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
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 連載中

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薛婉清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薛婉清 顧簡枝

【yw】 「這倆孩子模樣不錯,好好調教幾年,就能接客了
」 滿臉脂粉的婦人興高采烈的飛着唾沫
院中央三、四個家丁模樣的彪形大漢正把一少年郎壓在地上,而邊上哭的好似淚人般的小姑娘被套上了麻繩,嘴裏還塞上了布塊...展開

《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章節試讀:

罪毒後娘,她只想活到大結局免費閱讀第3章 好兒子,叫聲娘來聽



狼?

白眼狼?

薛婉清不由自主的就瞅了眼水盆內的自己,這擺明了不就是在指桑罵槐嗎?

年僅八歲的女童被他訓斥的低下了頭,「哥哥,我錯了。」

「人能改過,畜生可根本不會。」顧簡書目光陰鷙的盯着她,根本毫不避諱,「以後別隨便和陌生人說話,這是爹教過的。」

顧簡枝猶豫着點了頭,良久後才試探着問道:「二娘也是陌生人嗎?」

可她剛剛和二娘說話,覺得二娘人好着呢,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以前的二娘根本不會對她笑,更不會這麼輕聲細語的說話。

顧簡書目光冷的可怕,「除了爹和哥哥以外,其他人都是陌生人。」

年幼的顧簡枝緊咬着唇,似懂非懂的點了下頭。

這一幕倒是把薛婉清給氣樂了。

要賣他們的是原主,可不是她。

她剛剛才豁出命把這兄妹倆救下來,哪有當著面去說她是非的道理?

薛婉清也是個脾氣烈的,當即冷着臉起身把木盆里的水潑了出去!

夏日炎炎,這一盆水潑出去到地上立刻就幹了近半。

顧簡書沒來得及躲閃,身上**大半。

他的墨眸中燃起怒意,「你是故意的?」

「你覺着我是故意的,那我就是故意的。」薛婉清看着他這副落湯雞的模樣,心裏的惡氣才出了點,「別怪二娘沒提醒你,只有女人才會說人是非,你一個小男人在這嘰嘰歪歪的,丟不丟人?」

她知道顧簡書介意原主是他繼母的身份,故意把「二娘」兩字咬的又響又亮,純粹就是為了噁心這頭小惡狼。

在薛婉清看來,顧簡書才是頭狼,而且是狼裏面最凶最狠的那種惡狼,一旦咬中就至死不肯鬆口。

「薛婉清,你別太過分!」

過分?

薛婉清只覺得好笑,轉過身問他,「你是覺着我剛才的話過分?」

「顧簡書,你別忘了,我是你顧家娶進來的媳婦,也是你名義上的娘。」她挑着眉,道:「換句話來說,這個家現如今是我說了算,今個要不是我,你們兄妹倆早被人拉去賣了。」

顧簡書咬緊了牙,「可就是你要賣我們兄妹二人。」

「沒錯,是我要賣,我當時糊塗受了矇騙,以為人家買你們回去是做下人。」薛婉清說起謊來都面不改色心不跳,「但後來發現不是,也是我拼了這條命拿斧頭把你們保下來的。」

「賣你們去那種地方?我是窮瘋了還是巴不得被人唾沫星子淹死?三太爺只怕第一個就把我抓到祠堂去除名。」

薛婉清說的這些,的確是書裡頭後來發生的情節。

只不過她沒有按着書里的故事線走,自然也就不會發生這些事。

她深知顧簡書是個極其多疑的性子,這才有意把話說的這麼透徹。

「放心吧,我就算要賣,也得給你們安排個好去處。」薛婉清輕飄飄的丟下這句話後,轉身拎着木盆離開。

可心裏頭那叫一痛苦糾結。

天啊,對男主這麼說話萬一他又記恨上了咋辦?

可明顯顧簡書這種人,壓根就不會信你對他的半點好。

薛婉清忍不住想吐槽。

媽賣批,別人穿越那都是和男主談戀愛。

她呢?

她是給男主當後娘!

想到這種不公平的待遇,薛婉清都想狠狠的罵一句「艹!」

等到薛婉清拎着木盆進廚房,準備找下食材做飯時,她又瞬間傻了眼。

這廚房裡頭乾淨的就剩下了灶台和一口鍋、一口水缸,以及放碗筷的木櫃。

她不死心又在廚房裡搜羅了半天,終於認清了顧家很窮的這件事實。

灶台上放了小半碗豬油和鹽巴,以及不知放了多久的醬油。

別說是米了,就連個菜葉都看不見。

薛婉清深深的被震驚到了,「該不會連口吃的都沒有吧?」

「不都被二娘你搬回娘家了嗎?還能有什麼?」顧簡書冷嘲的嗓音從身後傳來。

少年雖說是在變聲期,但嘶啞的嗓音並不算難聽。

他手中端着碗深褐色的紅糖水,冷漠的放在灶台上。

輕微的碰撞聲足以讓人明白,他對於薛婉清的成見之深。

「這是小妹讓我給你送來的,說你失血過多也需要喝點糖水。」顧簡書又補了一句,「我並沒這麼好心,小妹求我的。」

看着灶台上這碗紅糖水和少年漠然的神情,薛婉清並不在意,她端起來一飲而盡。

甜膩的味道充斥着口腔,可以說並不好喝,反倒有股讓人覺得膩的噁心。

薛婉清目光又偷瞄了顧簡書幾眼,不由得感慨。

果然不愧是男主,才這麼點年紀就生的這麼好看,這要長大了還得了?

只是這眼神卻讓顧簡書擰起了眉頭,不悅的道:「你看什麼?」

「娘看看自己的兒子,有什麼錯?」薛婉清有意挑釁般的笑着,她逗弄道:「好兒子,叫聲娘來聽聽。」

顧簡書臉色倏然一變,厲聲怒道:「你做夢!」

而後他頭也不回的邁步離開廚房,高挑挺拔的背影完全不像是才十三歲的少年郎。

薛婉清也沒同他計較,誰讓人家是男主呢?

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決吃喝問題。

她先是回房打開了原主的小金庫,在她的小木盒裡翻出來了約有三兩銀子左右,以及兩根比較粗糙的金簪,以及對龍鳳金手鐲。

這金簪和龍鳳金手鐲都是原主嫁進顧家時,顧家雙親下了血本給她的見面禮,可以說對她並不算差。

但原主心裏頭都是被嫁過來沖喜守寡的怨念,再加上又被灌輸的扶弟魔思想,顧家原本還算富裕的日子也被她攪合的差不多了。

薛婉清把小木盒重新鎖了回去,只拿了點散碎銅板出門。

這會正是快晌午,不少農家婦人們提着手裡頭的食盒往地里送飯。

瞧見薛婉清出門,她們都是指指點點的避讓態度。

原主在村裡頭的名聲很不好,就連里正都親自上門說過兩三回情,無非就是想讓原主待顧家兄妹倆好點。

可誰能想到越是這樣,原主的虐待就更變本加厲。

想到這些,薛婉清就差流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