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秀兒小靈魂西帥
秀兒小靈魂西帥 連載中

秀兒小靈魂西帥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秀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朱大昌 秀兒

【fqxs】 這些魚乾攢着,以後會換成錢的
那些下午釣的蝦就不用爹跑縣裡去賣了,也就晒成了蝦干
秀兒說了,蝦干比鮮蝦都值錢,蝦仁比蝦干更值錢
七八天以後,河豚魚乾攢了許多,蝦干攢的更多了,該送去換錢了
河豚魚...展開

《秀兒小靈魂西帥》章節試讀:

《穿越女的穿越片段》第10章 設計地籠



這種網片是麻線織造的,和打漁人的漁網是同一材質,網眼只能穿過成年人的一個手指頭,一般稍大的魚蝦都不能鑽過去。

如果做成迷魂陣或者地籠,逮蝦或者逮魚都可以,關鍵是放到水裡就可以,魚蝦順着進魚口自動進入,還不用餌料吸引。

這個店裡一共還有兩匹多這樣的網片,和布匹一樣卷在木板上。掌柜的今年就進了三匹,一個夏天賣出去不到一匹,這個就是屬於貨底子了。

現在天涼了,沒有人再養小雞了,估計得明年才有人要,不想,有人一下子都要了,還嫌不夠呢。

最後,爹肉疼的掏出了一兩銀子,買下了這兩匹多網片。

這個雜貨鋪並不大,積壓貨物是經營者的大忌,掌柜的今天賣出了大宗積壓貨,心中高興,拿出了一段麻繩,縫網片的細線和兩個大的縫針作為添頭。這些東西,在製作地籠的時候都會用得到。

秀兒看到了縫針,比平常的大號縫衣針還大兩號,長度也和中指相當。如果把這大針做成釣魚鉤,可比縫衣針做的強百倍了。

回家,秀兒說了什麼是地籠,是閆綿華曾經在地上畫過的,他就默記了下來。因為秀兒沒有出過村子,就把這地籠的功勞給了還不知情閆綿華。

一家人忙活起來,秀兒在地上粗略的畫了一個地籠,並給他們科普了地籠各部分的構造,要大家按照構造中規中矩的來製作。

爹和弟弟去砍竹子做支撐的框架,她和娘裁剪網片。

她對地籠是知道,但沒有親自的做過,等到做成了以後,總覺得哪裡不合適,到底哪裡不合適也不知道。

太陽下山了,河邊沒有釣蝦的了。

娘在家裡做飯,爺仨去河邊,找了個和大河聯通的小河汊子把地籠下裏面。下地龍是有講究的,需要下在水面以下。

地籠一下水,秀兒就看出來了,地籠需要在各個竹子框架上加石頭子配重,有了配重的地籠才能緊貼河底。今天,就下在不沒在水裡的位置好了。這樣,今天沒有風,也就沒有波浪,明天回去就加上配重的石子,看看有什麼毛病再改進。

第二天早晨,秀兒和爹與弟弟去起地籠,不過是十來只虎皮蝦。有兩斤多另一品種小蝦米,有些雜魚,河豚也有一條。

爹還很滿足,說:「這些就可以了,我們的網片還能做兩三個了,以後會得兩三倍的東西了,沒事,今天咱接着做地籠……」

秀兒可不滿足,回家仔細的研究,終於發現了一個地籠的大漏洞。

原來,是所有的進魚口都不合格,合格的進魚口都是錐形的,外面大裏面小,進來地籠的魚蝦很少還能跑得出去。轉悠轉悠進了一頭的艙室,那就更不容易跑掉了。

現在,這樣的進魚口內外一樣大,魚蝦就隨便出入了。這是自己第一次親自製作地籠,有了毛病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看出毛病並及時改進。

一家人都不去釣蝦了,只等把地籠晾乾了以後,再接着改造。

吃完飯還沒有動手,大伯和三叔就到了,他們看秀兒一家兩天都沒有去河邊,釣蝦的餌料,那兩天蹭了秀兒的,效果非常的好。

今天來看看,他們一家怎麼就不釣蝦了呢,或許,除了做蜜棗和釣蝦,又有了別的新的生財之道了?

就那做蜜棗,到了後期才知道那麼賺錢,可恨的二弟一家人,把他們瞞的好徹底,大伯的家裡還有十幾棵棗樹呢,如果早知道了,怎麼也得學着做。可氣的是二弟一家人,連他們都瞞着。

