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沖喜駙馬爺
沖喜駙馬爺 連載中

沖喜駙馬爺

來源:出品文學 作者:蘇逸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天元帝 蘇逸

【yw】 大燕
天元二十四年
皇城豐都中,公主府大門前
此處正張燈結綵,大門上貼着一對對大紅囍字
顯然是在辦成親典儀
然而與這紅紅火火的環境不同的是
在門口迎親的,只有站在前面的新郎官,和身後跟着...展開

《沖喜駙馬爺》章節試讀:

沖喜駙馬爺免費閱讀第7章 與御醫的比試!



天元帝一雙虎目中,懷疑不減。

但看着蘇逸這般的堅持,他緩緩點了點頭,示意蘇逸接着往下說。

蘇逸再進一步,昂首望着龍椅上的天元帝。

再問道:「陛下,臣再斗膽問,難道御醫就不會出錯嗎??」

「學海無涯,誰又敢斷言自己的醫術不會出任何一分差錯?」

在天元帝看來,蘇逸的樣子絲毫不像是裝出來的。

這種如此有把握的樣子,並且絲毫沒有膽怯和猶豫,簡直就像親眼所見一般,讓天元帝不由得眉毛一挑。

再看向旁邊也鼓起勇氣,幫着自己夫君說話的女兒。

天元帝心中又多了一些無奈。

方才的震怒過後,天元帝的臉色,已經恢復了平常。

但是熟知他脾性的人都知道,這樣的陛下,才是最可怕的。

天元帝表情淡淡的看着蘇逸,說道:「既然你言之鑿鑿。」

「那就宣御醫!」

「朕倒要看看,是宮中這些經驗豐富的御醫錯了,還是你錯了。」

「待一切明了,朕看你還能說什麼!」

很快,一路小跑,氣喘吁吁的御醫就被喚到了殿上。

等到喘勻了氣後,忙不迭的朝着天元帝行了一禮。

待聽說了事情的經過後,這頭髮鬍子都半白的御醫,蹙着眉瞅了一眼旁邊的蘇逸,眼神中有幾分隱藏的敵意。

他轉向天元帝,雙手為揖,極為恭敬的彎腰道:「陛下,臣不知駙馬此言到底有何用意!」

「太子的身體,由臣每旬問平安脈。」

「千真萬確,確實無甚大礙!」

「若是陛下不信,老臣可以改為每日都為太子號脈,確保萬無一失。」

隨後,又轉向蘇逸,頗有一種看輕的意味在其中。

他語氣刁鑽的繼續說道:「駙馬年紀輕輕,莫非在醫術一道,就已經有了極深的鑽研?」

「可是老臣行醫數十載,從未聽過駙馬的名號。」

「不知駙馬剛才所言的癥狀,到底從何判斷而來?」

「莫非是懷疑老臣的醫術不精,診斷有誤?」

蘇逸當然不會跟他一般見識,僅僅是淡淡一笑。

他前世讀了這麼多年的醫,不說學貫中西,但也絕不可能診斷錯。

若是他沒有充足的把握,又怎麼會說出這些話?

蘇逸面色如水,從容的答道:「醫術一脈博大精深,誰也不敢說精通。」

「不過,在下正巧略懂些岐黃之術。」

「若是陛下不信,大可驗證一番。」

他一字一句,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讓眾人心中又是一驚。

沒想到,蘇逸竟然在御醫面前還這麼說,難道他真的有什麼倚仗不成?

奉天殿上,此刻針落可聞!

寂靜到,眾臣無一個人敢大聲喘息。

趙曼兒生怕自己的夫君被父皇責罰。

她拽拽身旁夫君的袖子,湊到他身邊,小聲的說:「夫君,要不還是算了吧。」

「太子哥哥的病,咱們日後再說也不遲呀。」

可蘇逸僅僅只是搖了搖頭,語氣寵溺,但極其堅定的說:「放心,相信夫君。」

「我敢說,自然就敢擔當。」

「曼兒別怕。」

趙曼兒對這種事向來是不懂,但不知為何,只要是蘇逸說的,她就願意無條件的相信。

此時她痴痴地看着蘇逸的背影,只覺得從未如此高大過。

龍椅上的天元帝見此,心中也起了一絲的疑惑。

他望着下面的眾人,個個都低垂着頭,不敢吭聲。

只有蘇逸眼神明亮,絲毫不畏懼的看着他。

天子之顏,不可直視。

這世上,竟有不怕他的人……

天元帝開口說道:「既然如此。」

「朕就如了你的願,讓你驗證一番!」

「看看你所言到底幾分真假!」

天元帝知道,蘇逸這種人,就是不見黃河心不死!

只要沒有事實擺在自己面前,就決不會低頭。

若是他真的有幾分本事,那自己自然會相信他的話。

但……

「若是最後證實,你口中所說,皆是胡言亂語。」

天元帝眯起眼睛,一股極其有壓迫感的氣氛開始蔓延在殿上。

「就算你是朕女兒的駙馬,朕也絕不會輕易饒了你!」

一番話說下來,尤其是最後一句聽完,殿內眾人,完全被天元帝的氣勢所壓制住了。

各個只覺得自己脊背發涼,甚至衣衫都被汗浸透了。

但誰都沒想到,蘇逸依舊沒有絲毫退意,更是再度向前一步。

悍不畏死的直視着天元帝雙眼,一字一頓的說道:「太子出巡,事關重大!」

「臣自然不會輕易妄言。」

「為自證清白,臣願與御醫比試!」

「若我所言有一句虛……」

「願奉上,項上人頭!」

隨後雙手長揖,竟是一副毫無畏懼的樣子。

讓天元帝也是被震驚到了,忍不住一怔。

隨後他盯着蘇逸,半晌後,從牙縫了擠出了一個字。

「好!」

在天元帝這個好字落地之後。

所有人都已經默認駙馬未來的命運了。

在皇帝面前,任何膽敢妄言的人,最後的下場,都的難逃一個死字!

更何況事關太子,這更是天元帝心裏的一處逆鱗!觸之則怒!

殿內,蘇逸和御醫分站兩旁。

蘇逸對着趙元成作揖說道:「臣,蘇逸見過太子。」

「臣自幼曾跟着村裡郎中學過一些岐黃之術,因此才看了出來,太子龍體可能有些隱疾。」

「臣不敢耽擱,故向陛下稟報。」

「現如今太子在場,不妨就讓臣來『言診』一二,以確保太子龍體安康。」

趙元成沒有絲毫不悅,僅僅只是面露好奇,似乎是對蘇逸說的頗為感興趣。

想着,這麼個駙馬,一來就要為自己看病,為人暫且還不知道如何,只是這膽子倒是蠻大的。

尤其還在自己父皇的面前,還能這麼說?

他淡淡一笑,又看了看身邊御醫。

溫聲開口道:「你說要和御醫比試醫術,旁的不說,單就這份膽量,孤就對你萬分敬佩。」

「這事確實事關出巡,不得有誤。」

「那便由你來診斷一番,看看孤是否真的患有太醫都未曾診斷出來的隱疾。」