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門錦路
農門錦路 連載中

農門錦路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夏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翡 夏絨

【fqxs】 當見到院中場景第一眼時,夏絨只覺得這一刻的記憶令她不管經歷多久都再難以忘懷
墨翡的院里有兩棵樹,一棵桃樹,一棵杏樹,一棵開滿粉花,一棵開滿白花,蓬鬆如浮雲
三月的花開得很滿,彷彿要溢出枝頭,從夏...展開

《農門錦路》章節試讀:

《農門錦路》第5章 心悅她



回到家時,沒想到姑姑姑父已經回來了,剛進門便聽見姑姑的聲音傳來,「小絨去哪了?怎麼阿契也不在,我不是讓他好好在家照顧他姐姐的嗎?」

「別擔心,他們都是大孩子,不會有事的。」姑父安慰道。

「還是不行,我要去找找他們。」姑姑起身就要出門。

怕姑姑真出來找他們,夏絨趕緊出聲:「姑姑,不必找,我跟阿契回來了!」

「哎!你們去哪了,你頭上的傷未好全呢!怎麼能亂跑。」不等夏絨辯解,姑姑就開始了一番說教,佯裝怒氣瞪夏絨幾下,轉而又責備起她身後的阿契,「阿契,娘不是說讓你在家照顧姐姐的嗎?怎麼領着姐姐出去了。」

見自家娘親這般,「我……我……」半響阿契未說出話,悄悄地與夏絨對視一眼。

夏絨笑了笑,不想讓阿契為難,是她自己要出去的,阿契根本攔不住。

「哦,我跟阿契出去熟悉熟悉村子,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醒來之後,便記不起很多東西,就讓阿契帶我出去,看是否能想起什麼事?」果然夏絨說起失憶的事後,姑姑立馬轉移了注意方向,驚訝後又不免面露擔心正要說給她請大夫。

夏絨趕緊攔住,怕她真的給她找大夫,「姑姑不用請大夫,上次大夫來過都說只是磕傷,沒有其他大毛病,失憶這種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再說這些小事不光麻煩賈大夫不說,還要浪費錢。」

「梅英,小絨這樣也好,有些事忘記總是好的。」姑父語重心長地對姑姑說了句。

姑姑看了眼姑父,猶豫地問問夏絨,「這……小絨,你當真除了記不起一些事,沒有其他不舒服了嗎?」

看來躲過去了,夏絨暗喜,姑姑姑父肯定不希望自己再想起關於韓公子的事。

「嗯嗯,姑姑放心,沒有其他事,我肯定會做個最漂亮的新娘。」夏絨沒由來的一句,讓他們愣了愣,臉上的擔心隨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姑姑的打趣。

「不害臊,還沒嫁人,就想着穿嫁衣。」

「嘿嘿。」她臉上一點都沒有害臊。

「好啦,好啦,吃飯吧!」姑姑也不再問她,招呼大家坐下吃飯。

飯畢,夏絨搬了凳子坐在菜園旁曬太陽,姑姑不准她出去幫忙,家裡也沒什麼活,無奈,只能閑着。

手托腮幫,一切都那麼不真實呢!又為了打破這種不真實感,夏絨伸手掐掐臉蛋,嘶~疼,真實!

今天見到墨翡,那個讓她心悅的人,她不想放手了,她不了解原主的性格,如果差別太大,墨翡他會不會覺得我善變呢?

夏絨苦惱,不管了,我就是我,上天讓她來到這裡,或許就是讓她遇見墨翡的。

她也很好奇,自己進到原主身體里,那原主在哪呢?只希望她是幸運的,能進到自己以前的身體,互換靈魂,那樣,自己的父母也會跟這裡的姑姑姑父一樣善待她。

其實現在仍有一個最大的隱患埋在夏絨心中,所謂的韓公子,希望你不要出來破壞我的婚禮啊!不然的話,本姑娘可是會狠狠地教訓你的,單從你欺騙原主這一條就不能忍,既然那時不出現,就永遠不要出現了……

