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醫至尊
天醫至尊 連載中

天醫至尊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真庸懶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冉月 現代言情 陳陽

第一天進城的山村少年,被美女處處嫌棄
她卻不知,少年握有上古龜甲,占卜相面,醫藥符籙,無所不通
從此逍遙都市,白手起家,一不下心成了個世界首富
展開

《天醫至尊》章節試讀:

第六章 主動認錯


陳陽稍微布置。

剎那間,一股陰風突兀的刮起來。

他手裡的紙錢,幽幽飄飛,進了碰瓷老太太的病房窗戶處。

「搞定了。」

陳陽靠着牆,悠閑的看着整個醫院。

他的眼睛處,閃過紅色光芒。

整個醫院的氣息流動,清晰無比。

這裡畢竟是醫院重病區,灰色的煞氣隨處可見。

原本這醫院的風水還算不錯。

向陽臨街,陽氣旺盛。

但是隨着死的人越來越多,總有一部分病人咽氣的時候不甘心,心中憤怒,造成煞氣逸散。

久而久之,這裡已經變的處處陰霾了。

陳陽用黑貓骨灰,驚擾幽魂,瞬間讓整個走廊更加煞氣衝天。

聚煞陣運轉,很快,更多的煞氣,進入了碰瓷老太太的病房。

秦海帶着蠍子楊等人,憤怒的朝着病房這邊走過來。

秦海咬着牙,用毛巾蓋着半邊臉,冷聲說:「呸!那個鄉下來的王八蛋,竟然敢打老子!要不是醫院的護士攔着,老子當場要他的命!」

一邊的蠍子楊,立即拍馬屁說道:「秦少,我看劉冉月那個小妞,也是欠收拾,她長得還怪得勁的,要不就趁着這個機會,秦少您一舉把她給辦了!等您玩膩了,嘿嘿嘿,我們這些兄弟也想沾沾腥水。」

秦海一聽,笑了起來,他說道:「你丫想得倒美!別看劉冉月只是一個小小的中介公司老闆,但是覬覦她的公子哥,可多了去了。你們這些人,就別做夢了。畢竟被評為咱們蘇市三朵嬌花之一,呵,追她的豪門少爺少說也有十多個呢!」

蠍子楊不甘心的咽了口唾沫。

秦海拍了拍蠍子楊的肩膀,「不過,既然她這麼不識抬舉,這一次,咱們就把她給敲詐的一無所有!」

幾個人大笑了起來。

這時劉冉月帶着三個**,朝着病房走來。

陳陽拍了拍手,也立即跟上,他知道,是到了結束的時候了。

秦海看到劉冉月竟然主動叫來了**,愣了下,隨後他冷冷一笑。

「喲,劉總,你這是準備要自首了嗎?」秦海雙手插在口袋裡,冷笑着說。

劉冉月哼了一下,「秦海,你的計謀都暴露了,我已經找到了你們聯合碰瓷敲詐的證據,等着被判刑吧。」

秦海有些緊張,不過他隨即一想,整個計劃毫無破綻。

秦海撇撇嘴,不屑的說道:「你這女人還真夠嘴硬的,行,就讓我看看,你所謂的證據在哪裡!」

陳陽指着病房,說道:「證據就在病房裡,警員先生,請進。」

病房裡。

碰瓷老太太神情驚恐。

她剛剛正在掛水,感覺周圍的氣溫,突然降低了好幾度。

老太太本來就一身疾病,她想藉著這一次碰瓷的機會,多撈些錢,順便還能把自己的身體給徹底的治一治。

看到劉冉月帶着**到來,老太太老臉一沉。

她不愧是專業碰瓷的,演技很過關。

老太太憤怒罵道:「劉總,你還有臉來病房看我!把我撞的這麼嚴重,你卻一直想要推脫責任,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劉冉月氣的捏着拳頭,她轉頭,緊張的看着陳陽。

