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她靠擺攤火了
她靠擺攤火了 連載中

她靠擺攤火了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石勁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時落 石勁

【yw】 這是一座少有人聽說過的山頭,山上一側樹木蔥鬱,一側怪石嶙峋,偶然有鳥雀飛過,卻像是被什麼嚇到了一樣,撲閃着翅膀,逃也似的飛走了,徒留下一兩根雪白的羽毛,飄飄蕩蕩的,半天都落不下來
此處人跡罕至,山...展開

《她靠擺攤火了》章節試讀:

她靠擺攤火了免費閱讀第四章 你們要相信科學



時落並沒接過錢,「一碼歸一碼,這是車費。」

明明跟才上車時是同一個人,經過剛才的事,售票女人再看時落,總覺得她有一種世外高人的超脫跟藐視一切的冷淡。

她不敢反駁時落,卻也沒走。

「還有事?」時落不太適應所有人視線都落在自己身上,她微微蹙眉,問仍舊站在過道上的女人。

售票女人壓低了聲音,問時落,「小姑娘,你是不是大師?」

「就是那種驅鬼大師?還會驅邪。」都不用時落開口,售票女人已經自顧自地認定時落是人不可貌相的高人了,她又往時落跟前湊了湊,面露期待地問:「大師,那你能不能看被嚇着的孩子?」

生怕時落拒絕,女人忙說:「我有個姨妹,她家孩子才一歲多,前段時間被嚇着了,這都大半個月了,總時不時發燒,我那姨妹找了不少神婆看,錢是花出去不少,可都沒什麼用,我姨妹見天的哭,大師,我姨妹家就在縣城北面的村子,您能不能跟我走一趟?」

「不走也行,我現在就給我姨妹打電話,讓她帶着孩子在車站等着,您抽空幫着看一眼?」

時落抬頭看了她一眼,搖頭,「我不是天師。」

她沒細說,只是提醒了女人一句:「你們要相信科學,尤其是身體不適的時候,醫生比我靠譜多了。」

「大師,您救救我那小侄女吧。」售票女人眼睛都紅了,她嘆口氣,說:「我姨妹也帶孩子去了縣城醫院,還去市裡醫院,可都是看完就退燒,回到家又燒起來,醫生也檢查不出啥來。」

時落只能跟她攤牌,「其實我就是個算命的。」

她從小跟師父擺攤算命,生意不怎麼好,常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好在那時候師父比現在勤快點,偶爾還能去山上打個野味,也有山下人家自己種的玉米紅薯,那些年紀大的看時落瘦小的可憐,會給他們幾個。

所以哪怕她已經將道德真經琢磨透了,也將師父那一屋子書都看過了,大部分也能背下來,時落還是覺得自己是個能力不如師父的算命的。

師父說了,算命是主業,替人看風水,驅邪之類的都是副業,這樣她出去後也不至於餓死。

售票女人固執地認為時落就是大師,不過大師說什麼就是什麼,她忙又改口,「算命就算命,大師,您能不能替我那小侄女算一卦?這孩子從小身子就弱,好幾回差點沒了,大師您行行好,幫她算一卦,看她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身體好起來。」

她不敢跟時落提錢,怕折辱了大師,不過她肯定不能虧了大師。

時落抬頭,認真打量了對方一眼,這是自打時落上車後第一次看對方面相。

半晌,時落點頭,「好,我跟你去一趟。」

這售票女人雖然說話刻薄,剛才甚至還想將瀕死的人扔下車,不過在時落看來,這女人身上有功德,所為功為善行,德為善心。

這女人曾救過一條命。

就沖這個,時落也應了她。

「多謝大師,真的很感謝,大師您好好休息,等到了地方我叫你。」

說完,售票女人又環顧一圈車內,對滿車乘客說:「大師剛才驅邪累了,你們都別打擾大師休息。」

她這些年來來往往見過無數的人,當然沒錯過這些人眼裡的躍躍欲試,這當中也有貪婪跟惡意。

她可不能讓大師被打擾。

這種事一旦開了頭,就是無窮無盡,再說了,她能給大師報酬,可不是人人都捨得花錢的。

時落倒是不擔心,只要她不願意,沒人能強迫得了她。

售票女人小聲給姨妹打了電話,語氣有些激動,臉都紅了。

之後她沒做別的事,光盯着車裡的人,誰都別想在她眼皮子底下打擾大師。

回去要慢些,縣城紅綠燈也多,等到了公安局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了。

因為時落制服了男人,一個年長些的**單獨將時落帶去做筆錄,其他人被挨個詢問後,就讓他們離開了。

老張也跟着離開了,只有售票女人還站在**局門口。

她等時落一起。

縣城的公安局規模小些,做筆錄的都在審訊室。

時落坐在長桌後,面前是兩個**,一個是剛才帶時落進來的老**,一個是年輕些的,年輕些的做筆錄。

「別害怕,你把車上發生的事細細再跟我們說一遍。」時落臉嫩,二十二歲看着最多也就二十,不管她是怎麼知道那男人是殺人兇手的,但時落能幫他們抓着人,老**對她本能的有好感。

年輕些的**沒有老**穩重,他好奇地看着時落,隨即耳朵漸漸紅了。

實在是時落長得太過標誌,她瞳仁極黑,唇不點而朱,皮膚還白,定力不夠的小夥子心思難免有些動蕩。

等時落說完,老**眼角餘光掃了一眼身邊的人,他用力清了清嗓子,又問:「你是怎麼知道他殺了兩個孩子?」

中巴車上沒有監控,**只能挨個詢問目擊者,但是車上所有人的說法都是一樣的,他們提及時落時語氣難掩推崇,那個賣雞的老頭語氣不穩地強調,「那孩子可了不得啊,她可是能通靈的嘞。」

身為人民**,他們是堅決抵制這些封建迷信的。

「看到的。」時落抬眼,看向對方。

老**一臉正氣,身上功德深厚,時落語氣也溫和了些,「與其審問我,你們不如去問那人,那兩個孩子一個是三年前,一個是四年前被殺虐殺的。」

為了不妨礙社會秩序,時落不能多說。

「車裡的人都說你拿着桃木劍,在屠強身上揮了幾下,他就活了,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老**緊緊盯着時落,又問:「還是你其實一早就認識他,故意演的這一出?」

屠強就是那殺人犯。

「我早認識他,為什麼不直接報警,還繞了這麼一大圈?」時落坐直了身子,她雙手擱在桌上,視線直直撞入老**的眼裡。

老**哽了一下。

也是,這小姑娘看着不是個會怕事的人,一般像她這麼大年紀的孩子自尊心極強,也要面子,不會在眾目睽睽下故弄玄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