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葉皓葉泠泠
葉皓葉泠泠 連載中

葉皓葉泠泠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葉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皓 昊天宗

【yw】 幽暗、冰冷、潮濕的小巷內,一個瘦弱的身影在這個城市顯得很不起眼
這裡是斗羅大陸,法斯諾行省,諾丁城
「正在縮小,頭縮小、身體縮小、一切都在縮小……」 葉皓身着破舊衣衫,他的身體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展開

《葉皓葉泠泠》章節試讀:

斗羅:蛛皇傳說免費閱讀第六章 親生的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唐三斬釘截鐵的說著。

經過「大師」的一系列洗腦,唐三心悅誠服,僅憑藉一紙證明就看出自己是雙生武魂,面前這人真的能當他的老師。

「大師」心頭一喜,連說三個「好」字,嘴角咧的跟菊花似的。

緊接着,「大師」安頓好唐三後,隨之將目光放在了葉皓身上,他就是第二個先天滿魂力嗎?

可當「大師」看向手中葉皓的魂師證明,他整個人不經意間愣住。

「死亡魔蛛武魂,先天滿魂力?不應該啊!」

頃刻間,滿頭的問號縈繞在「大師」腦袋。

死亡魔蛛在獸魂獸中屬於頂尖的存在,即便葉皓的武魂是死亡魔蛛,可若想達到先天滿魂力,這個幾率非常小。

先天滿魂力的魂師當今魂師屆只有十幾人,除了眼前的唐三與葉皓除外,其餘的人,「大師」逐一研究過。

就例如藍電霸王龍武魂,它是獸武魂第一不假。可現今的藍電霸王龍家族弟子覺醒藍電霸王龍武魂後,還沒哪個是先天滿魂力,最多先天八級魂力,亦或是七級。

而葉皓的死亡魔蛛武魂,卻一時令「大師」陷入沉疑。

除非,他也是……

不可能,不可能……

人不可能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弔死,今天莫不是「大師」的幸運日,讓他得以碰到兩個雙生武魂,很顯然,「大師」是不相信的。

大師道:「你叫葉皓是吧,可以讓我看看你的武魂嗎?」

葉皓半信半疑,這老狐狸,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葯?

將信將疑之下,葉皓小心翼翼的釋放死亡蛛皇武魂,一時間,周圍的溫度頓時下降了些許,死亡蛛皇虛影呈現葉皓身後。

唐三微微一愣,看着葉皓身後的死亡蛛皇,他可以明顯感覺的到,對方武魂的強大。

隨即,唐三看向自己的左手,一時間,他竟陷入了迷茫。

自己的藍銀草,真的是廢武魂嗎?那為何自己是先天滿魂力,還有……

左手的鎚子,究竟是何?

唐三的反應還不是最大,反倒是「大師」,此時此刻,張大着的嘴甚至可以放一顆雞蛋。

「大師」不知為何,他本人變得十分的亢奮,看着葉皓身後的死亡蛛皇,他不經意的想到了一個人,是她嗎?

或許吧……

「死……」

死亡蛛皇,這是死亡蛛皇武魂!

諾丁城武魂分殿那些人莫不是瞎了?竟將死亡蛛皇武魂誤以為是死亡魔蛛?

這下子,一切都說的過去了,葉皓的武魂是死亡蛛皇,是先天滿魂力不為過,應該是運氣相當的好。

死亡蛛皇,死亡蛛皇……

不經意間,「大師」又想到了她,過去二十幾年了,至今還無法忘懷嗎?

或許,她要是知道這個孩子武魂是死亡蛛皇,應該會很高興的吧,畢竟,大陸上武魂種類五花八門,可相同的武魂卻是一脈相承……

等等!

一脈相承!

「大師」意識事情不對,連忙詢問道:「葉皓,你的父母是誰?」

葉皓:「???」

不逢年過節的,這「大師」問自己父母做甚?

不過,回想起眼前這位「大師」曾經與女教皇之間的關係,葉皓卻想到了一些東西。

「大師」這是搞混了,將自己與那位女教皇聯繫在了一起。

這也難怪,俗話說,睹物思人。

葉皓收回死亡蛛皇武魂,看了眼滿心期待答案的大師。

尤其是在看到葉皓的死亡蛛皇武魂之後,「大師」當場愣住,饒是唐三也不禁嚇了一跳,好傢夥,這倆有點意思。

「大師」仔細查探,像,像,實在太像了!

無論是武魂,還是神韻,亦或是剛才的話語,簡直與她有着異曲同工之處。

殊不知,這一切都是「前」系統的傑作,模擬了女教皇的武魂,葉皓有一絲女教皇的神韻這也不奇怪。

若拿女教皇與葉皓做對比,二人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很容易被人誤會是「親生」。

有時候,這樣的誤會也是挺好的,畢竟人在大陸漂,哪有不挨刀,有了這層身份,也好有個保障不是。

說不定到了某個關鍵時刻,葉皓亦可狐假虎威不是?

葉皓故作神秘,給予「大師」無限遐想。

緊接着,「大師」放棄了對葉皓的拜師洗禮儀式,整個人立即變得頹廢,一個人搖搖晃晃的離開了,心緒不寧,好似行屍走肉一般。

唐三不解,「葉皓,你對老師說什麼了?老師怎麼看上去不太正常?」

不太正常?他可太正常了。

這才是真正的「玉小剛」,小孩子不懂情況別亂說。

葉皓微微一笑,「放心吧,大師畢竟是大師,咱們趕緊去宿舍吧。」

唐三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不管「大師」的離開,讓他繼續思考人生去吧。恐怕「大師」已經開始懷疑起,這葉皓是不是「她」安插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人,亦或是「她」的兒子。

葉皓、唐三向著工讀生宿舍走去,是時候去見識一下那隻兔子了。

工讀生宿舍,七舍,條件最差的宿舍,專門給予工讀生的宿舍。

寬闊的面積足有三百多平方米,裡邊擺放着一排接着一排的床鋪,而在單獨的一間床鋪上坐着一個身着粉色短裙,梳着蠍尾辮的小女孩,我見猶憐,粉黛可愛,在她身前跟着一堆「狗腿子」。

七舍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拳頭決定大小,只要你實力足夠,即使你年紀小,即便你是個女孩子,做老大也是無可厚非。

「咔嚓——」

原本熱鬧的七舍頓時變得鴉雀無聲,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即將進門的「倒霉蛋」身上。

就在剛剛,就在剛剛……

一個女孩子竟然打敗了這的所有人,其中被揍的幾人開始暗自祈禱,希望新老大下手輕點,明天還要上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