:「驛站里還有不少人,身為戍邊將領,我不能眼睜睜看着他們被殺光。」

  徐成坤有些煩躁:「可是,就算我們不攻進去,他們活下來的機會也不大,呼延賀那伙人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庄玉堂皺了皺眉頭:「再等等,就要天黑了,天一黑,我就親自帶人摸進驛站,能救一個是一個。」

  徐成坤更不同意了:「將軍,呼延賀可是北燕八品高手,其他人也都在六品以上,你又何必親自涉險呢?」

  庄玉堂斜眼看着他:「你這話的意思是,我打不過呼延賀是嗎?」

  徐成坤面露無奈:「將軍,屬下不是這個意思,你身負守衛疊嶺關的重責,沒必要事事親力親為......」

  庄玉堂打斷了他:「不用再說了,我意已決,等天黑在行動。」

  徐成坤氣悶的抿着嘴不說話了。

  庄玉堂目光炯炯的看着驛站裡頭:「既然人已經被我們堵住了,他們就休想跑掉。」

  驛站大堂,壯漢們見庄玉堂等人沒在靠近,都紛紛鬆了口氣。

  暗道里,李五丫也鬆了口氣,沒直接打起來就好,沒打起來,其他人就還有活命的機會。

  突然,李五丫面色變得警惕了起來,她『看到』一個壯漢將驛丞落到角落,往他嘴裏塞了一顆藥丸。

  緊接着,驛丞就開始臉紅脖子粗,弓着身子痛苦的滿地打滾。

  壯漢看着驛丞痛得眼神都渙散了,才又給他餵了一顆藥丸。

  藥效很快,不過片刻,驛丞就沒在打滾,雖還劇烈喘着粗氣,但神情不在那麼痛苦了。

  沒給驛丞喘息的機會,壯漢一把拽起他,拖着他來到為首壯漢面前。

  呼延賀鷹隼一般的目光落在驛丞身上,拍了拍驛丞的臉頰,低聲問道:「暗道入口在哪兒?」

  驛丞虛弱的搖了搖頭:「沒有暗道。」

  呼延賀冷笑一聲,他為何在庄玉堂的緊追之下還要來這個驛站,就是因為他知道這個驛站有條出關的暗道。

  「既然這樣,那你就沒有活下去的價值了。」

  話音一落,拽着驛丞的壯漢又拿出一顆藥丸,準備要塞進驛丞嘴裏。

  驛丞見了,臉上露出驚恐之色,一想到剛剛那痛不欲生的經歷,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想到家中的老妻和兒女,想到剛出生不久的小孫子,在藥丸觸碰到嘴前,驛丞垂下了頭,顫巍巍的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房間。

  「在我房間里。」

  聞言,呼延賀和壯漢臉上都露出了驚喜之色。

  驛丞帶着兩個壯漢進了房間,打開衣櫃,按下開關,頓時一個暗道口就露了出來。

  呼延賀見了,面上一喜,隨即又問道:「還有誰知道暗道的存在?」

  驛丞連忙搖頭:「沒有了,整個驛站就我一人知道。」

  壯漢笑了:「驛站里的暗道,庄玉堂肯定不知道,這是我們逃生的機會。頭兒,我們快逃吧。」

  呼延賀搖頭:「不行,庄玉堂很精明,別看他現在守在外頭沒動,過不了多久他就會派人試探我們的反應,一旦發現我們不在,立馬就會衝進驛站。」

  「這暗道不難找,一旦被他們找到追了上來,我們還是跑不了。」

  壯漢皺眉:「那要怎麼辦?」

  呼延賀想了一下:「去,把呼延吉叫上來。」

  暗道里,李五丫聚精會神的『看着』驛丞房裡的一切。

  壯漢拽着驛丞出去後,呼延賀就取下了身上的包袱放在了桌上,並打開翻看了一下。

  『看到』包袱里裝着的竟然是藥材,李五丫的雙眼瞬間就亮了起來。

  這時,一個壯漢進了驛丞屋子。

  呼延賀看向來人,鄭重的將一封密信交給他:「阿吉,這是我們從大楚那邊竊取到的軍事戰略圖,這下頭的暗道直通關外,你現在就順着暗道離開。」

  「我們在這裡拖住庄玉堂那些人,為你爭取更多的時間,你一定要將情報送到北燕大營。」

  說著,又將桌上的包袱遞給他。

  「這些是我藏身大楚好不容易才收集到的血參和血芝,拓跋將軍上次受傷,傷勢一直沒徹底好,這些藥材務必送到將軍手中。」

  暗道里,李五丫有些摩拳擦掌,這些年她一直在想辦法提升治療異能,可惜弄不到藥材。

  現在藥材送上門來了!

  干不幹?

  當然是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