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 連載中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沐清知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沐清 沐清知 霸道總裁

【fqxs】 正沉思着,「砰」一聲巨響,一個黑影從天而降
重重地踩到擋風玻璃上,車身都隨之一顫,隨後從側邊翻滾了下去
艹! 猝不及防的變故
沐清知暗罵了一聲,飛快地踩下剎車,車子與地面尖銳的摩擦聲在耳邊響起...展開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殺手狂妻:重生後大佬他撩我成癮》第3章 形勢反轉



正沉思着,「砰」一聲巨響,一個黑影從天而降。

重重地踩到擋風玻璃上,車身都隨之一顫,隨後從側邊翻滾了下去。

艹!

猝不及防的變故。

沐清知暗罵了一聲,飛快地踩下剎車,車子與地面尖銳的摩擦聲在耳邊響起。

車子停下後,沐清知趴在方向盤上,滿眼都是蜘蛛網一樣裂開的擋風玻璃。

她的心瓦涼瓦涼,宋清知的家當本就沒多少,這夠她賠嗎?

她怒氣沖沖地摔門下車,濃重的血腥味撲面而來,狹長的狐狸眼掃視一圈,目光落到不遠處趴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男人。

剛剛不還像個猴兒一樣,矯健得很嗎?

又沒撞到他,休想裝死不賠她錢!

她走過去踢了踢他:「喂,死了沒。」

男人沒反應。

難不成真死了?

她皺了皺眉蹲下去,將男人翻過身來,企圖搜查一下身上有沒有值錢的東西。

男人緊閉的雙眼忽然睜開,漆黑的槍口順勢頂上了她的眉心。

她訝異地挑了挑眉,識時務地撒開了手。

這個男人戴着黑色的口罩,僅露出的一雙眼睛,布滿了寒霜。

他的聲音平靜得沒有一絲起伏,聽起來還有幾分紳士:「小姐,能載我一程嗎?」

明明是請求的話語,卻帶着不容置疑語氣。

額間冰冷的觸感,時刻提醒着她——小命握在別人手上,講話得委婉一點。

她咧出一個公式化的假笑:「如果你不拿槍指着我的話,我應該會拒絕。」

男人聞言一愣,驚訝於她的鎮定和直白:「我也就客氣客氣,沒有徵求你的意見。」

一直到倆人坐上車,男人的槍口目標就沒離開過她。

他一邊警惕地盯着她,右手反手將車門拉過來,一個簡單的動作,他做得格外吃力。

他右手受傷了。

手背一個刀口,貫穿至手心,血止不住地淌,車門上都被染上幾片暗色。

她目光不受控制地多看了幾眼他的傷口。

這麼明顯的動作,男人很難不察覺,他冷眼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他當然不會自作多情到覺得她在關心自己的傷,只覺得她別有圖謀。

心裏冷笑,即使他受了傷,對付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還是小菜一碟的。

沐清知終於忍不住提醒道:「那個……你別把我車弄髒了,這車是租來的,還有,你砸壞了我擋風玻璃的錢,記得給我。」

「……」

為什麼這人完全沒有被挾持的自覺,她憑什麼覺得事後她能活着從他的手下走出去啊?

男人冷睨了她一眼,將手挪到了自己大腿上,殷紅的液體順着他骨節分明的手指濡**他的褲腿。

車開出去沒多久,幾輛越野氣勢洶洶地追了上來。

明顯就是這個男人的追兵。

沐清知腦子裡飛快地分析着:對方一共五輛車,最多25個人,沒有直接射擊,說明手上沒有槍。

這真是不幸中的萬幸,不然她要賠的錢更多,說不定還會搭上小命。

她按照男人的指示將速度拉到了極限,對方卻像牛皮糖一樣怎麼都甩不掉,距離還在逐漸拉近……

「能甩掉他們嗎?」男人看着後視鏡距離越來越近的幾輛車,沉聲問道。

沐清知撇了撇嘴,沒吭聲,目不轉睛地盯着前方的路。

又過了半分鐘,他忍不住再次催促她開快一點。

她暴躁地按幾了下喇叭:「這小破車跑不跑得過你心裏沒數嗎?」

他目光閃了閃,這女人竟如此暴躁,她真當他的槍是玩具嗎?

眼看追兵越來越近,他終於坐不住了,深吸了一口氣,目光沉沉地看着前方,彷彿下了什麼決定。

沐清知看似在認真開車,實際一直在不動聲色地觀察分析周圍地形。

他們目前在一條沿海公路上,路面離海面也就兩層樓的高度。

前方五百米有個大彎道,按照雙方目前的距離,她只要保持目前的速度開過去,追兵會丟失他們視野幾秒鐘。

如果是她是這個男人,可以趁這時間打開車門跳海。

追兵並不清楚車上到底有幾個人,只會以為車上是來接應他的同夥。等視野盲區的時間過去,也只能眼睜睜看他跳海逃跑。

如此一來,她還能幫他吸引對方的注意力。

餘光瞟到他顫着受傷的右手,不着痕迹地往放到了車門上。

顯然,他也是這麼想的。

男人一門心思地繃著神經計算着距離,300米,200米,100米……就是現在!

在他忍着手上的劇痛拉開車門的前一秒,車門上響起輕微的「咔嚓」聲,剪斷了他腦子裡緊繃的弦,「嗡」一聲迸開一片空白……

車門被鎖死了。

同一瞬間,尖銳的剎車聲刺激他耳朵,一雙冰冷的手覆上他的左手手腕。

彷彿被毒蛇纏繞上一般,他一個激靈,雞皮疙瘩瞬間冒了出來。

只聽骨節「咔」一聲脆響,痛意襲來,他瞳孔劇烈收縮,槍就這樣脫手落到了沐清知的手裡。

短短几秒鐘,形勢反轉。

沐清知將槍抵他腦門上,那張美得攻擊性十足的臉似笑非笑:「錢還沒賠就想跑,那不可能。」

男人愣怔了幾秒後,喉嚨里發出自嘲的低笑。

他低估了這個女人,就要為此付出代價。

很快,五輛車追上了他們,二十幾號人飛快地下車,將他們團團圍住。

他們人手一把刀具,知道男人手上有槍,但不確定他的「同夥」有沒有,謹慎地一點一點地縮小包圍圈……

領頭的人是個刀疤臉的大漢,他冷笑一聲,揚聲道:「裏面的人可別耍花招,你們已經無路可逃了。」

果然被他們當成了同夥。

沐清知「嘖」了一聲,不耐煩的意味很明顯。

她率先下車,舉着槍拉開副駕駛的門。

男人自知回天乏術,索性長腿一跨大喇喇地走了出來,全然沒有「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慌張感。

兩人就這樣站在了包圍圈的中心。

他比她高了半個頭,雖然帶傷,但寬肩窄腰,即使穿着一身普通的黑色衣服,看起來氣勢也很足。

她皺了皺眉,一腳踹向他的腿窩,伴隨着「撲通」一聲膝蓋着地的悶響聲,他不受控制地跪了下去。

他身體一僵,緩緩地扭頭盯着她,眼底殺意肆意地蔓延。

看他不服氣的樣子,她紅唇一勾,囂張地用槍頂了頂他腦袋:「你瞅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