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商業天驕
商業天驕 連載中

商業天驕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雷響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赫建 都市小說 雷響

【zwzx】 女子三十多歲,一看就是村裡的農婦
雷響也懶得管,轉身走人
農婦的聲音傳來
「村長,再給我幾張砍蔗票和進廠票吧
」 我橾! 原來何道林利用發放砍蔗票和進廠票的特權搞性.交易! 砍蔗票和進廠票是蔗...展開

《商業天驕》章節試讀:

商業天驕全文第2章



女子翻過身,看到雷響的手和腳壓在自己身上。

「你壓住我了……」

混頓中的雷響趕緊把手腳移開,

剛想起來,恍惚中又趴在女子的身上。

一激靈,趕緊翻到一邊。

女子站起,向坐在地上的雷響伸過手來。

看着女子細膩白嫩的手,雷響猶豫片刻,還是抓住了女子的手。

柔軟和溫暖,雷響莫名地有種觸電的感覺。

女子瞅着雷響。

「你沒事吧?」

「沒事!你呢?」

女子搖頭:「我也沒事……謝謝你救了我!」

大卡車上下來兩個中年男子。

一個往路虎去,一個往這邊來。

男子大聲問道:「你們沒事吧?」

雷響沒好氣:「有事還能站在這裡?你們是怎麼開的車?」

「對不起……那車……車上有人嗎?」

「沒有!報警吧!」

女子拿出手機。

報警後,幾個人等着交警過來。

女子的情緒慢慢平伏下來。

轉過身看着雷響。

「你叫什麼?是本地人嗎?」

「我叫雷響,本地人,是松嶺糖廠的員工。」

女子一怔。

「原來是糖廠的員工啊,我叫蘋果。」

雷響抬眼看了看女子。

圓嫩紅潤的臉蛋,確實有蘋果的感覺。

……

交警到了,對車禍現場進行勘察。

雷響接受詢問後告訴蘋果,他還要趕到城裡辦事。

蘋果連聲道歉,說耽誤雷響了。

……

雷響開着車子往城裡去。

剛進城,胡小丫的電話來了。

「雷響,你到哪裡了?我媽開始叨叨了!」

「小丫,我已經進城,馬上就到!」

「好吧!對了,你開的是什麼車?」

「我們站長的車沒空,只好開我這輛……」

「那你不用來了!」

胡小丫直接掛了電話。

雷響愣了,去還是不去?

車好不好無關緊要,不守承諾才是最重要的!

雷響開着車子直奔胡小丫家去。

省重點丁西大學畢業的雷響,畢業那年經過面試等嚴格考核,走進了時代集團國寧糖業有限公司。

時代集團是全省最大的國有企業,是全國二十強企業。

是很多大學畢業生嚮往的地方。

雷響如願以償,成了時代集團下屬企業國寧糖業公司的一名文職人員。

不久,雷響跟縣人民醫院的護士胡小丫確定戀愛關係。

……

車子終於馳進胡小丫家的小區。

剛到樓下,胡小丫的母親吳玉嬌提着行李從樓里出來。

雷響三步並作二步跑了過去。

「阿姨,對不起,我來晚了!」

雷響邊說邊接過吳玉嬌手上的行李。

吳玉嬌一眼瞥見破舊的小五菱,一把把雷響手上的行李搶了回去。

雷響很尷尬。

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從前面一輛大眾車下來,很紳士地拉開副駕駛室的車門。

一隻蹬着高跟鞋着黑**的腳緩緩地從車裡伸出來……

接着一團粉色在陽光下一閃。

一襲粉色裙子的胡小丫公主般出現在眼前。

雷響的眼睛差點閃瞎!

胡小丫怎麼跟方達亮在一起?

