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
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 連載中

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朱瞻基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朱棣 朱瞻基 穿越重生

【fqxs】 永樂十二年,六月十二
今日,已經是自朱棣發佈檄文昭告天下大明戰勝瓦剌的第三天了
這三天時間,大明一直駐兵在關外接見草原各部的使者,並且接受各部獻給大明的貢品
也就是說,朱瞻基跟着大明軍隊在這三天...展開

《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章節試讀:

《人在大明,我是朱瞻基》第七章 刺殺



應天府,太子府。

「若微見過太子妃。」

作為太子妃,朱瞻基之母的張妍看到孫若微對自己見禮,連忙對她說道:「哎,若微,我們私下見面,你就不必對我見禮了。還有,從現在起,我們私下見面時稱呼也要改一改。」

孫若微聽完張妍的話,一下子就明白了張妍的意思。因此,孫若微瞬間變得面紅耳赤,不過,她內心的嬌羞讓她不由得怯生生的向張妍問道:「那稱呼要改成什麼?」

張妍看到孫若微面紅耳赤的模樣,便明白孫若微其實心裏明白,而剛才的提問是孫若微內心的使然。在想明白後,張妍不由得輕笑了一聲,十分耐心的回答道:「當然是娘了。若微,你以後一定是要嫁給我兒子的,你現在就開始對我改稱呼,我和你也好有時間適應一下。」

孫若微第一次這麼直接了當的聽除了自己和朱瞻基之外的人說自己要嫁給朱瞻基,而且這人還是朱瞻基的母親張妍,這一切都讓孫若微開心不已。

「要不,若微。你現在就叫一個,讓我好好聽聽。」

聽到張妍現在就要自己叫她一聲娘,孫若微臉上剛剛稍微平息下去的紅潤瞬間又泛了起來。

不過,在看到張妍那期待的表情時,孫若微又不忍心就這樣直接拒絕張妍的請求。

「娘…」

聽到孫若微這樣怯生生的呼叫自己一聲娘,張妍心中頓時開心的不得了。

「真是,一轉眼時間就過去幾年了,你和瞻基都到了可以婚配的年齡了啊!」

永樂十二年,七月初一,應天府。

「開門,開門。」

聽到有人敲門,這家店鋪的老闆,一名中年男子立刻走了出來。

「幾位當差大哥,不知有何貴幹?」

「今天陛下御駕親征瓦剌,凱旋返京,臨街店鋪都要張貼皇榜,手捧香爐,跪地接駕。記住了嗎?」

聽完這幾位當差說的話,中年男子連連點頭:「記住了,記住了。幾位大哥,不如進店喝杯茶吧。」

「皇榜我已經寫好了,香爐也早已備好。」

「有公事,不擾了。走。」

看着這幾位當差的遠去,中年男子迅速進店關上門窗。之後,他來到一個擺放花瓶的貨架上扭動了其中一隻花瓶。

隨着花瓶被中年男子扭動,貨架旁邊的牆壁也發出類似轟轟的響聲。

很明顯,這是一間密室。

此時,密室之中有着十幾個年輕人正在裝備弓弩,刀具之類的武器。

看到這群年輕人,中年男子從懷中拿出一瓶藥丸。

「這是至毒的毒藥,入喉即死。你們每個人含上一顆,如果刺殺不順利,即將被捕時就立刻吞下毒藥。」

看到中年男子這麼緊張的樣子,其中一名青年男子感慨道:「錦衣衛啊,錦衣衛。他們又不是什麼凶神惡煞,我們哪能怕到這個程度?」

聽到這名青年男子的感慨,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他後說道:「等你到了錦衣衛的詔獄裏你就知道了,閻王爺到了那裡都算是一個大慈大悲的菩薩了。」

