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豪門世家›梟爺,您家夫人不好惹
梟爺,您家夫人不好惹 連載中

梟爺,您家夫人不好惹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季語 分類:豪門世家

標籤: 季菀季語 季語 豪門世家

初相識,坐在輪椅上的他冷漠相對,「守好你的本分,才能保住你的命

沒等多久,他就啪啪打臉,開始宣告主權
「你是我的女人,只許看我,懂?」
「爺,請問你是哪位?」季語笑的明媚又張揚
那一刻的楚言梟,彷彿又回到當初斷腿時的陰暗瘋狂
他將她抱在懷裡,痴狂又沉迷
「乖,聽話
」...展開

《梟爺,您家夫人不好惹》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江城


  傍晚的江城,燈火閃耀,繁華下卻充斥着無盡冰冷。

  車不徐不疾地開往郊外莊園,巍峨的中式建築,在夜幕中莊嚴佇立。

  門口站着一位身着中山裝的管家,門沿還掛着兩個大紅燈籠,一派喜氣。

  「季小姐,請吧。」

  管家發了話,季語頷首跟上。

  進了正門,季語就感覺到周圍傭人投來的異樣眼光,紛紛議論也傳進了她的耳朵里。

  「到底是季家高攀了,要不是少爺出了車禍,哪裡輪得到季家?」

  「這也不是好高攀的,少爺自從出了車禍,脾氣更加古怪,上個女傭才來三天人就沒了。」

  到了二樓左側房間的門口,管家微微停住腳步,帶着警告的眼神望向她。

  「既然到了楚家,季小姐就要明白,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

  「嗯。」

  一來就給個下馬威,不是她未曾謀面的老公,便是楚家老爺子的授意。

  季語心思活絡,面上還是一片安靜。

  「少爺在房間等你。」

  楚言梟……就在這道門後面。

  房間里一片昏暗,淡淡的月光從窗戶外面照進來,裏面的陳設簡單。

  季語目光瞥向一側的時候,正好撞進一道黑色幽深的瞳孔,似銳利的鷹一般,攝人心魄,無形的氣場自他周身散開,透着凜然寒意。

  男人帶着一副暗金色面具,上面雕刻着古樸的花紋,在昏暗的光線中卻略顯猙獰。

  而在面具之下,則是令人無法忽視的目光。

  季語從未見過這樣的眼神,陰森冷凝,猶如在看死物一般。

  楚言梟緋薄的唇輕啟,淡淡吐出兩個字。

  「季菀?」

  季語怔了怔:「是。」

  他微微轉動輪椅,冷冽的眉目沒有什麼情緒。

  「恪守你的本分,否則誰也救不了你。」

  「明白。」

  季語當然懂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

  楚氏百年積澱,家規一向嚴謹。

  只是這樣氣質卓然的人,卻坐在了輪椅上,總覺有點可惜。

  不想楚言梟注意到她目光里的複雜,語帶嘲諷道:「你在同情我?」

  感受到源源不斷的冷意,季語挺直了背脊,越是這樣危險的人,說不定越討厭別人的同情。

  「沒有。」

  男人鷹眸中翻滾的黑暗逐漸平息,淡聲道:「過來,伺候我洗澡。」

  季語抬起頭,「楚家的傭人想必不差我一個。」

  男人聲音平靜,卻是透着一股狠厲,「不願意就滾出去。」

  身後的門早已被管家關上,房間內一片黯淡。

  她的確沒有拒絕的權利,腦海中想起生父說的話,季語選擇妥協,朝他走了過去。

  淡淡的月光照進來,兩人的距離極近,楚言梟幾乎能看到她白皙皮膚上細小的絨毛,以及伴隨着呼吸輕輕顫抖的眼睫。

  似乎是有些緊張,柔軟的耳尖悄悄泛起紅暈。

  解皮帶的時候,季語明顯地感覺到男人腰身的輪廓,臉頰發燙,而她卻偏偏怎麼也解不開中間的扣子。

  「少爺……」

  季語的指尖在微微發抖。

  女人的力道不輕不重,目光閃爍,薄唇殷紅,溢出來的聲音又純又媚。

  只是簡單的動作,竟然勾起他腹中的邪火,楚言梟一把扯住她的手,目光裡帶着幾分審視。

  季語來不及多想便用胳膊抵住了他的大腿。

  身子一歪往他懷裡傾倒,不想小手卻不經意間觸碰到男人蓋着毛毯的腿。

  還沒反應過來,楚言梟便一把按住她的手腕,狠狠將她扯開,「季家的家風就是如此不堪?」

  季語盯着他,腦海中卻閃過剛才一閃而過的觸感。

  這種肌肉線條,可並不像是一個癱瘓了五年的病人該有的模樣。

  思及此,季語默默地準備抽回自己的手,一邊解釋道:「我只是腿麻了,不是故意的。」

  楚言梟卻沒有要鬆手的意思。

  見他情緒不明,季語忽然開口,「要娶我的是你,難道少爺真如外界傳聞一般不行?」

  男人直接傾身下來,一把掐住她的下顎,「試探我?」

  季語似是被嚇到一般,目光閃了閃,「少爺想多了。」

  楚言梟沒有錯過她眼底的閃爍,扯了扯薄涼的唇,「沒膽量,就滾!」

  「張叔,將人帶出去!」

  楚言梟面色黑沉,胸口微微起伏,顯然動了怒。

  季語乖乖的跟着管家出去,不敢在觸他的霉頭。

  來日方長,不急一時。

  坐在輪椅上的楚言梟看着女人離去的背影蹙了蹙眉,剛剛一瞬間軟弱無骨的小手落在他的小腹上,離開後竟還有一點點溫存,

  這些年,敢近他身的女人,還從來沒有過。

  很好。

  「主子需不需要……」從暗處現身的黑影,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楚言梟眯了眯眸子,下意識覺得這件事不簡單,眼底浮現了一絲興緻。

  「不用,去查她的底細。」

  「是。」

  暗處的黑影快速移走,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

  季語被張叔帶到客房後才鬆了一口氣。

  她渾身癱軟的靠在門後,身上已經氤氳了一層冷汗。

  聽聞楚大少不近女色,她故意挑逗楚言梟,算是犯了禁忌,差點就沒命了。

  緩了緩之後,她去浴室洗澡。

  她被綁着已經好幾天沒有睡過好覺,洗過澡以後沾床就睡了過去,睡的叫一個天昏地暗。

  翌日,季語還未醒來,外頭便響起細密的敲門聲。

  「季小姐起來吃早飯了,少爺已經在樓下等着了。」

  「季小姐!」

  傭人聽着那頭還沒有動靜,叫道:「您要是再不出來,少爺可就生氣了。季小姐,不是我說話不好聽,但是……」

  「這可是季小姐進門的第一日,若是耽誤了回去,夫人少爺怪罪下來……」

  話還未說完,季語便推開了門,「你剛喊我什麼?」

  傭人臉上一陣紅一陣綠,最後低下頭去,「少,少夫人。」

  「知道就好。」

  季語又把門關上,慢悠悠的洗漱好才下了樓。

  她從樓上下去的時候,楚言梟正在吃早餐,舉手投足之間的矜貴氣質完全讓人忘記了他那殘疾的雙腿。

  慢條斯理,每一幀都是一副絕美的畫面……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