如果那時候也學着做蜜棗了,不用賺錢太多,有十兩銀子就滿足了。可惜,二弟一家不告訴他們,更不要說合夥了。

秀兒看到他們進院了,也來不及把地籠藏起來了。

「二弟,你這是什麼呀?」

老實的爹見大哥問就回答:「大哥,這個是地籠,是秀兒從閆綿華那裡學來後做的。」

「能逮魚蝦嗎?」

「能啊,一早上就逮了十幾條大蝦,諾,這不晾着呢?就這樣拉直了下到淺水裡,注意水深,不要讓地籠飄起來,兩頭還得拴在石頭上固定。」

「這地籠,不但能逮虎皮蝦,小白蝦也有兩斤,雜魚也有許多……」

「是秀兒自己做的呀,還有網片嗎?」

她怕爹接著說話,搶着回答:「大伯,這個都是我在二娘的指點下自己做的,網片還有一點,還夠做一個的。」

「既然還有網片,這個就給我們吧,我們回去買網片照着做……」

儘管秀兒一家子不願意,還是讓大伯半搶半要的拿走了。

秀兒不免又把爹數落了一頓,娘也氣不忿的嘮叨他。

「好了娘,反正那個是不合格的,他們拿走就拿走了,就是不拿走,接着改造也麻煩,我們接着做新的就好。

又做好了一個,這次,不但進魚口合格了,地籠的下面還加了許多小石頭配重,有了配重,地籠就不能飄起水面來了。

早上了去倒地籠,弟弟甚至不用端着的竹籮了,拿出了一個背着的籮筐,是準備裝蝦的。

這次,地籠一拉起,就能看到裏面蹦跳的蝦。

虎皮蝦得有二十斤,鯉魚鯽魚,青魚,河豚都有。小蝦米還有五六斤。一個籮筐,被裝的滿滿的。這收穫,也超出了秀兒的預期。

這回蝦多了,虎皮蝦是晾乾了賣的,小蝦米可以做蝦醬。

河豚也是做魚乾,那些稍大的魚,秀兒送了村長和黃姥姥。後來,隨着蝦籠有三個了,魚越來越多了,隔三差五的送去給爺奶。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畢竟他們曾經在自己家最困難的時候,給了半袋子麥麩和破鍋,破鍋雖然是破的,可他們不給的話,自家做飯就費勁。

其實,爺奶的心地是不壞的,那時候不理二兒子一家,是因為一家人都被閆綿華拿捏住了,還把分家給他們的祖產都敗光。這些個林林總總的,都是因為那個道德敗壞的二兒子郭凱。還因為她們一家人都是軟蛋,就被老一輩的看不起。

還有,老姑娘不錯的一門親事,也是因為二兒子的名聲才黃了的。

隨着二兒子家收入的增加與積累,房子已經在村長那裡贖回來了。這是贖回祖產,值得慶幸。

爺奶還聽說;郭凱按照當初村長買房的十五兩銀子,多加了一兩贖回,整個是皆大歡喜。既然有了錢,加上會做人了,爺奶對二兒子的印象也變好了。

大伯的地籠當天就下到了河裡,收穫和秀兒第一次下地籠差不多。

秀兒看,地籠早晚會讓人撞見的,怕被別人學了去,就把地籠下水的時候時間往後推,收的時候,時間往前提。

再後來,地籠收上來也不放在家裡,就那麼摞在一起放進另一個水潭裡,上面壓上石頭,別人也看不到。用的時候,有個隱蔽的繩頭,一拉就都上來了。

大伯來問,就說地籠都在河裡下着呢,不方便起回來。

大伯這人並不是特別壞的那一種,只是對錢物太貪婪,因為他家的大兒子上學,經常交不起束脩的錢。貧窮起盜心,他在河邊轉悠了一整天,就想把二弟家的地籠偷走下到別處,可也沒有看到秀兒家的地籠在哪裡。

但大伯看出了破綻,因為院子里晾曬了超多的蝦干。看秀兒娘剛剛抄熟了後,平攤在竹篾上晾曬的虎皮蝦,得有五六十斤。

儘管大伯打聽,這次爹學精了,怕他多做新的地籠,又來和自家在河邊搶下地籠好的地方,就不再說實話。

一家人不只是下地籠,白天的時間也去釣蝦,這次,兩個縫網片的大針,也被秀兒改造成了魚鉤,釣到大魚也極少脫鉤。

後來,秀兒讓她爹買了十多枚縫網片的大針,實驗了成功了爆炸鉤。

爆炸鉤就自己用,釣魚的地方躲得遠遠的,不讓人看到,免得這些人也都學會了。

秀兒遠離大伯三叔家人,專門釣河豚,河豚愛吃虎皮蝦,每天早上,倒地籠的時候,挑出小個的虎皮蝦養在木桶里,就用這些虎皮蝦釣河豚。

後來,她和弟弟看那些釣蝦的,釣到了河豚就扔在岸上任其曬死,兩人就視而不見,心裏偷偷地笑,河邊沒有人了的時候,那些河豚也偷摸的撿回來。

爹又一次去醉仙居,卻碰到了大伯三叔,和閆一科坐了一桌。

原來,閆綿華嫁了朱大昌,吃喝倒是不愁了。

朱大昌為人還可以,佃農們有紅白喜事,他也隨禮上賬。但是,你不能偷奸耍滑,用不正當理由拖欠地租。如果租子收不上來,黑三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

所以,黑三是他得力的手下,就是有點小毛病,他都不帶管的,只要不敗壞了他的家產,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朱大昌的大兒子早就成家了,是在別的莊上,也是個地主,有着一百畝地,是老子給兒子置下的家產。

大兒子不經常的來家裡住,二兒子在縣上讀書,就在縣上住宿。因為朱大昌在縣上也有店鋪,有時候他去縣裡,也和二兒子住在一起。

閆綿華在郭家過慣了有人伺候的生活,現在是吃飯洗衣和家務沒有人伺候,做飯的廚娘也不管其他事,偶爾幫下忙是廚娘在高興,平常不高興,讓她幫忙,就當她的話是耳旁風。

家裡的長工也各管一攤,不會聽閆綿華這個地主填房的吩咐。

閆綿華想吃些好的,就得自己掏錢,不逢年節,添置衣服也是自己掏錢。閆綿華時間長了,就感覺寂寞難耐了。

黑三,當初曾經暴打了閆一科,後來,閆一科接着被秀兒暴打一次,被村長派人送到他姐姐這裡,都奄奄一息了。

閆一科還能說話,對於姐姐的詢問,不好意思說重傷是秀兒打的,只說是黑三那天下的手。今天的皮外傷,才是秀兒趁他沒有能力還手而趁火打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