劉冉月小聲的問道:「陳陽,現在怎麼辦?證據呢?」

「證據就在老太太身上,她會主動交代她的罪過的。」陳陽笑了笑說。

「什麼?」劉冉月嚇的腦袋發暈,她再一次狠狠掐了一把陳陽,「你是不是傻!那老太太壞得很,她怎麼可能主動交代?」

旁邊的秦海,聽到陳陽和劉冉月的對話,更是開心的哈哈大笑。

「劉總,我看你這一次,是自投羅網啊!」秦海雙手抱胸,「等你被抓起來,你的那個中介公司也算是免費送給我了。」

劉冉月又氣又惱。

陳陽這時候,走到窗戶邊,他嗤啦一下,把窗帘拉上。

病房裡一下子暗了起來。

陳陽說道:「舉頭三尺有神明!這裡是醫院,到處都是鬼差,牛頭馬面。誰如果做了虧心事還死不承認,就會有鬼差把她帶走。」

說著,陳陽手裡一摞紙錢,悄然撒到老太太的床底。

原本這病房內就已經聚集起無數陰靈魂魄。

現在,被紙錢吸引,剎那間,那些陰靈撲向了老太太。

陳陽讓眾人退到了門口。

秦海撇撇嘴一臉不屑,他得意的笑了起來,「裝神弄鬼!哈哈哈,劉總,你這鄉下土包子親戚,還真是好笑!話說,這就是你說的證據嗎?如果你再拿不出證據,恐怕就要被抓走了。」

三個警員也是一臉不耐煩的看着劉冉月。

劉冉月着急的跺着腳。

正在這時候。

病床上的老太太突然跳了起來。

「別!別過來!別抓我,別帶我走!我錯了,我錯了!求求你們,別帶我走,我以後再也不碰瓷,再也不敲詐了!」

「都是蠍子楊指使的!是他讓我敲詐劉冉月,是他交代我做的啊!」

「我這身傷不是被劉總撞的,是我自己摔傷的,我錯了,我不該做缺德事,你們饒了我吧,別帶我走。」

老太太跪在病床上,瑟瑟發抖,接着,雙眼一翻,竟然暈死了過去。

三個警員對視了一眼,立即轉身,朝着蠍子楊看去。

蠍子楊這時候帶着七個小弟,撒腿就跑,瞬間逃的沒影了。

事情原委,已經很清楚了。

劉冉月獃獃地站在病房門口,這一刻,她已經十分確信,這個鄉下舅老爺,真的很厲害!

劉冉月轉身,一把抱住了陳陽的肩膀,「陳陽,謝謝你!謝謝你了!」

陳陽老臉猛的紅了,他第一次被女人抱這麼緊,第一次感受到女人那溫暖的懷抱……

劉冉月開車,帶着陳陽,返回鳳鳴小區。

坐在車子上,陳陽一陣的羨慕。

他摸着車子的真皮座椅,看着外面飛馳而過的路燈,說道;「我也想搞一輛車,劉冉月,你這車子得好幾千吧。」

「咳咳咳!」劉冉月一口氣沒提上來。

她咳嗽了幾下,笑着說:「這車四十多萬。」

「啥玩意?四十多萬?」陳陽猛的坐直身體,他立即掰着手指頭,說道;「我們牛頭村一畝地能生產小麥九百斤,一斤小麥一塊一毛錢,所以一畝地是一千塊,四十萬就相當於是……四百畝地一年的收入!我的娘嘞,我們村一共才兩百多畝地,那得全村人辛辛苦苦幹兩年,才能買得起你這個車了?」

劉冉月一腦袋黑線,她趕忙說:「陳陽,沒有人種地會買奔馳的。另外,你會算卦,有真本事,以後在城市裡**,很容易。這樣吧,你暫時也沒什麼工作,不如就到我的中介公司去幫忙,怎麼樣?一個月給你一萬塊,外加百分之三十的提成。」

陳陽聽到一萬塊,眼睛放光。

牛頭村的首富趙老三,一年到頭養豬餵雞,據說一年的凈利潤也只有十萬塊而已!

自個兒一到蘇市,立即就要年薪十二萬了!

「好,好,那咱們就說定了啊!」陳陽摩拳擦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