頭上突地冒綠。

方達亮是松嶺糖廠生產科副科長。

明知胡小丫是雷響的女朋友,卻對胡小丫緊追不放。

方達亮對雷響視而不見。

滿臉笑容接過吳玉嬌的行李往大眾去。

胡小丫一把拽住雷響。

「讓你不要來了,你為什麼還來?」

「方達亮為什麼在這兒?」

「他開車經過!」

吳玉嬌轉過頭來,一把扯下雷響的口罩。

「雷響,這麼破的車你好意思開來?還戴個破口罩,你有病啊!」

看到雷響鼻青臉腫,胡小丫愣在當場。

但沒有吱聲。

吳玉嬌鄙夷道:「你這副尊容剛好配你那輛破車!」

雷響忍受着屈辱,一臉笑容。

「阿姨,我不小心擱着了……

您放心,以後咱們什麼都會有的!」

「以後?小丫跟你耗了八年,你給了她什麼?

要錢沒錢,要官沒官,鄉下佬一個!」

吳玉嬌曾向雷響提過三個條件。

一是在城裡買一套三居室的房子。

二是房本上加上胡小丫的名字,

三是在仕途上要有所發展。

幾年過去了,三個條件不僅一個沒達到,還被放到了鄉下糖廠!

方達亮往胡小丫身邊一靠,加了把火。

「雷響,別賴蛤蟆想吃天鵝肉,知趣點就趕緊撤吧!」

尼瑪,別以為我是泥捏的!

直奔過去,直接把胡小丫拽到身後。

一記勾拳,方達亮重重地倒在地上。

吳玉嬌驚訝、驚駭。

軟杮子般的雷響,竟敢大打出手!

胡小丫默然地看着方達亮。

「我不跟沒有教養的人計較!」

方達亮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的衣服。

雷響護着胡小丫怒目而視。

吳玉嬌從雷響的身後拽過胡小丫就往大眾去。

「有本事你當個官,調到城裡開個豪車來!」

吳玉嬌尖利的聲音划過。

看着方達亮載着吳玉嬌母女揚長而去,

雷響心裏一萬個草泥瑪掠過!

人背運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

……

事故現場處理完後,蘋果回到縣城住進了國寧酒店。

剛安頓好,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李董,我剛想給您打過去,我出師不利。

本想任職之前,先到國寧縣看看,沒想到在縣城附近出了車禍。」

一個中年男子緊張的聲音。

「啊,傷着沒有?我讓你帶司機,你不帶,還開私家車,簡直胡鬧!」

「沒傷着!是咱們的一個員工救了我。

如果沒有他,我現在恐怕已經躺在殯儀館裏了!」

「你得好好感謝人家!那車禍事故,要不要我打聲招呼?」

「不要興師動眾,反正是對方負全責。

車子要修二天,剛好我在這裡自由來去二天,了解了解這裡的情況。」

「好,你注意安全!」

放下電話。

六點多鐘,正是晚飯時間。

蘋果通過集團公司網絡系統查找雷響的電話。

查到後直接撥打了過去。

一臉鬱悶的雷響正開着小五菱往城外去。

手機驟然響起。

「喂——」

「雷響,我是蘋果,你辦完事了嗎?」

雷響有點兒懵。

「蘋果?誰是蘋果?」

「你剛才救的人!」

這才想起,一拍腦袋。

「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

蘋果呵呵一笑。

「知道你的名字和工作單位,找你電話很容易。」

雷響哦了聲。

「你那事故處理完了?」

「處理完了!想請你吃飯……」

「好,你在哪裡?我馬上過去。」

爽快得讓蘋果有點發愣。

第一次碰到這麼喜歡別人請吃飯的人。

「在國寧酒店餐廳,我等你。」

雷響轉了車頭,加大油門往國寧酒店奔去。

鬱悶正想找人喝酒,這個電話來得太是時候了!

