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
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 連載中

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陳立川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喜順 陳立川

【fqxs】 藍花電器城
陳立川剛到店裡,就聽到辦公室里音高拔調的說話聲,聲音倒是耳熟
「新建的商貿城有統一的標配,要搞大型的中央空調,趙經理,可必須從陳老闆這裡走貨,在寧縣的口碑你隨便問問去,沒人說一句不好...展開

《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爸,你穩重點,咱家快要破產了》第7章 初露端倪



藍花電器城。

陳立川剛到店裡,就聽到辦公室里音高拔調的說話聲,聲音倒是耳熟。

「新建的商貿城有統一的標配,要搞大型的**空調,趙經理,可必須從陳老闆這裡走貨,在寧縣的口碑你隨便問問去,沒人說一句不好。」

「你李立民都拍着胸脯跟我保證了,肯定會優先考慮陳老闆的藍花電器城。」

緊接着又一道聲音響起,聽那口音,是外省的人。

「別的不說,至少我這裡的售後服務敢給趙經理你保證的,但話又說回來,這些大品牌相比較,質量其實都大差不差,就看誰服務好!」

接下來是陳喜順的聲音,彎着腰,給叫趙忠的經理端去茶水。

新修建的商場,是外地開發商搞的大項目,在小縣城本地可謂是聲勢浩大,眼瞅着快要交工了,裏面的軟包工建如一盤鮮美的嫩肉,被無數雙眼睛盯着。

飢腸轆轆,擺在眼前的就是錢袋子。

眼下能直接找到項目負責人,讓陳喜順欣喜若狂,大的**空調還沒做過,這單真要是成了,可就發橫財了,年底的帕薩特還是個事?

「不過啊,陳老哥,咱醜話說在前頭,必須把業務做漂亮了,這樣市裡開發的新商場的空調軟包,趙經理才好推薦你。」

李立民又是說道。

「這…」

一聽這話,陳喜順睜大眼睛,激動地盯了李立民好片刻,要是能把市裡的業務承包下,利潤不敢想啊,想來立民這兄弟沒白幫,絕對夠意思。

「趙經理,你放心,我可是干技術工出身的,都二十多年了,肯定把業務做漂亮了。」陳喜順握拳表態。

「我相信。」趙忠點頭道。

「那咱們以後可就是一個戰壕里的兄弟了。」最後由李立民來拉近關係。

「哈哈哈哈,來,喝茶!」

陳喜順開懷大笑…

陳立川安靜地坐在椅子上,聽着辦公室里的談話,抽煙的樣子完全不像新手。

就在剛剛一會功夫,店裡就出了兩台掛壁式空調,工人的打孔費、材料費,等等,這一台空調,至少能掙個二百塊錢。

「幾百元的空調機,廠家都在搶市場,要實現『大眾化』的空調,普及到一般家庭,往往經濟落後的地方,就是最後一步。」

陳立川思考着電器市場的發展規律。

在上一世,家庭遭遇變故之後,陳立川能夠硬生生在背負巨額債務的困境中,擁有自己引以為豪的事業,所經歷的,一般人真挺不過來。

所以陳立川有自信,幫父母渡過此次難關,老人受盡磨難的樣子,他不想,也不敢去回憶。

每個時期,都有某個行業的**期,陳喜順趕上了這一趟快車,雖然03到04這幾年,電視機、洗衣機的市場沒90年那幾年好乾,但這會小縣城的空調買賣好呀!

突然搭上外地項目負責人的這條線,對於陳喜順而言,絕對是大機會。

可真的是機會嗎?陳立川死死盯着辦公室里晃動的人影,目光變得深邃。

「走走走,先去洗個腳按個摩,完事咱們去迪廳,我來給咱們趙經理安排。」

陳喜順的話音依舊那般囂張且大聲,隨之推門走了出來,正眼一瞧,怎麼兒子在門口坐着,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唇。

