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落魄小書生
落魄小書生 連載中

落魄小書生

來源:掌中雲 作者:沈麟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柳楚兒 沈麟

穿越古代成了落魄書生?家徒四壁卻有一個美麗娘子!沒關係,種田,經商,打仗我都會,賺錢不要太簡單
朝野動蕩,時局混亂
身在鄉野之中,我仍為一方梟雄
守國門,平動亂
吾乃一品寒士
展開

《落魄小書生》章節試讀:

第7章 見好就收


且不說沈鐵柱被老爹攆着追了十條街。
小半天功夫,沈麟旁邊的背兜里,就堆了不少銅錢。
他清出八百文遞給沈忠貴。
「大伯,多出來的一半,算侄兒孝敬您的!」
「沒有您的手藝,侄兒就沒這賺錢的機會。」
「您要是推辭,可就見外啦!」
按照正常價格,消耗了十二個工時的水車全套。
找別村的木匠,沒有一兩銀子,多半拿不下來。
大家本村,又都是姓沈的,打點折算正常,但八百文,的確是沈忠貴該得的。
他推辭不過,笑得合不攏嘴。
「好好好,沈麟啊,好好乾!大伯要不要錢都無所謂。」
「你現在,能自個兒賺錢了,你爹也該含笑九泉啦!」
「記住了,別像以前那般晃蕩了,你現在又娶了個漂亮媳婦,可是要珍惜!」
長者教誨,沈麟恭恭敬敬地點頭。
「嘿嘿,您就看好吧!」
「如今的沈麟,已經跟過去一刀兩斷,改邪歸正了!」
什麼事兒都圖個新鮮。
村裡人點起火把,連夜排隊磨面。
沈麟又把栓子的哥哥柱子喊來,一樣是每天三十文的工錢,四人打算輪班,連夜幹活。
總得把村裡人,這股熱情勁兒熬過再說!
一連幹了五天,才把村裡人的生意做完了。
普通人家,自然沒那麼多糧食存貨。
一二百斤頂天了。
可耐不住瀘水河村還有兩個大戶。
一個是村長沈忠平。
一個是管着三個村的里長,楊成良。
馬上就是麥收季節了,過段時間,陳糧就得大降價。
原本他們現在賣陳糧也能賺不少。
可白面市價高達三兩銀子一擔,就因為過去磨面太費勁了,一斤麥子能磨出八兩白面,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擇。
好傢夥,兩家拿出了幾千斤陳糧,又讓沈麟忙了五六個日夜。
回家一算,短短几天凈賺十七兩銀子。
家裡也買了麥子自己磨,從此過上了吃白面的好日子。
原本以為可以休息一下了。
誰知道,好事傳千里。
河對面的昂山村,天天晚上看到這邊打着燈籠火把。
熱鬧非常。
哪裡不跑過來,看個稀奇?
等瀘水河村的買賣做完,周圍幾個村的買賣,就上門了,最後還有沈家集的本家也跑來。
先是用上萬斤麥子的生意套近乎,最後點明要沈麟的水磨技術。
他們倒是可以仿造,畢竟是鎮上的大族,家裡就養着能工巧匠。
可這般不地道,也怕人戳脊梁骨,本家專門負責生意的三伯沈忠儒,和藹可親地拍着沈麟的肩膀:「你小子讀書不成,這麼多年連個童生試都過不了。」
「誰知道,折騰這些奇技,你還蠻有天賦。」
「說吧,你這技術賣給本家,並送一套現成的水磨,五十兩銀子夠不?」
見到對方這副市儈樣子,沈麟也是一陣無語。
原主活到十九歲,也就去本家祭祖才見到過你幾次,你老人家,可一回都沒有搭理過。
不過沈麟也知道,水磨技術並不複雜,經不住有心人的仿製,也就是一陣風的事,倒不如最後賺個一鎚子買賣。
他也沒打算藏着掖着,能賺個第一桶金,就好了!
「看您說的?就這小玩意兒,算個啥?三伯既然看得上,侄兒當雙手奉上,還談什麼銀子?」
「那可不成,我們做長輩的,哪能從你們小輩手裏面佔便宜……」
對於沈麟的上道,沈忠儒頗為滿意。
……
麥收前一天,疲憊不堪的沈麟終於將這最後一鎚子買賣給做完了。
他直接把這座水力磨坊,作價十兩銀子賣給了里長楊成良。
唯一的要求,就是讓幫過忙的栓子兄弟留下,繼續幹活!
楊成良眉開眼笑地滿口答應。
十兩銀子貴是貴了些,可搶得了先機,多的都賺了,周圍的幾個人誰敢再開水磨坊?
不錯不錯,沈麟這孩子乖覺。
懂事就好。以後不能用老眼光看他了。
有事兒,得照應着點!
而沈麟這段時間靠着各種訂單什麼的,也是賺了個盆滿缽滿。
足足一百多兩銀子!
雖然還稱不上是土財主,但是現在的他也能算的上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了。
連沈鐵柱那二兩銀子,沈麟最後看在沈鐵柱差點被他爹打斷腿的份上,都是沒有要。
有了錢,沈麟也不是摳門的主。
這麼一個多月時間裏,沈麟花了二十兩銀子,僱傭了幾十個村民,把老宅子徹底翻修了一遍。
還另外蓋了正堂、書房和後院。
有了專門的廚房、廁所,院子里還打了深井。
整個院子,也被一丈高的圍牆保護起來,大門雖然稱不上富麗堂皇,也挺像那麼回事。
這樣的規模,在瀘水河村,也排在前十之列了。
修了房子,買了足夠的米面油。
沈麟還剩餘近百兩銀子,這可是個很大的數目。
麥收是一件大事。
可這跟沈麟兩口子,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押着沈忠貴大伯製造的新水磨,雇了二輛牛車。
沈麟帶着柳楚兒晃晃悠悠去了沈家集,交割很順利。
詩禮傳家的安寧縣沈家,以前,是出過進士及第的大人物。
做買賣也爽快,看在沈麟是本家的份上,還多給了五兩銀子添頭。
豪奢程度,讓剛有點小錢的沈麟一陣咂舌。
離開沈家後。沈麟迫不及待在沈家集花了一大筆錢,買了一匹溫順的駑馬,載着他和柳楚兒繼續上路!
他原本,是看中了一批驃肥體壯的戰馬,馬販子開口八十兩銀子,當場把他嚇退了。
還是十兩銀子的駑馬划算,又好養活,這馬相當於後世的五菱神車了,皮實耐造,價格還便宜!
「相公,給馬兒起名五菱,感覺怪怪的,有什麼出處么?」
柳楚兒偎依在沈麟懷裡,這段時間雖然勞累,但是營養也上去了,她整個人的精氣神看起來和原來幾乎完全不同!
「五菱是一種神馬的名字,雖然便宜,但是就算和好馬比速度,也是一點都不遜色的。」沈麟一本正經道。
「相公懂的好多啊……」
馬匹走動,一起一伏,給沈麟一種別樣的舊時情懷。
走了半天。
遠遠的。
一座古舊的城池映入兩人的視野里。
城門上兩個大字龍飛鳳舞、
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