轉眼一天過去,翌日,夏絨起了個大早,因為心中還有重要的事要做,實在睡不得懶覺,於是早早地起床。

整理整理頭髮,頭髮掩蓋下的磕傷已經徹底結了疤,賈大夫的葯真不錯,抹上才兩天,連疼痛都不再有。

今天打算再出門逛逛,因為閑在家裡什麼娛樂設施也沒有,無聊的很。

姑姑姑父正要下地幹活前,夏絨特意徵求他們的意見,以熟悉熟悉村子為由,帶着阿契順利出來。

其實她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再見墨翡,畢竟要成為夫妻,多熟悉熟悉還是好的。

但又不想直接去見,誰讓她本身其實很慫,當時在牆上理直氣壯不過是有點破罐子破摔罷了,可她不會放棄他的,她想了解他更多,現在的她除了那一面的印象,再沒有其他,總感覺墨翡表面露出的只是他的冰山一角。

阿契跟上姐姐的腳步,不知道她要去哪,低頭跟上。路怎麼越走越熟悉呢!發覺不對,抬頭一看,這不是墨大哥家附近嗎?

夏絨在墨翡家院外猶豫了一會兒,終是忍不住抬腳,走到墨翡家門前,誰知那人竟不在,門落了鎖。

見姐姐在墨大哥門前佇立,沒有進去,奇怪地走上前一看,原來墨大哥不在。

「他不在,那我們到山腳轉轉!」墨翡不在家,夏絨還有些遺憾,算了,活動一下,先體會體會青山綠水好了,說完,向前面的溪流青山走去。

墨翡家算是村子的最後面,依傍着青山溪流。

「姐,等等我。」怕姐姐受傷,阿契趕緊跟上。

夏絨跳上溪水上的小石橋,溪水不寬卻急湍,一眼望去,似乎蜿蜒蔓延到天際,聽說這裡的人澆地,喝水基本都是在這條河裡打的水,洗衣服也是,第一次感受這樣的自然風光,她其實挺新奇的。

張開手臂,讓青草的氣息流進肺腑,頓覺一身清爽,睜眼入目青山樹木,有山的地方東西多,夏絨摸了摸下巴,看來回頭要好好想想自己的發財致富之路了。

那現在先去察看地形,不等後面的阿契,自己一個人跑向山腳的林子中,阿契怕她再找不到,立馬緊跟上去。

不遠處一陣熟悉的男聲傳來。

阿契剛要說話,夏絨趕緊一個反手捂住他的嘴,將他拉到樹後,幸虧身後的樹足夠大,隱藏兩個人完全沒有問題。

只聽墨翡的聲音響起,「你找我何事?」

一個嬌羞又歡喜的女聲緊隨,即便離得不近,也能聽出聲音中的情緒,「我……我想說,你可不可以不要娶她」

不用說這個「她」是誰,夏絨在心裏嘀咕,不娶我娶你嗎?他娶誰你管得着嗎?姑娘我穿越時空才遇到他,才不會讓給任何人呢!

墨翡的聲音溫和卻聽不出感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豈敢兒戲。」

雖然是拒絕別人的話,可夏絨卻高興不起來,墨翡,在你心裏一直認定的所謂父母之命嗎?那等着吧!我會讓你也心悅我的,心裏暗暗下決心。

「我哪裡不如她,聽說她曾跟……」見他想拒絕,女子有些激動,她不懂,父母之命固然很重要,可聽說夏絨她根本不守婦道,明明知道自己有婚約,卻一直與位公子哥來往,如此嫌貧愛富之人,哪裡配得上他。

墨翡皺皺眉,沒聽女子說完,便出聲打斷,「我的未婚妻我自會評斷,還望姑娘不要再來糾纏墨某,相信姑娘會找到比墨某更好的人。」依舊溫和的聲音,卻不帶有一絲情感。

轉身不再看她,提了提背簍,正要離開,可視線盯住樹後一點。

樹下的裙角已經出賣了那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誰,藕荷色的,跟昨天一樣,墨翡輕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