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陽麒麟子
陰陽麒麟子 連載中

陰陽麒麟子

來源:掌中雲 作者:蘇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陽 蘇魂

我出世身帶麒麟,爺爺為救我,親手剝下自己人皮,送給九尾狐
那一天,枯木逢春,萬獸朝拜!展開

《陰陽麒麟子》章節試讀:

第4章 銅錢


李老闆「好事」被我們撞見後,立刻動了殺心,他突然掐住了林依依的脖子吼道:「我為了你,老婆都殺了,你居然瞞着我帶小白臉回家?也罷,反正你知道了我殺人這事,也不能讓你活!」
李老闆說完後,雙手惡狠狠的掐住了林依依的脖子,林依依拚命掙扎着,可是一點用沒有,兩人體型差太多,這時候林依依把手伸向我求救。
我並沒有向前營救,而是看了一眼塑料袋上的殘肢和頭顱,嘴角上揚發出了一聲輕笑。
幾秒後,突然塑料袋拱了起來。
李老闆嚇了一跳,急忙放開了林依依,然後不停後退着,直到最後他砰的一聲撞到了牆上,無路可退。
「這,這是怎麼回事?」李老闆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渾身發軟,滿頭冷汗,兩個小腿都在打着顫。
「還我命來……」
那顆頭顱突然說話了,林依依再也經受不住,直接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李老闆更是嚇得渾身一顫,褲襠里**一大片,散發出了一股尿騷味,他腿一軟,直接坐在了地上,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了。
「老婆,放過我,放過我,我不是故意殺你的,都是這娘們……」李老闆連忙把鍋甩在林依依的身上。
可李老闆的求饒一點用沒有,殘肢拼裝出來的屍體直接掐住了李老闆的脖子。
「啊……」
李老闆發出一聲毫無意義的慘叫,直到最後斷氣。
李老闆一死,我收起了控鬼咒,也算幫這個肥婆幫了仇,她本來就死得怨,遲早也得找這個李老闆報仇,我只是助了一把力。
只不過這是我第一次見鬼,怪滲人的,看得我有點毛骨悚然。
李老闆死後,我把林依依帶回了古屋,然後報了警。
林依依嚇得不輕,到了晚上才醒過來,而且好像失了心智一樣,精神恍惚,不停的喊着:鬼,鬼來了,鬼,別靠近我,不是我殺你的。
林依依這就是典型的被嚇丟了魂,想要她恢復過來,必須要將她的魂給喊回來才行,不然會變成瘋子。
我把林依依抱到了床上,然後點燃了一支香,插在床頭跟前,再一手拿着一隻碗,碗口用火尾頭紙矇著,另一手拿着飯勺子,用飯勺子敲一下門坎,叫了一聲林依依。
突然林依依身體一震,人就清醒了,她看着我,問李老闆怎麼樣了?
我說死了,已經報了警,屍體現在應該都已經被抬走。
林依依突然眼神暗淡,有些悲傷,因為失去了金飯碗,想找下一個金主爸爸可沒那麼容易。
我可管不了她那麼多,事我已經給她辦了,她該給我錢了,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二叔說過,辦陰事收的費用沒有一個標準,按自己良心收就好,一分也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更不能不收。
林依依這事不算難辦,於是我給了她一個優惠價,一萬就行!
我向林依依伸手拿錢的時候,她突然猶豫了起來,好像想賴賬,因為她現在沒了金主,自然是能省就省,而且事情已經解決了,她覺得賴賬我又能怎麼樣?
林依依支支吾吾後,並沒有給我錢,我也不想勉強她,而是偷偷給她拍了一張照片。沒過多久她就悄悄溜出了古屋,然後跑了,我發現後也沒有攔她。
果然當小三的人品都不怎麼樣,要不是她手上有二叔說的銅錢,我還不一定給她辦這個事。
俗話說的好,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當小三極其缺陰德,那肥婆的死她也有份,要是因果循環,林依依也要遭報應的。
還有,賴誰的賬都不要賴風水師的賬,我得給這小妞來一個血的教訓才行。
我把林依依的照片打印了出來,然後在背面畫了一個鬼符,再用鞋頭打了照片三下,然後掛在牆上,最後用針扎在了林依依的那裡。
我保證,她三天不到就得回來找我,而且要磕頭認錯,更不要再想着找男人了。
解決了這事後,我拿出了林依依給我的那顆銅錢仔細端詳着,我很好奇,拿着這銅錢的人,都跟爺爺是什麼關係?爺爺為什麼要把銅錢給他們?
這枚銅錢跟其他銅錢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它上面刻了一個蘇字,後來我還發現,在蘇字的對面,還刻了一個欲字,不過這個字非常小,很難發現,幸虧我多看了一眼。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銅錢自己震動了一下,嚇了我一跳,差點把銅錢給甩了出去。
還有更詭異的,這銅錢上面的那個欲字,居然發出了一陣猩紅色的光芒,極其奇怪。
砰,砰,砰……
就在我專心研究銅錢的時候,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我連忙走去開門,還以為是林依依良心發現,自己回頭了,但開門後並不是林依依,而是一個不認識的女孩。
這個女孩穿着黑裙,一頭及腰的青絲如瀑布般散落着,她的臉比林依依還要嬌媚,而且比林依依漂亮十倍,身材如魔鬼一樣讓人垂涎,年齡看上去大概二十歲左右。
「你就是蘇陽啊?」女孩開口問道,她的聲音非常有魅力,聽得我喉嚨發乾,不由得一緊。
「你認識我?你是誰?」我連忙問道,這個女孩……好像沒有什麼印象啊,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銅錢拿到了嗎?」女孩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問銅錢。
我把銅錢拿了出來,問是這個嗎?
女孩點了點頭,然後推開了我,自己就走進了屋裡,她一進屋,那個銅錢的紅光就消失了,一切恢復了正常。
「你還沒告訴我,你是誰呢?」我順手關了門,然後轉身問道。
可我剛剛轉身,那個女孩的裙子已經脫了下來,她渾身赤白的看着我說道:「與你爺爺有交易,今晚我服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