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寒門難為
寒門難為 連載中

寒門難為

來源:掌中雲 作者:趙小甲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雲娘 軍事歷史 趙小甲

三間茅房半畝田,寒門書生農家妻
大富大貴不奢求,小富即安滿足矣!趙小甲因為網絡賭博穿越異世成為一個寒門子弟,老爹剛死,家徒四壁,欠了二兩銀子,還有個童養媳要養,怎麼辦?馬上就是秋收了,官府、土匪和關外的蠻子都在盯着,怎麼辦?朝堂貪官污吏橫行,土族壓榨這寒門百姓,又怎麼辦?寒門百姓就應該被欺負,寒門就應該躺平嗎?趙小甲用實際行動告訴所有人,寒門,也是有風骨的!!!展開

《寒門難為》章節試讀:

第5章 下套


「不錯,是真的!」
趙小甲想要黑娃來幫忙做豆腐,肯定得讓二叔家裡知道,但又不能讓人白幫忙,所以趙小甲決定給黑娃開工錢,趙小甲道:「二叔您知道,我欠了周扒皮二兩銀子。昨天我和雲娘用豆子做了點豆腐,今早送到城裡去賣了,生意還不錯。所以我倆打算今天多做點兒,但做豆腐是個體力活,您看我倆這身子骨,肯定做不了多少,所以就想着請黑娃幫我們做兩天工,您如果不放心,工錢可以先給您!」
說完趙小甲對雲娘示意了一下,雲娘掏出最後的六文錢遞給趙小甲,趙小甲又把六文錢拍在二叔的面前。
「小甲,你這是幹什麼?」見趙小甲真給錢,二叔立馬就變臉了,把六枚銅錢扔在桌子上,很生氣的道:「你二叔我是那樣的人嗎?我過來只是問一下你們有什麼打算,大家看一起想想辦法。現在既然你們已經想到辦法了,我也就不說什麼了!黑娃別的沒有,就是力氣大,你們儘管使喚就是,工錢就算了!」
說完,二叔讓黑娃留下幫忙,自己轉身就準備回去。
「二叔,您等等!」見二叔不要工錢,趙小甲也過意不去,今天買的肉還有一截,讓雲娘提出來送到二叔手裡,道:「上午割的肉還剩了一截,二叔提回去給二嬸兒燉點湯喝!」
黑娃回家的時候一嘴油,二叔問黑娃,黑娃說是在趙小甲家吃肉了,二叔還不信,現在看到一截肉,才不得不信。
但同時也對趙小甲小兩口恨鐵不成鋼,啥家庭啊,外邊還欠那麼多銀子,不想着攢錢還債,居然還在買肉吃,到底還是年輕不懂事兒啊。
「肉你們就自己留着吃吧,我還是野菜吃着不操心!」
說完二叔急匆匆的走了,倒是趙小甲提着肉,稍顯尷尬。
得,肉還是留着晚上叫黑娃一起吃吧。
有了黑娃的加入,磨豆子的速度明顯快了很多,三十斤豆子磨下來,黑娃硬是臉不紅氣不喘,讓趙小甲好生羨慕。
接下來幾乎是和昨晚差不多的工作,只是量大了好幾倍而已。
一直忙到深夜,三十斤豆子的豆腐才全部做完,一共做了五板豆腐。
今天三十斤黃豆,做的過程中,不管是豆漿還是豆腐腦,趙小甲一律管飽,黑娃廁所都上了三趟。
約定好第二天一大早進城繼續賣豆腐,黑娃提着兩塊豆腐和幾斤豆渣就回去了。
……
「大家不要搶,請排隊,一個個來!」
趙小甲也沒想到自己的豆腐居然一夜之間火了,自己三人才剛剛到地方,就被人群圍住了,大家嚷嚷着要買豆腐,其中以大爺大媽居多。
結果就是趙小甲還沒來得及吆喝,五板豆腐就被一搶而空。
「我滴個天,這錢也太好賺了吧?」
黑娃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感覺豆腐就像不要錢似的,大家都搶瘋了,特別是那些大爺大媽,年紀都那麼大了,怎麼感覺比年輕人還要猛!
趙小甲擦了擦額頭的汗,道:「生意這麼火爆,我也沒料到呀!」
「趙郎,還有很多人沒買到怎麼辦?」雲娘負責打包豆腐,趙小甲負責收銀子,但很顯然,兩人都忙壞了。
趙小甲無奈的聳聳肩,得了便宜還賣乖似的道:「繼續買黃豆,回去做豆腐去唄!」
看着趙小甲那搞怪的表情,雲娘也笑了,如果明天還是這樣的生意,還債應該不是問題。
這次趙小甲買了一百斤黃豆,準備把二叔二嬸一家都叫過來幫忙。
吃了昨晚黑娃帶回去的豆腐,二嬸敢肯定,趙小甲一家應該是要發財了。
一百斤黃豆,六斤可以做一板,除卻自己吃的,一共做了十六板豆腐。
天不亮,每人背着幾板就進城販賣去了。
經過前兩天的口碑發酵,第三天買豆腐的人更多。
好在趙小甲做的豆腐也足夠多,雖然很多人還是沒有買到,但是已經讓上百個人吃到了新鮮的豆腐。
和昨天一樣,十幾板豆腐很快被搶購一空,收到的銅錢都快填滿了一背簍。
最後經過清點,十六板豆腐,一共賣了接近四千錢,也就是四兩銀子!加上昨天還剩的幾百文,這三天,趙小甲毛收入接近五兩銀子。
又買了一百多斤豆子,割了不少肉,一行人滿載而歸。
……
「嗯,這是怎麼回事?」
趙小甲一行人剛回到家,沒想到門口鍋碗瓢盆兒散落了一地,這些東西趙小甲和雲娘都很熟,都是趙小甲家裡經常用的東西。
「你們幹什麼,住手!」
趙小甲連忙跑進屋裡,正好看到周扒皮站在院子里,他的兩個家丁正在朝外面搬着東西。
「喲,我還以為你出去要飯去了呢,沒想到你居然還敢回來!」
周扒皮看到趙小甲,稍感意外,他還以為趙小甲已經跑了呢!
趙小甲指着散落一地的傢具,怒火衝天的問道:「周少爺,你能告訴我,你這是在幹什麼嗎?」
哪想周扒皮不以為然的道:「你不是說今天還錢嗎?看樣子你應該是還不上了,既然你還不上,那麼這座房子就是我的了,我讓人收拾一下,有問題嗎?」
「周少爺,咱們說好的三天,好像今天還沒過吧,你怎麼就知道我還不上錢?」趙小甲淡淡的問道。
「不是我高估你,整個渾河村,誰不知道你家是最窮的,現在你爹趙大付也死了,我很想知道,你從哪兒變出二兩銀子來!」
二兩銀子不是小數目,就算一個長工,一個月不吃不喝,也得差不多兩年才能攢夠二兩。
周扒皮也不怕趙小甲去借,能夠借出二兩銀子的,整個渾河村,除了他周家,他敢說再也找不出第二家。
再說如果趙小甲能夠找別人借,當初趙大付也不會來自己家借高利貸。
周扒皮是吃准了趙小甲拿不出二兩銀子,所以才等不及帶人來收房子。
「周少爺,要是我能拿出二兩銀子你又怎麼說?」
二兩銀子趙小甲早就準備好了,之所以這麼說,也是想給周扒皮下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