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踏枝
踏枝 連載中

踏枝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永寧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永寧 秦鸞

秦鸞夢見了師父
師父說,讓她下山回京去,救一個人,退一樁親
*
我的道姑女主是有些玄學在身上的
...展開

《踏枝》章節試讀:

第6章 阿嚏


  秦鸞和廖太醫診治,萬妙幫不上忙,只能揪着心站在一旁等候。

  外頭,馮嬤嬤尖着嗓子、陰陽怪氣的話語,句句傳到了她的耳朵里。

  什麼「反了天了」,「被妖言亂了心志」,罵的是嬤嬤丫鬟,又何嘗不是指桑罵槐在指責父親?

  馮嬤嬤畢竟是祖母跟前的,連父親都不能亂說重話。

  攔住馮嬤嬤、不讓她進屋來,就已經很好了。

  便是這會兒事成了,晚些待祖母知曉了,父親還有一頓訓斥要挨。

  萬妙左右分心,眼看着廖太醫的神色舒緩下來,她忙問:「母親如何了?」

  秦鸞讓出病床前,叫萬妙自己來看:「看起來好些了,是吧?」

  萬妙聞言,湊到楚語蘭近前,看得格外仔細。

  她不懂岐黃,其實看不出什麼端倪,興許是有了信心,她覺得母親平穩多了。

  「真好,」萬妙吸了吸鼻尖,轉過頭與秦鸞道,「阿鸞,有你在,真好。也要謝謝廖大人,您能讓阿鸞嘗試……」

  「萬姑娘不用謝老夫,」廖太醫擺手,道,「你們做家屬的願意拼一把,老夫自然也義不容辭。」

  再者,醫者之心,希望病人能好起來,更無法放下疑難雜症。

  土方、偏方,甚至是聞所未聞的歪門路,只要能救人,都是好辦法。

  既然秦大姑娘有師門的仙丹能吊住世子夫人的命,廖太醫就信她後續有靈丹妙藥能讓病人完全好起來。

  外頭,馮嬤嬤一方顯然是佔了上風了。

  廖太醫聽在耳中,心中嘆息。

  世子攔人吃虧,是意料之中的。

  忠義伯夫人性格強勢,連身邊嬤嬤都厲害極了。

  也就老伯爺開口,能讓伯夫人退讓幾分了。

  馮嬤嬤代表着伯夫人,世子罵不得打不得,能不吃虧嘛。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老夫去看看。」廖太醫背着手,往外頭去。

  剛答應了秦大姑娘去打圓場,就得言出必行。

  見萬妙平復了些,秦鸞仔細叮囑她:「我只暫時保住了蘭姨的命,要想根治,需等到月圓夜,等下請廖太醫寫份補氣的方子,小廚房裡備着,能喂一口是一口,別用大廚房。」

  萬妙忙不迭點頭,喃道:「小廚房方便些。」

  若是平時,她可能會多想一層、發現些什麼,但現在,萬妙心裏的事兒太多了,以至於,念頭一閃而過,她來不及抓住便消失了。

  秦鸞知她狀態,也無意在這個當口上點醒她,只斟酌着問:「幾年不見伯夫人,脾氣比我祖母都厲害了。」

  萬妙苦笑:「祖母惱我們呢。」

  「為何?」秦鸞問。

  「我是個姑娘,我也沒有弟弟,」萬妙看了眼楚語蘭,又道,「你知道的,母親生我時險些丟了性命,好不容易活下來,卻很難再生一個了。母親也勸父親再添人,父親說什麼都不答應,父親向來對祖母孝順,只這一事頂着來,祖母更氣了……」

