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甩了狠戾暴君後,他跪求我!
甩了狠戾暴君後,他跪求我! 連載中

甩了狠戾暴君後,他跪求我!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謝君硯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殷蒼傲 謝君硯

「我不要和他葬在一起……」 死之前,她求着她最恨的男人
一個是瘋子,一個是人渣,秦緲想終於死了,可以解脫了
誰知她重生回到謀殺大夏新帝那 一夜
不管是渣男,是瘋子,還是惡毒綠茶…… 她手握銀針,毒醫雙絕,要翻身! 身在泥濘危機之中,先把黑蓮偽裝成白蓮,看誰玩死誰!...展開

《甩了狠戾暴君後,他跪求我!》章節試讀:

第3章、她是要禍亂後宮


  眼看雲貴妃的簪子就要劃開她的嘴巴,她腦子極快的轉動如何自救。

  卻看一隻修長的手握住了簪子尖端,謝君硯嗓音慵沉,帶着帝王之威,「雲妃,你在朕的面前是越來越放肆,無理了。」

  「朕都未開口,你倒是能替朕了。」

  他微微眯着眼睛看起來很是溫柔斯雅,但那壓迫感十足令人生畏。

  秦緲雙眸帶着幾分錯愕。

  連她自己都意外,謝君硯竟會出手攔住雲妃。

  「皇,皇上……」

  雲貴妃被嚇着了,立刻鬆開秦緲的頭髮和簪子,跪在了地上,滿腹委屈難過道,「臣,臣妾沒有,臣妾只是想到一個賤婢也敢玷污皇上尊貴的身子,臣妾就很生氣。」

  「皇上,臣妾不是有意冒犯的。」

  她盯着秦緲,轉而繼續道,「一個賤婢敢肆意妄為的爬上您的床,其他婢女要是也有樣學樣,膽大妄為,這後宮豈不是亂了套?」

  「且今兒發生這事,可不就是皇后娘娘治理後宮失責嗎?」

  不僅僅是要讓秦緲死,還得把皇后一起拉下水。

  「皇上,奴婢知道自己賤命一條,死不足惜!可婢女是被冤枉的,如今婢女也失去了清白,皇上不要奴婢,甚至要處死奴婢,奴婢也毫無怨言……」

  秦緲沉住氣,委屈弱小的辯解,「但您是皇上,被人這般算計,若不查明,豈不是放了真兇,萬一下次是給皇上下毒呢?」

  雲妃眉心猛地一跳,當場想將秦緲的嘴巴給縫了,「你個賤婢,誰敢謀害皇上?你是想要詛咒皇上遇害嗎?」

  「皇上,這個婢女牙尖嘴利,要是不處死,會禍害後宮!」

  謝君硯一直沒出聲,氣氛變得很是低沉壓抑。

  原本蠻橫的雲金枝不由下意識把話堵在喉嚨,忐忑不安的看着他。

  「你是那個宮的?」謝君硯開口問秦緲。

  含着淚,雙眼紅紅,就算她的臉易容的不好看,但那眼睛像是會說話,很勾人,此時的模樣也是柔弱可憐的讓人心生愛護。

  「回皇上,奴婢尚服局的綉女苗晴。」

  「苗晴?」謝君硯語氣意有深長,「你若能今日調查出誰給朕下藥,朕就饒你一命。」

  「是皇上!」

  「皇上……」

  兩人異口同聲,前者安心,後者心慌。

  秦緲立刻指向雲金枝,「皇上,我從雲妃娘娘身上聞到了一種特別的味道,您之所以會中了情葯,是貴妃娘娘給你下的……」

  「哦?」

  「皇上,我,我沒有……您不要聽這個賤婢胡說八道,污衊臣妾啊。」轉而,雲金枝沖她凶吼道,「你要敢在污衊本宮,本宮要你好看!」

  「皇上,奴婢怕……」

  秦緲好似怕的要命,妥妥一個弱小的小白兔,相比雲金枝,她就是個母老虎一樣,這對比,總讓人會同情弱小。

