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無敵劍域
無敵劍域 連載中

無敵劍域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青鸞峰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葉 現代言情 蘇青詩

如果殺人不是為了裝逼,那將毫無意義;如果活着不是為了裝逼,那還不如死了
殺,就殺他個屍橫遍野,裝,就裝他個巔峰不敗!展開

《無敵劍域》章節試讀:

第八章:生死台


半月後。

「**......」

清風谷內,一名身穿青色長衫的少年在一塊巨石之上,手持一根長一米左右,食指大小的樹枝在巨石之上不斷前刺,斜挑,豎劈,橫切。
少年每一次揮動樹枝,都會產生一道輕微的破風聲響,隨着少年的加快速度,一時間,輕微的破風聲響如同鞭炮聲一般在巨石之上響起。

某一刻,少年眼神一凝,手中樹枝對着遠處一顆大樹拖手而出,樹枝速度極快,所過之處,一道道輕微的破風聲響不斷響起,十幾米的距離,樹枝幾乎是在兩個呼吸間便達到大樹前。

「澎......」

樹枝自一顆需要三人合抱的大樹根部穿透而過,接着,又穿過第二顆大樹,當連續穿透五顆大樹時,樹枝才在第六顆大樹上停了下來。

看着那些大樹中間的小洞,少年低聲道:「有千老送的能量石與護脈丹,再加上我的淡金色玄氣不斷猝體,我的肉身力量比以前強了不知多少倍!只是可惜,十顆能量石與護脈丹都用完了。

少年自然是楊葉,這半個月來,一天十二個時辰,他幾乎是十個時辰都在修鍊,在這般努力下,他不僅將境界提升到了玄者六品,就連這劍宗的基本劍法也是修鍊到了大圓滿。

劍宗基本劍法不是什麼稀罕的東西,只要是外門弟子都會有一本。
這種大街貨,除了楊葉外,劍宗外門弟子基本上都沒人修鍊的,畢竟,基本劍術再強,又如何強的過那些有品階的劍技?

以前楊葉也是這樣的想法,但是被貶為雜役弟子後,他沒了選擇,只能修鍊這基本劍法。
修鍊了兩年,隨着他的境界與肉身力量不斷變強與基本劍法越來越熟練,楊葉覺得這劍法似乎不像大家認為的那麼垃圾。

這套劍法,就是簡單的劈,刺,撩,掃,斬,點。
但是在他兩年的不斷練習下,這些簡單的招式已經變的不那麼簡單了。
就像剛才,他每一劍的揮出都能發出輕微的破風聲響,這種效果,就是劍宗一些黃階的劍技也是不能達到的。

所以,楊葉決定繼續苦練下去,他想看看這套基本劍法的極限在哪!

抬頭看了看天色,發現是正午,楊葉拍了拍手,低聲道:「今天一定要製作一張強力符出來!」

在寶兒贈送給他的「五行符文決」之中,強力符的製作方法不是很複雜,畢竟只是基本符籙。
但是對於楊葉這個剛接觸且沒人指導的新手來說,那已經是非常複雜了。
半個月來,他沒製作成功一次,主要的原因就是一開始他太急了。

有了前半個月的失敗經驗,楊葉這次學聰明了。
在前一個星期,他沒有動手再畫強力符,而是研究了強力符一個星期,將強力符的所有路線以及一些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都強行記了下來。

回想了下強力符所有的細節,片刻後,楊葉盤坐在巨石之上,從懷裡取出了寶兒給他的符紙與符紋筆,然後又取出了寶兒給他的靈草汁液與玄獸血液,將一切都準備好後,楊葉改坐為爬,靜氣凝神,片刻後體內淡金色玄氣緩緩灌入符紋筆之中,旋即按照腦袋裡強力符的製作方法,開始畫了起來。

握着符紋筆,楊葉小心翼翼地在那符紙上遊動着,他體內的絲絲淡金色玄氣順着符文筆流入符紙之上,一根根如線條的淡金色玄氣進入符紙上後,頓時如同一個個小蚯蚓一般,亂動了起來,見狀,楊葉連忙用符紋筆牽引着擺出各種各樣的奇異造型。

這個過程之中,楊葉大氣都不敢出,全神貫注地握着符紋筆在符紙上慢慢牽引着,就這樣大約一刻鐘後,符紙上漸漸出現了一朵淡金色的火焰狀,又過了一刻鐘,楊葉筆收,只見符紙上出現了一朵淡金色的火焰。

見到火焰成型,楊葉深吸了一口氣,神色一松,當然,事情還沒結束,他現在只是完成了第一步,還有一步,也是至關重要的一步,那就是注靈!

注靈就是將靈草的汁液與玄獸血注入符紙上,利用兩者加上天地能量讓符籙有靈性,這一步是最難的,他前半個月都是失敗這。

因為他要同時將玄獸血液與靈草汁液,還要加上他的淡金色能量在同一時間再重新繪製一遍那朵火焰!

在這過程之中,如果失敗,那整張符就失敗!

深吸了一口氣,楊葉努力讓自己冷靜,片刻之後,拿起一個白玉瓶,從裏面倒出了一滴汁液在符上,再接着又快速拿起靈一個白玉瓶倒出一滴玄獸血,兩滴液體落入符上,楊葉連忙運轉體內玄氣,將兩滴液體強行糅合。

兩滴液體在楊葉淡金色玄氣之下,沒有什麼難度就糅合了在一起,接着,楊葉連忙握筆,牽引着兩滴糅合的新液體按着火焰的路線牽引。

說這個過程最難,那是因為在這過程之中楊葉得用玄氣包裹着兩滴液體,這對靈魂力與玄氣的控制非常嚴格,這個過程之中,只要他稍微不注意,或者是不能一口氣完成注靈,那這張符籙就失敗!