  秦鸞奇道:「誰與你說的?」

  「我偷聽的。」

  秦鸞抱着萬妙,拍了拍她的脊背:「先治好蘭姨再操心那些,沒有什麼比蘭姨的病更要緊。」

  萬妙重重點頭。

  院子里,隨着廖太醫的出場,激烈的氣氛緩和了些。

  「總之,」廖太醫道,「世子夫人暫時穩住了。」

  萬承被蠻不講理的馮嬤嬤弄得狼狽不堪,聞言驚喜極了:「當真?」

  「治好了?」馮嬤嬤追問。

  廖太醫摸着鬍子,道:「後續還要觀察,再做診治,成與不成,都是試試。」

  萬承的心上上下下,見陳嬤嬤等人面露喜悅,到底也是歡喜多餘擔憂。

  起碼,比太醫直接告訴他「治不了」、「就這兩天了」要強得多。

  試過了,失敗了,誠然他燃了希望又失望,但起碼,他儘力了。

  馮嬤嬤狐疑極了,眼珠子在廖太醫與萬承之前來迴轉,問:「廖大人先前不是說,沒得治了嗎?」

  廖太醫清了清嗓子:「老夫是沒了能耐,但秦大姑娘另有思路,老夫觀她辦法,確可嘗試。」

  馮嬤嬤皺眉,待看到秦鸞與萬妙從屋裡出來,眉頭越發皺得層層疊疊。

  萬妙神色看似輕鬆許多,莫非永寧侯府那個小丫頭片子,瞎貓撞到了死耗子?

  偏她不能親眼去看看世子夫人的狀況……

  「秦大姑娘,」馮嬤嬤尖聲道,「這是打算回去了?」

  「我今日事了,自是回了,」秦鸞頓了頓,一副心有所感模樣,「哦,媽媽是怪我登門來還未與伯夫人問安?不如我現在隨媽媽過去?」

  馮嬤嬤嘴角重重一抽。

  她還要回伯夫人跟前告狀呢,怎能叫秦鸞去胡攪蠻纏?

  秦鸞在伯夫人跟前說她是非,她不可忍;秦鸞要是火上澆油、把伯夫人氣着了,回頭倒霉的還是她,她更不能忍了!

  「講究什麼虛禮,」馮嬤嬤皮笑肉不笑,道,「秦大姑娘慢走。」

  秦鸞「從善如流」,經過馮嬤嬤身邊時,走得格外慢,拂塵一甩,尾端從馮嬤嬤面前略過,才又大步離開。

  馮嬤嬤哼了聲,帶着人手,回伯夫人跟前。

  一路走,一路念。

  「修幾年道,真把自己當仙姑了。」

  「哎呦那拂塵上抹了什麼,鼻子都給我弄癢了!」

  身後一馬臉婆子問:「永寧侯府的大姑娘真能治好世子夫人?」

  「治個屁!」馮嬤嬤罵道,「神神叨叨,能有什麼真本事!」

  馬臉婆子又道:「世子夫人怪可憐的,若能治……」

  「都是命!」馮嬤嬤冷聲道,「誰不可憐?你不可憐還是我不可憐?當奴才的還同情上主子了,你也是想不開!我還愁怎麼跟伯夫人回話呢。」

  「照實回,伯夫人也是想讓世子夫人能少些痛苦、走得利索些,世子和大姑娘非要折騰,那就折騰了,」馬臉婆子道,「竹籃打水一場空,怪不得誰的。」

  「我怎的沒聽說秦大姑娘回京了?一回來就老我們府里招搖撞騙,我得好好跟伯夫人說說,讓她跟永寧侯夫人提去!」

  「說得對,以前在道觀里沒個講究,沒道理回了京中還這麼不講規矩。」

  馮嬤嬤贊同極了:「永寧侯夫人出了名的母老虎,又愛臉皮,知道孫女在外頭興事,定要懲治。我記得,她對這個大孫女向來冷淡、不喜吧?」

  「親緣淺薄,說白了就是克親,已經剋死親娘了,親祖母能喜歡她?」

  「沒錯!」馮嬤嬤還要再說,鼻子越來越癢,急得她連抓了好幾下,「什麼味兒!阿嚏!阿嚏!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