車子馳進國寧酒店。

這是國寧縣唯一一家五星級酒店。

雷響在縣公司工作時來過這個地方。

被貶到松嶺糖廠後再也沒來過。

……

走進餐廳,一道亮光划過。

一襲純白色長裙的蘋果,站在臨窗的餐桌旁向雷響招手。

雷響大步流星過去。

白凈的臉、大大的眼睛、櫻挑小嘴愈來愈清晰。

美麗優雅的蘋果,愈看愈好看。

眼前閃過胡小丫的影子。

胡小丫也很漂亮,卻似乎缺少點什麼!

「雷響來了,請坐!」

客氣中帶着隨意,蘋果很親和。

雷響很聽話地坐下。

「謝謝你請我吃飯。」

蘋果跟着落坐。

「你救了我,請是應該的。」

接着酒菜上桌。

龍蝦茅苔,雷響有點懵。

腦子閃出那輛白色越野路虎。

「你是幹什麼的?這麼有錢!」

蘋果抿嘴笑笑。

「你猜我是幹什麼的?」

「我看你是做大生意的!」

不否認,也不承認,蘋果又是抿嘴一笑。

「你太客氣了,這麼高規格請我。」

「救我一命,有恩必報!」

蘋果端起酒杯跟雷響碰了碰。

酒優雅地流進櫻桃小嘴。

雷響也很紳士地喝乾杯里的酒。

「你想怎麼報答我?」

話裡帶點兒曖昧。

蘋果面帶羞澀。

「你最需要我幫什麼?」

「我需要的你都能滿足我?」

話越來越曖昧。

「盡我所能吧!」

「松嶺糖廠是國寧糖業公司的下屬單位。

我想調回公司,越快越好!」

「這麼急?」

「我女朋友嫌棄我在鄉下,調不回就要跟我分手!」

蘋果沒有吱聲,若有所思。

雷響繼續道:「調不回能提個中層也行。」

蘋果笑了。

「你到底是想調回城裡,還是提中層?」

「哪個容易辦那個!」

雷響其實一個都不抱希望。

只是死馬當活馬醫!

一個做生意的外地人,能幫他調動提拔?

開玩笑!

酒桌上的話都是鬼話,不必當真!

對雷響的二選一,蘋果卻很認真。

「我會儘力的!」

接着蘋果轉移了話題。

「我想跟國寧糖業公司合作項目,公司的老總怎麼樣?」

雷響一愣,看向蘋果。

「國寧現在沒有老總,副總是朱日兵。

至於他怎麼樣,一言難盡!」

「沒有老總?」

雷響一聲長嘆。

四下張望,湊近蘋果。

「先把你杯里的酒喝了,我再告訴你!

你知道別往外傳,否則我死你也得死!」

蘋果很吃驚。

無語喝乾杯里的酒。

給雷響添滿,再給自己添上。

雷響端起杯子一口悶。

嘖了二下嘴巴。

「老總死了!新老總還沒到任!」

蘋果不動聲色:「怎麼死的?」

聲音很低,低到蘋果差點聽不到。

「據說是副總朱日兵害死的!」

「有證據嗎?」

雷響兩手一攤。

「你這麼問,話就到頭了!」

蘋果嘿然一笑:

「好,我不問了。朱日兵這個人怎麼樣?」

雷響的眼神紛復。

「你向我了解朱日兵,你問對人了!

我原來在國寧糖業公司做文員,因為得罪了朱日兵被放到鄉下糖廠去了!」

真的問對人了?

眼前這個糖廠員工能給自己什麼?

蘋果的眼睛閃着光。

「你怎麼就得罪了朱日兵?」

雷響給自己滿上酒,直接倒進嘴裏。

「當年集團公司下來調查國寧糖業賣掉公司賓館的事,我說了實話!

有人說朱日兵不一腳把我踹死,已是網開一面!」

蘋果心裏大喜。

真是問對人了!

「那賓館是怎麼回事?」

雷響又給自己倒酒,連喝幾杯,拍了拍胸脯。

「喝酒壯膽!反正我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