  「是,是皇上要奴婢查出真相的,奴婢說的是真話。」

  「沒有證據,你隨便指認朕的愛妃給朕下藥,若是誣陷,是滅九族的重罪!」

  「奴婢不敢撒謊,不相信,皇上去雲貴妃宮裡找找,肯定會有蛛絲馬跡的,因為這葯混合了女蘭香。」

  「這種葯能迷惑神經,碰過此葯的人,身上的氣味都能留住兩三天。」

  前世她被打了板子,去太醫院的時意外碰到了雲貴妃身邊的婢女銷毀這葯,後來她學了醫,對這些葯自然也就清楚敏感。

  當然,雲貴妃身上沒這味道,肯定也不是她親自放的。

  只不過,她這麼說,就是找個引子,直接去尋找證據證實雲貴妃。

  「胡說八道,本宮身上哪裡有什麼味道!」

  雲金枝極力反駁,她可是讓別人給皇上的食物弄了點葯的,根本不沾她身。

  「奴婢鼻子比平常人靈敏能聞出來,尋常人肯定是聞不到,皇上派人去搜查不就能證明奴婢是不是撒謊啊……」

  視線落在了雲金枝身上,謝君硯淡淡的問道,「雲貴妃,朕給你一次自己坦白錯誤的機會……」

  雲金枝打死不承認,反正她宮裡沒這東西,她能被一個小賤婢給擺了道?

  要是承認了,皇上以後肯定不會在寵愛她。

  皇后那個病秧子還不高興的起飛?

  「皇上,臣妾真的沒有啊,您不要相信這個賤婢信口開河,臣妾那麼愛你,怎麼會,會算計您呢?」

  「嗯,朕也相信愛妃。」話是這麼說,謝君硯卻又繼續補充,「所以更要為了愛妃的清白,將此事查清楚,以免有心人想要污衊你。」

  被謝君硯這般深情款款的看着,雲金枝心跳加速,面色都泛起潮紅……

  「小黑,帶人去雲貴妃的宮裡,好好的查查。」

  「喏。」

  謝君硯看向秦緲,「你若是隨意污衊雲貴妃,朕會將你千刀萬剮而死。」

  面色微微蒼白,秦緲原本的自信卻因他這話變得忐忑不安起來。

  是啊,謝君硯如果想要維護雲金枝,就算從她房裡找到情葯,也全憑他一句話定真相,更定她的這條命。

  她一個婢女,能和貴妃的身份相提比論?

  回想起前世自己死之前,她還看到謝君硯為她哭?害怕她死?

  她當時一定是眼花。

  等待的時間是漫長的,秦緲心情緊張。

  雲金枝奪定自己宮裡不該有的東西不會出現,她倒是很放鬆的伺候着謝君硯穿衣洗漱。

  時不時的冷睨瞪着秦緲。

  這賤東西,等下就該死了。

  三炷香後。

  小黑公公回來彙報搜查結果。

  「啟稟皇上,奴才在雲貴妃的宮殿貼身婢女側房內找到了情葯,已和太醫驗證過了……」

  隨着小黑公公的話落,一個侍衛壓着一個宮女進來。

  宮女跪下來,頭趴在地上不敢抬起,恐懼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不,這不可能。」雲貴妃憤怒的對着宮女呵道,「是你,是你想要陷害本宮?」

  「皇上,你,你相信臣妾,臣妾不敢……」

  謝君硯沒理會她,對宮女道,「說,朕能讓你死的痛快,若欺騙朕,生不如死。」

  「皇,皇上,這葯的確是奴婢從宮外帶回來給娘娘的,娘娘要用來做什麼,奴婢不知,真的不知……」

  「雲貴妃,你不是說讓朕相信你嗎?這就是你讓朕相信你的結果?」他的聲音清雅沒什麼太大的情緒,卻令人心生恐懼。

  這話不用說明白,等於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