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他曾深情許我
他曾深情許我 連載中

他曾深情許我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花滿滿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陸宇琛 顧茗

顧茗曾經無數次的幻想過,和陸宇琛的婚禮會是多麼的幸福,可等婚禮到來的時候,顧家敗落、父親生死未卜、哥哥大罵她白眼狼……這一切都不過是陸宇琛為了他植物人的白月光所設的局!陸宇琛以為折磨那個女人,就能得到幸福,直到那天猛然發現她牽住了別人的手,發現一切都是誤會,才開始驚慌失措
「我錯了,茗茗求你了,你回來吧,好嗎?」「陸宇琛,我愛過了也恨過了,現在真的沒力氣和你一起了……」...展開

《他曾深情許我》章節試讀:

第6章 求我?你配嗎?


  說完,陸宇琛便放開了她。

  顧茗站在原地,看着顧奕雙拳難敵四手,一向驕傲的哥哥,被人踩着臉趴在地上,心痛如刀絞,她很想上去幫忙,可她不能。

  她了解陸宇琛,言出必行,只要自己敢上前,他一定會殺了顧奕!

  那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求你,我求你,」顧茗攥着拳頭,走到陸宇琛旁邊,懷着一絲希望,希望他能念些舊情,「求你看在顧家幫過你,看在我曾經那麼喜歡你的份上,放過我哥,行嗎?」

  「好啊!」陸宇琛嗤笑了一聲,意外的好說話,隨後揮手勸退了眾人。

  顧茗趕緊衝上去扶着顧奕,「哥,你沒事吧?」

  顧奕卻一把甩開了她的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冷冷道,「不必了,陸太太,我哪裡當得起你一聲哥?」

  「我只是希望你,午夜夢回的時候,最好不要夢到爸,」顧奕扭過頭來,恨的幾乎咬碎了牙齒一字一頓道,「因為你不配!」

  不配!

  顧茗呆愣愣的站着,臉上的眼淚混着血跡往下流……

  是啊,她不配。

  如果不是她輕信陸宇琛,絲毫沒有防備,甚至還帶他進父親的辦公室,就不會有這麼多事了……

  都是她……

  絕望,心碎,顧茗站在原地,看着台下賓客神色各異的看着她,眾叛親離,大概就是這樣吧?

  「顧先生,現在顧茗是我妻子,今天我放過你,」陸宇琛走上前來,極盡侮辱的幫顧奕理了理衣服,「今後可就不一定了。」

  說完便有兩個黑衣保鏢上前,要把顧奕架走,顧奕卻只是冷笑了一下,自己離開了。

  婚禮不歡而散,陸宇琛帶着顧茗回到了化妝間,「這就心疼了?我可還沒玩兒夠呢!」

  「聽說你哥最寶貝他老婆了,要是知道他老婆被人給……」

  「不要!」顧茗趕緊打斷了他,臉上的眼淚都來不及擦,「陸宇琛,不要……」

  「給我個理由。」

  陸宇琛好整以暇的坐着,上下打量着顧茗。

  「看在我曾經是真心喜歡你的,陸宇琛,我求你,」顧茗臉上的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慌不擇路的懇求道,「我求你放過我的家人,你要怎麼報復我都可以,我求你放過他們……」

  「求我?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陸宇琛霍然起身,一隻手拽着顧茗的頭髮,把她按在那面化妝鏡之前,臉緊緊的貼着冰涼的鏡子,「你求我,我就要答應你?」

  他一把扯掉她的裙子,從後面突然闖入。

  一陣撕裂般的疼痛,顧茗一張臉都擰了起來,陸宇琛卻還掐着她的下巴,強迫她看着鏡子里的自己。

  「也不看看你的賤樣子,求我?你配嗎?」

  鏡子里的女人妝早就哭花了,嘴角還帶着血跡,披頭散髮狼狽不堪,正以一個彆扭又屈辱的姿勢被按在鏡子上,一隻手扶在鏡面上。

  諷刺的是,她手上還帶着結婚戒指。

  是啊,今天……

  是她結婚的日子啊!

  臉上本來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可她卻眾叛親離。

  「如果求人那麼管用,那我也不介意求求你好了……」

  陸宇琛一邊狠狠的折磨顧茗,一邊絕望又憤怒的按着顧茗的腦袋,「你把媛媛還給我,還給我啊!」

  他喊的撕心裂肺,可顧茗卻連掙扎都沒有,只是雙眼空洞的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逆來順受的承受着他的暴虐。

  她什麼都沒了,都毀了,還有什麼可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