因為玄獸血液與靈草汁液一旦沒有玄氣包裹,就會瞬間分開來,一旦兩者分開,整張符上的火焰就必定會被打亂,那時,先前一切的努力都白費了。

額頭上,一滴滴冷汗不斷浮現,楊葉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一眨眼,路線就歪了。

就這樣,小心翼翼大約兩刻鐘後,楊葉臉上逐漸浮現出笑容,眼中興奮之色難以掩飾,又過了一刻鐘,楊葉猛地收筆,筆剛離開符紙,頓時,在符紙上的火焰如同火了一般,散發出微微淡金色的火焰,整朵火焰在符紙上栩栩如生,簡直猶如活物!

「終於成功了,終於成功了,我楊葉也是一名一品符紋師了,哈哈......」看到符紙上的那朵火焰,楊葉不由激動的大笑了起來。

從寶兒送給他的基本符紋決之中,楊葉知道了一些關於符紋師的基本信息。
符紋師跟玄者一樣,也是分境界的。
一至五品是銘符,也就是基本符籙的製作,五品後是靈符師,地符師,天符師,仙符師,神符師。

一至五品是銘符,能成功製作其中一種符就能算一品,如果能製作五種基本符籙,將五種屬性都融會貫通,那就達到了五品。
楊葉現在成功製作出了一張強力符,也算得上一名一品符紋師的!

壓制心中的激動,楊葉拿起石頭上的那張強力符,觀察了一會,眼中露出一抹訝色,低聲道:「符籙分為次品,下品,中品,上品,極品,我這張強力符讓火焰猶如活物,應該算是上品,可是,捲軸中不是說上品的幾率很低嗎?難道是我的淡金色玄氣的緣故?」

楊葉從基本符紋決的介紹之中得知,符籙也是有分品質,不同的品質的符籙的效果也是不一樣的。

下品的強力符最多提高使用者的五成的力量,中品大約一倍,而上品的就能提高三倍,至於極品,那是能提高六七倍以上的。

上品與極品符籙效果雖然驚人,但是那難度也是極大的,上品的符籙的成功幾率是非常非常低的,但是他沒想到他這張符籙居然是上品,莫非自己真是驚艷才絕?楊葉有些疑惑了。

「看來以後得問問寶兒!」楊葉不再去想這個問題,看了看手中的強力符,嘴角微掀,泛起一抹詭異的笑容,以後自己若是與人交手,實力差不多的情況下,自己突然給自己拍張符,那肯定會讓對手憋屈到死的。

想到這,楊葉嘴角笑容擴大,笑的有些得意,片刻之後,將強力符小心收好,然後快步朝清風穀穀口走去。

出了清風谷,楊葉來到了練武場,剛到練武場楊葉就被一名青衣弟子攔住了,攔住青衣男子大約十七八歲,在青衣男子的左肩處刻着一個小小的「外」字,這是外門弟子的標誌!

看着眼前這個對他流露殺意的青衣男子,楊葉知道,眼前這人應該就是杜修的表哥,實力達到玄者八品的段軍。

見到楊葉被杜修幾人堵住,旁邊一些雜役弟子頓時搖頭嘆氣,因為楊葉,現在雜役峰眾雜役弟子不再受杜修幾人欺負,所以這些雜役弟子對楊葉是有好感的。

現在,杜修的表哥從世俗回來,那楊葉的下場是可想而知的。

段軍也在看着楊葉,眼中閃爍着森冷殺意,他今天從世俗回來後發現杜修與徐管事居然都被發配去星礦山了,而罪魁禍首居然是眼前這個雜役弟子,要知道,劍宗雜役弟子與一些外門弟子都知道杜修是他的表弟,徐管事是他的人,打狗還得看主人,眼前人是在**裸打他的臉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杜修與徐管事每年都是要向他交上萬枚金幣的,有這些錢財,他才能去買更多的修鍊資源,但是現在,這筆財源因為眼前這人沒了!上萬枚金幣,這可是他主要財源,他心都在滴血。

想到這,段軍雙眼眯了起來,道:「廢材,我段軍的表弟也是你能欺負的,給我死來!」說完,身形一動,手掌對着楊葉的臉拍了過去。

見到段軍直接動手,而且是直接下殺手,楊葉臉色沉了下來,一聲低喝,拳頭對着段軍手掌轟了過去。

「澎!」

拳掌相撞,楊葉倒退了三步,段軍同樣倒退了三步。

第一次交手,兩人打了個平手。

見到自己被楊葉擊退,段軍眼中閃過一抹訝異,打量了楊葉一會,道:「你已經是玄者了?不過那又如何,剛才我只出了一成的實力,現在你給我死來吧!」說著,體內玄氣涌動,準備再次出手滅殺楊葉。

「等等!」楊葉朝前走了一步,看着眼前的段軍,眼中同樣閃爍着殺意,眼前這人知道杜修幾人是被千長老貶去的,但是他不敢去找千長老麻煩,就來找自己,而且一動手就是殺手,他這次也火了。

「怎麼?想求饒?」段軍譏諷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我段軍的表弟雖然只是一個雜役弟子,但也不是你個廢材能欺負的。
現在,你給我跪下磕一千個頭,大喊我錯了,然後滾出劍宗,我可以考慮不殺你!」

「我向你挑戰,生死台決鬥!」楊葉直視段軍,語氣堅定。

靜,死一般靜,旁邊的雜役弟子與段軍本人都愣住了!

雜役弟子挑戰外門弟子?而且還是生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