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
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 連載中

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杜萱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戚延 杜萱

【yw】 杜萱死了
作為華夏古醫的傳承人,在一場別有用心的爆炸中,屍骨無存
然後再一睜眼,就對上了一張俊臉
男人五官完美,氣質非凡
但他的眼眸被怒意染紅,手裡的刀,在杜萱脖子上拉開傷口,猩紅的血珠爭先...展開

《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章節試讀:

農女空間:糙漢相公又野又撩免費閱讀第5章



杜萱趕緊把買的東西托給王麻子,「麻子叔,我的東西勞你幫我看一會兒,我去一趟。」

「哎快去吧,我給你看着。」

杜萱疾步趕向傳來嘈雜聲的不遠處。

圍了好些村民,裡頭隱隱約約傳來孩子委屈的哭聲,和女子尖利的責罵聲。

「我……嗚嗚……我沒偷,我沒偷!那是我阿爹抓回來的,我娘同意我養的……那是我的兔子,嗚……」

瘦弱的孩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衣服上全是灰泥和腳印,秀氣的臉上,更是不難看出傷痕。

「還說沒偷!小小年紀不學好,居然敢撒謊!」說話的女子看起來十六七歲的年紀,聲音很是尖利刻薄。

她旁邊還站着個小胖子,六七歲的年紀,表情頗有幾分得意洋洋,做了個鬼臉說道,「你爹是傻子!你娘是後娘!怎麼可能給你這小瞎子養兔子?你分明就是偷的!」

杜萱趕到的時候,聽到的就是自家孩子委屈的哭聲,還有這姑侄倆的誣衊和嘲弄。

看到的就是自家孩子渾身都是髒兮兮的灰泥和腳印,臉上還有着明顯的傷痕,身上被衣服遮着,還不知道傷成什麼樣呢!

杜萱只覺得一股火瞬間竄到了天靈蓋。

她撥開了看熱鬧的人們,「讓一讓!」

眾人看到她來,紛紛讓開,看熱鬧得更起勁兒了,「哦喲,萱娘來了。這下熱鬧了。」

小寶在聽到這話的時候,淚眼驀地睜大了些,倉皇地伸手在空氣里摸索了一下,聲音哽咽,「……娘?嗚嗚……你在哪兒?」

杜萱一把抓了孩子的小手,「這兒。」

被她溫熱的手心包覆的瞬間,小寶只覺得心裏都安定下來了,他張開手臂牢牢抱着杜萱的腿,癟着小嘴哭道,「娘,他們……他們冤枉我……」

「知道。」杜萱應了一聲。心說戚延又去哪兒了?對着她倒是威風,外人這麼欺負他兒子也沒見他出來護一下!

杜萱看向鬧出這事兒的姑侄倆,女的叫許麗,小胖子是她侄子許永壯。

許麗和原主本就不對付,因為兩人都對薛良駿芳心暗許。後來原主被嫁給傻子,許麗高興壞了。

聽說原主私下貼補薛良駿,今天居然還說要找薛良駿要錢,許麗一氣之下就想教訓教訓她。

正好碰上自家小侄子看見小寶有兔子,想欺負他好搶兔子過來玩。許麗心生一計,就誣陷小寶的兔子是偷的,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小瞎子,也能下了杜萱的面子。

杜萱沉着臉看着許麗。

「你、你這麼看着我做什麼?你家娃兒偷東西,你不好好教,還瞪我?」許麗冷笑了一聲,「現在年景不好,家家戶戶連肉都吃不上了,誰家會把這麼個肉菜給孩子養着啊?而且還是個小瞎子,跑走了他都不知道往哪個方向追。」

許麗只覺得自己說得對極了,還問了圍觀的人們一句,「你們說是不是啊?」

「是你個鬼。」杜萱盯着她,咬着牙齒道,「我家孩子,眼睛都看不見,如果不是我們把兔子塞他手裡,他怎麼偷的?你矇著眼偷個東西我看看!」

許麗表情一僵。

先前大家也只是沒反應過來,或者有的反應過來了,只打算看熱鬧不打算惹事於是沒做聲。

此刻倒是都看起笑話來。

「我……我……」許麗臉色白了又紅,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杜萱冷冷看着她,「想冤枉人,你起碼長點腦子。以大欺小,你要不要臉?」

杜萱看到小寶臉上的傷痕,盯着許麗,「你還打我孩子了?」

「沒、沒!我怎麼可能和一個小孩兒動手?」許麗尷尬道,「就是他和壯子吵了幾句,就打起來了,小孩子同齡人打架,無傷大雅,對,無傷大雅。」

許麗連字都不識,無傷大雅這個詞還是她曾經聽薛良駿說過的,有樣學樣的用上了。

她心知自己比小瞎子年長那麼多,動手不合適,但看到他面黃肌瘦,於是就唆使自家肥壯的侄子去教訓小寶。這樣就算追究起來,也只能算是孩子打架。

杜萱鬆開了小寶的手。

「娘?」小寶有些忐忑,他隱約感覺到,娘的氣勢好像都有點變了。

「小寶,你站在後頭。」杜萱說道。

小寶比別的孩子更敏感,馬上應了,乖乖往後站了兩步,他看不見,但別人都看得見,杜萱開始挽袖子了。

許麗看到她這架勢,也有點緊張,「萱娘,你、你想幹什麼?你挽袖子幹什麼?」

杜萱冷笑一聲,「你讓你家的胖子欺負一個眼睛看不見的瘦弱孩子,還和我說什麼同齡人打架,無傷大雅?那我揍你你最好也無傷大雅的捏着鼻子認了!」

許麗沒想到杜萱真的會動手,畢竟這麼多人看着呢!誰還不要點面子了?

但杜萱還真就動手了!

自家孩子都被又是冤枉又是欺負得一身傷了,哪還有什麼面子?再忍讓人家都要騎到脖子上來拉撒了。

「啊!」許麗痛叫起來。

鄉里鄉親的,看看熱鬧還行,真要打起來了,眾人還是很快上來將她們拉開。

但杜萱已經解氣了,她出手極其刁鑽,因為深諳人體結構和經絡,輕鬆就能讓人很疼卻不見明傷。

再說了,就算是原主,因為常年在伯父家幹活,力氣也不小,揍許麗不在話下,哪怕很快就被眾人拉開,挨的那幾下也夠許麗哭爹喊娘了。

「萱娘你怎麼能打人呢!」許家的人已經來了,也聽聞了事情經過,於是此刻表情都有些尷尬。

杜萱懶得理他們,目光幽幽看向許永壯這小胖子,聽着自家小姑哭爹喊娘,小胖子就已經嚇破了膽,再對上杜萱這涼颼颼的一眼。

小胖子嚇得哇一聲哭出來,邊哭邊說,「你別打我!不是我的主意!是小姑,是我小姑讓我這麼做的!她說小孩打架沒什麼,到時候還能把小瞎子的兔子給我弄回來……」

原本還想指責杜萱兩句的許家人,這會子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滿臉尷尬地拉着自家閨女和孫子趕緊想走人了。

「等會兒。」杜萱開口叫住了他們。

「干、幹什麼?」許麗他爹粗聲粗氣,瞪着杜萱,「人你也打了,你還想幹嘛!」

杜萱扯出個嘲弄的笑,「我兒那隻兔子,你們該不會想就這麼貪了吧?鬧一通就能得個肉菜,你們可真能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