「那啥,咳咳咳,你小子回去別跟你媽亂說,免得又雞飛狗跳。」

「那你帶我一起去。」

陳立川站起來認真道,看那樣子是真想去,嘴裏還叼着煙,一幅弔兒郎當的嘴臉。

他現在對那個叫李立民的中年男人充滿警惕,想要接近,多去了解這件事,但如果沒有前世的遭遇,恐怕現在也會笑咪嘻嘻的抬舉那人。

新商貿城的利潤,這誘惑太大了,小地方的人沒見過那麼多錢的。

當下陳喜順愣住了,沒想到兒子會來這麼一句,想跟老子一起去**,身後的趙忠和李立民憋着笑意。

不過倒也像他陳喜順的兒子。

「你小子說什麼胡話,別逼我揍你,還抽煙,等我告你媽着。」

陳喜順上前一巴掌拍掉了陳立川手上的煙,肚子上的肥肉都哆嗦了幾下。

「我都要上大學了,是你支持我抽的,說拿煙好交朋友,而且這煙還是你散我的,你看我媽教訓誰,反正我得帶着我,不然我就告我媽。」

陳立川憤憤道。

這吊樣落在李立民眼中,覺得這後生沒一點教養,沒腦子,欠收拾。

「滾滾滾,今天的事重要,別鬧了。」

陳喜順臉色很難看,拿出五十塊,摔給陳立川,而後與那兩人大步朝外走去。

陳立川清楚老爸的脾氣,再追出去就不合適了,本着老爸、老媽不穩重的原則,立即把錢裝到自己兜里,但電器城的危機,應該是有了調查的方西。

……

微風浮動的夜裡。

陳立川剛一到家,金巧蓮就跑來哭訴,而在回來之前,被馬小超死命拽着,悼念他失去的愛情。

被動地夾在中間。

「那齊司遙可真沒禮貌,說的那叫什麼話,就這麼看不起咱們家,兒子,我告訴你,你以後有點骨氣,別去找她,現在我還看不上她當兒媳婦呢。」

「行,老媽,聽你的。」

陳立川隨口應着,其實在飯桌上的事,是自己這邊的玩笑話過火了,你說多了,就是有目的,想要當真,但眼下沒必要講這些道理。

這個狀態的女人,是要哄的。

「對了老媽,今天認我爸當哥的那人,叫李立民對吧?是幹啥的?」

陳立川轉而問起其他事。

「李立民啊,也是搞電器代理的,之前他的貨出了問題,還是你爸幫他解決的售後,當時的事可不小呢。」

金巧玲道,但還是一副委屈樣,拽著兒子的胳膊。

「搞電器的?他代理什麼品牌。」

陳立川急忙又問道。

「小品牌,叫什麼來着,我忘了,組裝生產的小品牌,具體叫什麼,我也不太清楚,你問這幹啥?兒子,那齊司遙太看不起我們家了,就咱家這條件,什麼樣的找不下。」

金巧玲還在氣頭上,又嘀咕起了那事。

「那他的店在哪?就在縣城裡?」陳立川又接連問着,語氣瞬間高亢。

「呀,你這一驚一乍的,問人家幹啥,具體我也不太清楚,只聽你爸說過幾次,對了,你爸去哪了?」

金巧玲看看手錶,已經晚上9點,這老陳還不回來,電話一直打不通。

「我爸…他…我在洗浴中心那裡瞅見他進去了。」

陳立川誠實道,金巧玲當即變了臉色,一言不吭的就往屋外走去。

正巧這時,滿身酒氣的陳喜順開門走了進來,「咱老百姓今呀么,今呀么,真高興…」

「誒呦!」

兩人撞了個滿懷。

「你死哪去了?」

金巧玲的一聲尖叫,讓樓道里的聲控燈瞬間全亮,也讓陳喜順立馬醒酒。

「嗨,陪大客戶吃飯去了,能讓你們娘倆過上好日子,我再苦再累都值得。」

說話間,陳喜順偷偷向立川擠眉弄眼的使眼色,「鈴鈴,咱家要發了,你知道立民給我搭上哪條線了嗎?」

「我問你去哪了?少給我打馬虎眼!」金巧玲咬牙切齒地揪住陳喜順的耳朵,接着就是雞飛狗跳。

「那家洗浴中心你也去過呀…」

「不是告訴你以後別再去,我跟你拼了…」

……

同時,在齊司遙家裡。

齊宏志回來的時候,也已經很晚了,靠在沙發上,滿身疲憊。

白翠雲端着米湯走了過來,本來想讓齊宏志先休息的,但嘀咕了幾句閑話後,忍不住提起今中午的事。

「所以咱家遙遙就發火了,閨女什麼性格你也知道,從來沒有跟人發過脾氣,實在太過分了,我倒覺得是他們家該。」

白翠雲一臉憎惡,別提有多討厭陳喜順那家人了。

「真是想好事,這陳喜順還不就是那意思?沒一點分寸,什麼玩意,打我閨女的主意,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齊宏志直接拍桌子罵人,哪捨得讓閨女受委屈,想像得到那家人當時的嘴臉。

「以後可不能跟那家人打交道了,要劃清界限,還有安排的座位,同桌都是我不認識的人,更有不方便見的,你說是不是故意的?」

白翠雲繼續添油加醋地說著。

「這人沒腦子,又不懂分寸,與這樣的人打交道最危險,你說的沒錯,不能來往了!」

齊宏志下了決定。

「對了,還有咱們遙遙,要囑咐她別跟陳立川打交道了,弔兒郎當的,以後也不會有什麼出息!」

白翠雲又激動補充道。

「有些同學是同學,有些連人都不能算,肯定不能來往了,不過眼下都畢業了,這事倒不必擔心。」

齊宏志點點頭,神色一直很嚴肅。

「好了,那就不聊這事了,你早點休息。」白翠雲端着碗站了起來,看着齊宏志勞累的樣子,很是心疼,「你最近怎麼天天喝多,不要身體啦。」

「新的商貿城,好不容易找來的外省投資商,我不得陪着,好讓他們加大投資,後續多修建幾處工廠。」

齊宏志閉上眼睛,用力揉着太陽穴,眉心處緊緊皺成一團。

「寧縣就你一個人搞工作。」

白翠雲抱怨一句,轉而去給齊宏志準備洗腳的熱水。

他們兩口子的談話,齊司遙一直在聽着,而後起身打開留言冊,找到陳立川給他寫的那一頁,用力撕掉了。

這次是真的撕掉了。

順便把馬小超寫的也撕了,他們兩個是一路人,還永遠的大嫂,真是噁心。

夜光潔白無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