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二碼頭驚魂
二碼頭驚魂 連載中

二碼頭驚魂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邱玥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程雯雯 邱玥

【fqxs】 老頭主動提出,去二碼頭支行,找那個銀行女員工對質
邱玥當然同意
抬起一隻腳,麻利地爬上車
朝老頭喊道:「開車!」 有潔癖的邱玥,低頭一看,座位上有灰塵
趕緊掏出一張衛生紙,墊在屁股底下
那會兒...展開

《二碼頭驚魂》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二碼頭驚魂》第2章 走進厂部



老頭主動提出,去二碼頭支行,找那個銀行女員工對質。

邱玥當然同意。

抬起一隻腳,麻利地爬上車。朝老頭喊道:「開車!」

有潔癖的邱玥,低頭一看,座位上有灰塵。趕緊掏出一張衛生紙,墊在屁股底下。

那會兒,沒到下午下班時間。老頭說的女員工,正好站在銀行門口,與人聊着天。

邱玥一眼認了出來。

女員工說,她與程雯雯不熟,不知道姓名,但知道是塑料廠職工。

女職工在二碼頭終點站下的車,右拐,朝塑料廠走去。

老頭子的車,則左拐,送她去往工行二碼頭支行。

那就是說,程雯雯安全到達二碼頭。路上沒有出任何事。

思索了一會兒,邱玥問老頭:「程雯雯有沒有很快原路返回,又坐你的車,回市區呢?」

老頭十分肯定地回答:「沒有。」

市區到二碼頭的公共交通,白天有公交車和小三輪;晚上八點以後,則只有小三輪。

老頭在二碼頭等了十幾分鐘,想等幾個回頭客。但是,一個也沒等到,只好開車走了。

邱玥央求老頭:「麻煩問問你的同行,跑這條線路的其他車主,昨晚十點以後,程雯雯有沒有從二碼頭坐他們的車回市區,或者別的地方。」

「行!我一定問問看!」

老頭停頓了一下,偏着頭回憶,想起來了。

「我從二碼頭返回市區的途中,一輛車也沒碰到!來的,去的,都沒碰到!」

「人命關天!那也要麻煩你再問問其他車主,好不好?有消息請立刻告訴我。我住在一完小門口的教科所二樓。」

怕他找不到自己,邱玥補充道:「你也可以直接報告給二碼頭派出所。」

「好的,好的,我會問的。」老頭開着車走了。

帶着疑問,邱玥從停車場右拐,步行去塑料廠。

一個佔地五十畝的四方形院子,被三米高的瓦牆圍得嚴嚴實實。只留東邊的兩扇鏤空雕花大鐵門,作為唯一進出通道。

沒有設二十四小時門衛。

進門就是一棟四層的綜合辦公樓,緊挨着一座有點破敗的老禮堂。

職工宿舍區和食堂,不在廠內。在隔着一條瀝青小馬路的對面圍牆內,大門與廠區大門斜對面。

這條瀝青小馬路,通往涇河河邊,俗稱二碼頭。

職工宿舍與二碼頭小學連在一起。是塑料廠的子弟學校,也沒有設門衛。

邱玥所在的教科所,屬於市教育局二級機構,邱玥是所里的教研員。在塑料廠領導眼裡,邱玥相當於教育局來的幹部。

比較客氣,不敢怠慢。

邱玥也不見外,站在辦公樓前,見面就給廠長安排任務:「麻煩派兩個人,拿着程雯雯工作照,去二碼頭停車場守着,問問那些來來往往的三輪車,星期天晚上十點以後,程雯雯有沒有坐他們的車回市區,或者別的什麼地方。」

廠長態度極好,滿口答應,馬上落實。

這樣,邱玥騰出了時間,打算在廠區轉一圈。

首先,在宣傳欄里,看了看塑料廠領導班子照片和簡介。簡介做得比較詳細,中層管理人員的情況,也一目了然。

繞過老禮堂,繼續往裡走,有一排配電房、公廁、浴室。

然後,是八個並排的生產車間。中間隔着偌大的沉澱池,有兩個很長的漂洗池。

站在沉澱池和漂洗池邊的任何一個點,都可以毫無障礙地,抬頭看見辦公樓。

程雯雯的辦公室,在二樓最當頭。

邱玥斷定,如果程雯雯晚上在辦公室加班,夜班工人一定可以看見她辦公室亮着的燈光。

再往裡走,是倉庫,料場。

那個年代,廠內廠外,馬路邊,街道邊,是沒有監控設施的。

就連市區最熱鬧最繁華的人民路十字路口,除了紅綠燈,都沒有攝像頭監控,更別說其它地方了。

折回大門口,邱玥犀利的目光,四個方向打量一眼,決定先去程雯雯辦公室。

最當頭的辦公室門口,站着幾個職工。圍成一圈,很興奮的樣子,正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八卦着程雯雯失蹤的新聞。

邱玥揚起那標誌性的犀利眼神,快速朝眾人掃視一圈,頗具殺傷力。

幾個人架不住這氣勢,全都閉了嘴,熱情地和邱玥打招呼。爭相進門,拉開椅子,請邱玥就坐。

這是一個分成里、外兩個小間的辦公室。分別擺着兩張辦公桌。

程雯雯的辦公桌,在裡間。透過窗戶,能看見樓下的所有生產車間。

邱玥像個判官一樣,黑着臉走進門內,直奔程雯雯的辦公桌,一屁股坐下。

程雯雯辦公桌上,擺着一盆青翠欲滴的寒蘭,十分顯眼。給這間小辦公室,增添了一道靚麗的風景。

邱玥湊近鼻子,嗅了嗅。一抹清香,撲鼻而來。

邱玥自言自語:「程雯雯什麼時候養的蘭花?真好看!」

對面辦公桌,靠牆坐着一個斯文眼鏡男,愁眉苦臉的表情。

嚅嚅道:「是學徒送的。」

這人邱玥認識,叫文劍,維修組的組長,給程雯雯寫過情書。

其他幾人,尾隨邱玥擠到裡間。

其中一個女的,面相三十齣頭。一對罕見傲人的本錢,波濤洶湧,噴薄欲出。

邱玥移開視線,開始打聽程雯雯的情況。

所有人異口同聲表示,最後一次見到的程雯雯,是上個星期六上午,就在辦公室,一切正常。

據文劍描述,程雯雯當時將自己的一袋畫梅,撕開口子,勤快地伸到每個同事面前,分給大家吃。

有說有笑。

這個信息,沒有價值,可以忽略不計。

因為,星期天晚上,程雯雯和邱玥在一起看球賽,也是有說有笑,一切正常。

程雯雯辦公桌上,碼着高高的兩摞各種材料打印件。

程雯雯說過,星期天晚上趕回廠里,是為了加班整理材料。星期一上午的廠長辦公會議,要用到。

邱玥問:「程雯雯打印的,是哪些材料呢?」

「不知道。」

「不知道。」

「搞不清楚。」

如果當時程雯雯沒有回來加班,那麼,星期一上午的廠長辦公會議,有沒有受影響?

得去問問廠長。

東拉西扯,閑聊了一會兒,邱玥起身告辭。

邱玥犀利的眼神,不動聲色地,再次朝文劍臉上瞟了幾眼。

這人似乎熬夜了,睡眼惺忪的樣子,明顯精神狀態不佳。

文劍察覺到兩束利劍似的餘光,在他臉上掃來掃去,心虛地臉一紅。

也站起身,蔫巴巴地,跟在邱玥屁股後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