應天府,各個城門之外。

此時,每一個城門之外都有着上千名應天府的老百姓站在城門外的兩側,隨時恭迎着朱棣的攆車。

不多時,朱高煦,朱高燧帶領着軍隊走在前面,而朱瞻基則是策馬走在攆車的旁邊。

而此時的朱瞻基感到十分無語,在臨近應天之前,二叔朱高煦突然說會不會有建文帝的臣子來刺殺朱棣。

不對,是擁護建文的那群逆賊來刺殺朱棣。

現在這個朝代,對建文不能加一個帝,那些擁護建文的臣子也不能叫臣子,要叫逆賊,這是本朝的忌諱。但是如果你非要在稱呼建文的時候加一個帝字,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頂多就是掉腦袋。

不過,在聽到二叔朱高煦的話後,朱棣也是沉默了。

朱瞻基聽完朱高煦的話,立刻提議道:「那要不就改一下行程?」

朱棣聽到朱瞻基的話,立刻對其進行否決。

「不行,如果真的因此而改行程,那就顯得我怕了。我會怕建文嗎?會嗎?當初建**皇帝時,擁有大明最精銳的那幾十萬的兵力。」

「而我呢,只有十萬大軍,這種劣勢之下,我依然敢向建文起兵。在當初那樣的劣勢之下我都敢向建文亮劍,現在他不過是喪家之犬,我還會怕他嗎?車隊絕不能改變行程。」

聽完朱棣的話,跟隨朱棣一起北征的楊士奇連忙勸諫道:「皇上,萬萬不可啊!聖人言: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更何況是皇上,皇上決不能做這樣危險的事情。」

聽完楊士奇的勸諫,朱棣也是十分不爽的問道:「那你給我拿一個主意。車隊遊行,彰顯的是我大明王朝的強盛,決不能改變行程,更不能取消。」

看到朱棣有些生氣的樣子,朱高煦便對其提議道:「那,不如就由我們帶着車隊於大街上遊行,皇上從另一個地方回宮,如何?」

楊士奇聽完朱高煦的提議十分不錯,連連點頭道:好好好。皇上,這個提議好。」

「採用這個方法,既可以展示我大明的氣度,又可以保證皇上的安全。」

朱棣見楊士奇都同意了朱高煦的提議,他自己也覺得這個提議不錯。不過,朱棣也不好意思直接同意這個提議,畢竟,這有點像是他臨陣脫逃的模樣。因此,他只能選擇默認。

說真的,如果不是楊士奇的勸諫,朱棣絕對是要親自上陣,就算是真的有建文逆賊來刺殺,他就要讓親自動手將這些人一網打盡。

當然,如果沒有建文逆賊刺殺自然是最好的了。畢竟,此次的遊行設置的極為隱秘,除了他們和朝廷中的大臣,沒有誰知道朱棣的攆車會從哪一個城門入城。

換言之,如果那些建文反賊真的就這麼輕易的精準蹲守到他,朝廷之中就一定有人是在建文那邊。

朱瞻基本來是想跟着朱棣一起從別的城門回宮,這樣就能遠離危險了。

「瞻基作為皇太孫,理應陪騎於攆車的一旁,這樣就顯得更加真實,建文的那群反賊就會更加相信皇上在攆車之中。因此,瞻基應該與我們在一起。」

聽到朱高燧直接一句話就將自己想要說的話給堵死了,也只能恨恨的看了朱高燧一眼。

「孫兒願意陪同車隊,引出建文的那群反賊。」

現在的朱瞻基一想到自己被朱高燧他們逼着陪同車隊,心中就是他們恨的牙痒痒。

這麼危險的活,居然還要讓我這麼個年輕的小孩子來做。

當車隊入城前行了十數丈之後,一股濃厚的殺氣瞬間將朱瞻基打回現實。

咻咻咻…

看着突然出現的數十支弩箭,朱瞻基連忙拔出自己的配劍將射向自己的弩箭給擊落。

「奉建文皇帝旨意,誅殺反賊朱棣。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