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無雙小村醫
無雙小村醫 連載中

無雙小村醫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許玉秀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大彪 許玉秀 都市小說

【zwzx】 「鐵蛋,我現在一個人苦苦支撐全家,你知道有多苦嗎?」許玉秀擦乾眼淚,看着一直傻笑的他,心中五味雜陳
「嘿嘿嘿嘿,嫂子,以後不吃苦瓜
」陳鐵蛋說著,伸出手傻笑着為嫂子擦淚水,嘴裏還不停的念叨着:「不...展開

《無雙小村醫》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無雙小村醫全文第1章



「鐵蛋,我現在一個人苦苦支撐全家,你知道有多苦嗎?」許玉秀擦乾眼淚,看着一直傻笑的他,心中五味雜陳。

「嘿嘿嘿嘿,嫂子,以後不吃苦瓜。」陳鐵蛋說著,伸出手傻笑着為嫂子擦淚水,嘴裏還不停的念叨着:「不哭,不哭」

看着眼前帥氣憨傻的鐵蛋,許玉秀不自覺的露出笑容。

雖然她一個女人在支撐整個家,可每每想到當年全家其樂融融的場景,她都咬牙堅持了下來。

不知有多少人勸過她離開,可許玉秀怎麼都狠不下心來。

她知道,要是自己走了,這家人就活不下去了。

哐!

就在叔嫂倆互相安慰之時,本就破爛的院門被一腳踹開。

從而幾個弔兒郎當,嘴裏咬着牙籤的男人闖了進來。

「他媽的,你們咋還不搬?」走在前面的男人,身穿一身黑,脖子上明晃晃戴着拇指粗的金鏈子。

他就是礦上的老闆張大彪,據說他黑白通吃,人脈極廣。

「你們幹什麼?」許玉秀嚇的全身發抖,第一反應就是將陳鐵蛋護在身後,說道:「你們別欺人太甚,我們已經夠慘了,你還想怎麼樣?」

七天前,張大彪手下來通知她,讓許玉秀帶着陳鐵蛋一家搬走,房子作為補償礦上的損失。

當時,許玉秀沒放在心上,她怎麼也想不到,這些人會趕盡殺絕,把人往死里逼。

「我呸,老子就欺負你了,咋地?」張大彪不怒反笑道:「別說你個小寡婦,就是向陽村的村長,見到老子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你那死鬼男人,違反操作,把我整整一個礦坑都炸毀了,不該賠我錢?」

說著,他已經來到許玉秀面前,定睛一看,頓時臉上流露出猥瑣的笑,無恥的說道:「以前我沒看出來啊!這小娘們細皮嫩肉,長的不賴啊!」

「當初你給你那死鬼老公送喪的時候,我咋就沒看清你的小模樣呢?」

說話間,張大彪的大黑手就已經摸向了許玉秀。

可他沒想到,許玉秀雖看似較小,弱不經風的,性子卻很倔強,當他的手快要挨上的時候,被許玉秀一把打開。

「呦,小娘們,沒看出來,你還挺潑辣。」張大彪把嘴裏的牙籤吐掉,噗呲一笑,露出大黃牙,說道:「你要是陪我幾天,我就不要這破房子,咋樣?」

「滾開,臭流氓。」許玉秀嘴上強硬,可作為一介女流,看着面前五大三粗的幾個男人,早已嚇的渾身發抖。

「他媽的,騷貨,跟老子裝特么什麼冰清玉潔?」張大彪見她不從,目光落在了陳鐵蛋的身上,一把將泡在水缸里,傻笑的陳鐵蛋拽出來。

「你還不是死了男人,跟這個傻小叔子勾搭在一起?」

「村裡早就傳開了,你寧可伺候他們一家也不願意走,就是捨不得這個傻子。」

見他抓住陳鐵蛋的衣領拽來拽去戲耍,許玉秀踉踉蹌蹌的跑上前,想要奪回小叔子,可無奈力氣不夠,就連她自己都同樣被戲耍。

「我求求你,放了鐵蛋,他已經變成了傻子,夠可憐了。」許玉秀不停求饒,淚花順着小臉猶如斷了線的珍珠流下。

戲耍片刻,張大彪拎着陳鐵蛋的頭髮,一腳踹在地上。

「哈哈哈,小騷娘們,老子今天就尬了你,讓老陳家全家都看着,到時候我看你還裝不裝了?」他說著,眼睛中已露出了凶光,步步逼近許玉秀。

看事不好,許玉秀轉身就跑,可哪裡是張大彪的對手。

她的頭髮被張大彪從後面抓住,被強行拖拽到房檐下,當著屋內癱瘓的陳鐵蛋父母面前,準備實施暴行。

「放開我,我求求你了,我們現在就搬走。」許玉秀被按在地上,拼了命的掙扎都無法擺脫,只好求饒。

可任她哭天喊地,哀嚎聲傳遍了左鄰右舍,都不能喚來其他人的幫助。

張大彪在十里八村臭名遠揚,老實的庄稼人哪裡敢得罪他。

癱瘓在床的二老,此時也哭的泣不成聲,他們一輩子不曾做過惡事,卻落得這樣的悲催下場,恨不能馬上去黃泉見大兒子去。

跟張大彪來的幾個人,站在原地抽着煙,欣賞着,可他們並未注意,陳鐵蛋正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痴傻的向那邊走去。

啊…

馬上要得手的張大彪,突然感到後腦一陣涼,隨後血就順着脖子流下來。

陳鐵蛋雙手舉着石頭,站在他身後。

「他媽的,小雜種,你敢打我?」張大彪氣急敗壞的站起身,一拳將陳鐵蛋打倒,隨後又是幾腳,踹在他的腦袋上。

陳鐵蛋抱住頭,大哭大叫、可他還不忘向嫂子那邊爬去,試圖用身體保護嫂子,讓她不受到傷害。

見狀,張大彪更是生氣,大手一揮,跟他一起來的幾個人一擁而上。

幾個人把陳鐵蛋圍在中間,拳打腳踢,每下都命中腦袋上。

陳鐵蛋被打的血肉模糊,隨着最後一聲慘叫直接昏厥過去。

不知不覺,他感到面前一道白光,從雲霧中走出位白鬍子老頭,面帶微笑,手捻須髯,說道:「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你已通過考驗,現收你為我關門弟子,傳你五經八卦之術,妙手回春之法,武道強身之功。」

說著,白鬍子老頭輕輕揮手,把陳鐵蛋整個人都吸了過去,抓住他的頭,陳鐵蛋感覺全身酸麻,再次暈厥過去。

當他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就覺得神志清醒,不再渾渾噩噩,全身上下也都是力氣。

「嫂子,你沒事吧?」陳鐵蛋睜眼後,第一眼就看到,許玉秀還在原地躺着哭泣,雖然衣服小有撕破,可看樣子並沒被侵犯。

他趕緊從地上爬起來,一把將嫂子抱起來,放到藤椅上。

陳鐵蛋恢復了正常思維,想起過去的種種家仇,拳頭攥的咯吱吱響,眼中泛起一道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