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江凝紀寒時
江凝紀寒時 連載中

江凝紀寒時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江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江凝 紀寒

【yw】 「江小姐,你懷孕了
」 醫生打來電話時,江凝正在灶前熬湯
她驚喜的問:「真的嗎?」 「真的,已經四周了,胚胎髮育得很健康
」 巨大的欣喜湧上心頭
她和紀寒時結婚兩年,因為是不易孕體質,這兩年她吃...展開

《江凝紀寒時》章節試讀:

渣爹每天都在向媽咪求婚免費閱讀第4章 想要紀總這個人



江凝的手指霎時收緊。

五年前的一幕幕從腦海中掠過,衝天的大火,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以及那一句句無情的話……

她原以為,時間早就撫平了她內心的傷。

這次回國,也僅僅是為了替寒寶治病。

可直到此時,她親眼看着這個男人,看到他毫髮無損的站在這裡,周身的氣度因為時間的淬鍊越發顯得雍容冷貴,她才發現她錯了!

有些傷,是埋藏在心底的,不說,不代表不痛!

有些恨,也不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而慢慢消失,反而會愈久彌新,像一根橫亘在心底的刺,只要輕輕一動,就扎得人生疼!

江凝的臉色冷了下來。

一雙手指因為用力,骨節都泛了白。

紀寒時也在看她。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眼前這個女人有些眼熟。

明明是一張從未見過的臉,可對上那雙眼睛,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好像以前在哪兒見過?

他在腦海中搜尋了一圈,沒什麼什麼關於這雙眼睛的記憶。

最終,還是放棄了。

這世上相似的人有千千萬萬,大概……是他產生了錯覺吧!

這樣想着,紀寒時便收起了疑惑,沉聲道:「謝謝你救了熙寶,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告訴我。」

說著,掏出一張名片。

江凝接過來看了看,挑眉。

「原來是紀氏集團的總裁,恕我眼拙了。」

她微微偏頭,露出一臉玩味的表情:「你說的話……真的什麼需要都可以找你嗎?」

「是。」

紀寒時沒有撒謊。

熙寶對他來說很重要,這個女人救了熙寶,那就是他紀寒時的恩人,只要對方提出的要求不是太過分,他都會答應。

他頓了頓,道:「你想要什麼?可以告訴我。」

江凝笑了笑,露出唇畔的兩個酒窩。

「那如果我說,我要的是紀總你這個人呢?」

紀寒時:「……」

陳姨和熙寶都露出驚詫的表情。

我滴乖乖,這位小姐姐膽子好大啊!

誰不知道,紀寒時作為紀氏集團的總裁,國內出了名的鑽石五老五,這些年想往他身上撲的女人趨之若鶩。

但他卻從來沒有動過心,甚至每一個往他身上撲的女人,都沒落得個好下場。

更遑論這樣公然調戲他的了。

陳姨和熙寶都不由暗暗為她捏了把汗。

江凝卻像絲毫沒感覺到危險似的,她慢慢往前走了一步,靠近他輕笑着說:「紀總,你覺得怎麼樣?」

紀寒時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深黑如墨的眸子里,閃過一抹意外。

這個女人身上的味道……

好熟悉!

好像江凝的味道!

不過不可能,江凝已經死了,早就死在了那場大火當中。

意識到這一點,紀寒時的心頭鈍痛,眼底也閃過一抹暗色。

他沉聲道:「小姐,請自重。」

江凝輕嘲了下,眼底閃過一抹諷刺,面上卻捂着嘴偷笑起來。

「唉呀,跟你開個玩笑嘛,幹嘛那麼當真?行了,你放心,就算我對你有意思,也絕不會在這樣的公共場合對你做什麼的,至於你說要謝謝我……」

她眨了眨眼睛,眼底閃過一抹俏皮。

「就當欠我一個人情吧,有機會,我會讓你還給我的。」

說完,她便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了。

紀寒時見狀,眉心輕擰。

他這個人,欠什麼,都不喜歡欠人情。

但對方都已經這麼說了,這會兒又是在飛機上,他也不好做什麼,沉默片刻後,只能帶着熙寶離開。

客艙里再度恢復安靜。

除了幾個得知紀寒時的身份,以及觀摩到剛才那一幕的乘客時不時投來好奇的目光,再也沒有任何人說話。

江凝把頭偏向窗戶的一邊,身上蓋着毯子,面容平靜,指甲卻深深的摳進了掌心裏。

紀寒時……

我終於見到你了!

五年過去,父親和母親墳墓上的草只怕都有半人高了吧。

可殺害他們的人,卻仍舊這樣逍遙快活!

她發誓,等治好了寒寶的病,她一定會解決這一切的!

所有前仇舊怨,都一併解決!

四個小時後。

飛機在京都最大的機場降落。

江凝這次回國,誰都沒有告訴,唯獨告訴了自己從小到大的閨蜜蘇音音。

蘇音音是個孤兒,兩人從小就認識了,這麼多年幾乎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

五年前她流落國外,每天除了要承受身體上的痛還要接受父母去世的事實,心情壓抑到幾度崩潰,最後,還是她聯繫了蘇音音,蘇音音又在百忙之中抽空去了M國,在她身邊照顧了許久,才幫助她恢復過來。

這一次,也是她們倆時隔多年,第一次見面。

當初蘇音音回國時,她的臉還沒有完全恢復好。

也不知道再見面,她還認不認得出她?

這樣想着,江凝的嘴角勾起一抹溫暖的弧度。

下了飛機,她拉着行李往外走,很快,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四下張望的蘇音音。

和她的大氣的長相不同,蘇音音是那種單純的江南軟妹子,一頭整齊的長髮,額前墜着几絲劉海,皮膚白皙,性格相當軟萌。

她彎起唇角,繞到她的身後,輕拍了下她的肩膀。

蘇音音一愣,轉過身來。

當看到她的臉時,先是錯愕了兩秒,緊接着立馬反應過來。

「小凝兒?」

江凝的眼眶有些發熱。

她笑道:「你認出我了?」

「當然!」

蘇音音也忍不住眼圈發紅,她握住江凝的手,上上下下打量着她,見她真的沒事了,只覺心情無比激動,百感交集。

「四年了,我都四年沒見到你了,當初我離開M國時,你的臉上還纏着紗布,身體也沒好全,現在……現在都好了,一切都好了!」

江凝點了點頭,感嘆着說:「是啊,一切都好了。」

身體上的傷是好了,可是留在心裏的傷呢?

只怕一輩子也好不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